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八百三十章 妖山
    按照搜魂得到的消息,唐利川知道怜月宫附近坐落于一个终年被迷雾包裹的深山里。

    走了两日,前方的山里果真见到一处雾气迷蒙的森林。

    正待进入,迷雾中忽然脚步声窸窸窣窣,临近雾气单薄的地方逐渐显露出几个摇摇晃晃的人影,唐利川默不作声的绕到一旁的大石头后面静静注视起来。

    不多时,几个骨瘦如柴、眼窝深陷的干瘦汉子从迷雾中走了出来,唐利川感知力一扫就判断出他们全都是普通人,身上阳气已经微若游丝,每个人都带着一种病入膏肓的虚脱感,俨然已经被女妖榨干了男人精华。

    若说从妖窟逃脱重见天日,他们自然应该欢呼庆幸,只是这几个家伙已经瘦得不成人形的脸上却露出困扰和烦躁的表情,体力严重透支的他们即便摔倒在地,依然朝着迷雾方向微微的伸出手掌,嘴里念叨着:“美人,我的心肝美人……”

    “哼,色字头上一把刀,要是中了迷惑之术落得这般下场,唐某或许还会施以援手,不过这些家伙身上毫无幻术波动,分明已经恢复自我意识,却依然贪恋妖女美色,死也活该!”

    看清那些家伙的动作,唐利川内心鄙夷。

    这几人装束无一例外都是农家汉子的打扮,褴褛的衣裳早就洗得掉色了,足见其身份并不尊贵。

    然而不过才被抓紧妖窟几天时间,居然还上瘾了,若不是女妖有心放过,凭这几块料有什么资格逃出生天?

    不过人是放出来了,可他们的心却依然在哪个快活无比的妖窟里,家里又黑又丑的黄脸婆哪有“仙山”里的神仙姐姐耐看,被抓来时他们或许不是自愿的,可现在他们却巴不得再被关上三年五载,最好永远别放他们出来才好。

    为了多看仙女一眼,就算献上这条性命又如何?

    可是他们乐意献出一切,怜月宫的仙女却并不想笑纳,这些阳气被吸得七七八八的汉子已经不是第一次尝试闯入迷雾寻路,可每一次都是绕了半天又绕回原点,但他们就是不知道放弃为何物,拖着疲惫的身体一次又一次的尝试。

    “坚毅的韧性倒是不差,就是用错了地方。”

    唐利川冷笑着摇了摇头,不再理会这些为了女色连命都不要的蠢货,脚步一晃径直走进的迷雾里。

    这里的迷雾当然不是山间自然形成的雾气,乃是融入了妖力形成的迷障,不仅能困住普通人和野兽,对于一些低级武修者也有一定的限制效果。

    走进雾中,唐利川便觉得视线被压制在不到身前半尺的距离,除了白茫茫的迷雾之外,随着他不断朝前行进,眼前的景物竟然发生了变化,从白茫茫的世界一下子变出来数道岔路,除此之外,其他地方全部变成了无可攀登的擎天巨峰。

    “小小障眼法,不值一哂!”

    瞳孔由黑转紫,龙蟒紫瞳开启一瞬,眼前的岔道、迷雾、高峰全都化作虚无,重新出现的则是一个满地落叶的僻静树林。

    在他脚边静静的躺着数具白骨,白骨身上穿着的衣物还未腐烂,从服饰和装扮来看比起刚才那几个村民可有来头多了,白骨腰间那枚凤纹暖玉价值不菲,不是一般人有资格佩戴的。

    看样子依然是被放生之后不愿离去,重新进入迷雾找寻路径,结果被活活耗死在迷雾里,落得暴尸荒野的下场。

    如他这般的人大有人在,深埋在落叶下的白骨不知凡几,唐利川一眼望去,能看到的少说也有百八十具了。

    冷漠的继续前进,走了没多久,一个蜿蜒而上的山路便出现在眼前,抬头一看,山道宛如神龙盘柱朝上攀升,山顶则有一处面积不小的建筑群。

    半山腰的小路上,两只獐头鼠目的小妖用绳子拖着十几个神色无光的汉子一路走下山来。

    “没用的东西,滚吧,十几个人加起来才这么点阳气,害得大爷还得到处跑腿抓人。”

    一个黄鼠狼模样的妖物抬腿就是一脚,将那十几人全都揣进迷雾里,嘴里骂骂咧咧的抱怨道:“你说宫主为什么不直接杀了这些废物,放了他们这些色迷心窍的王八蛋又不走,还不得死在咱们家门口,喂了野狗都不让我们美餐一顿,真他娘的想不通。”

    另一个狼妖则嘿嘿一笑:“你这就不懂啦,咱们宫主可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不杀生那是宅心仁厚,要是跟其他妖怪一样随意杀人吃人,咱们能这么轻易化成人形吗?”

    黄鼠狼精恍然的点了点头,随即又嘀咕道:“都说变了人样有好处,可他娘的老子总觉得两条腿走路就是没有四条腿走路方便……”

    两个妖人叨叨咕咕的朝着树林出口走去了。

    “妖人擒而不杀,做法倒是有些古怪,你们的脑袋就暂时寄在脖子上吧。”

    本来唐利川打算一来到怜月宫直接大开杀戒,可是听到两个小妖的话,心中又有些犹豫起来。

    人家妖怪修炼也不容易,只是抓了不少男丁来吸阳气确实有些旁门左道,让人心里不舒服,但是人类的做法就比妖族好吗,为了修炼还不是一样杀妖取宝,他们都是乌鸦站在煤堆上,谁也别嫌谁黑。

    当然唐利川没有替妖族说好话的意思,但是别人怎么修炼跟他半点关系都没有,除了直接开杀之外,他还可以先跟怜月宫的宫主好好谈一谈嘛,只要放了富庶村的人,其他地方抓来的家伙跟他无亲无故,做了妖女的补品也与他无关。

    他又何必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一来就为了那些跟他没有半点关系的人得罪本地妖族。

    与其跟怜月宫的女妖为敌,还不如成为合作伙伴,这样要收集周遭的情报不是更加方便吗。

    唐利川向来都是无论你是好是坏,只要不招惹到我的头上,哪怕你屠尽三千世界都跟我没关系,要是招惹到他的头上,就算你是人人称颂的大英雄、大豪杰也是非死不可。

    心中盘算完毕,正待上山,眼角余光忽然瞥见怜月宫峰顶的天空上,四道金灿灿的光球破开云层,直坠而下,分别从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围住怜月宫。

    随即一声旱天闷雷般的巨响从山顶传来,抬头再看,满目只有滚滚浓烟,一块碎片轰隆一声恰好掉在他的脚边,那碎片乃是一块灰尘仆仆的牌匾,匾额风化严重,唐利川看了半天才从上面认出异族文字书写的“怜月”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