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八百二十七章 女妖
    夜黑昏暗的空间里,周遭没有半点光线,干燥的空气中混合着点点腐朽的臭味。

    唐利川一动不动的靠着墙角,缓缓调养着体内的伤势。

    他不知道这是他来到上界的第几天了,甚至是否降落到预定的位置都没有机会确认。

    他只知道穿越空间的计划大部分都还算顺利,可偏偏快到出口的时候,本来稳定的空间隙缝突然改变了方向,出口不仅要转移位置,更是出现了最差的情况——即将完全闭合!

    虽然事先已经跟小花猫他们讨论了突发状况的应对措施,但是其中有几个突发状况就连小花猫他们也只能给出“等死”二字的建议,其中一项就是空间隙缝出口封闭。

    以唐利川玄武境五重的水准被困在封闭的空间隙缝里,根本没有任何脱身的可能。

    最危急的情况出现,不过却不是完全没有希望,多亏了小花猫、国师杨术、书中仙三个异类昼夜不停的研究实验,在他的越界飞梭上安装了定位仪,行程长短完全可以从仪器上看得一目了然。

    发现剩余的路程只剩下不到百分之一的一小段,唐利川不顾一切的加速前进。

    越界飞梭的飞行速度是被提前设定好的,小花猫还特意嘱咐过,不要贪图进度就随意加速,因为速度改变的话,飞行轨迹也会受到影响,有可能直接一头撞在空间隙缝上边,直接坠毁。

    可是情况紧急,不加速就逃不出去,唐利川当然只有赌命一搏,将速度提升到了极限。

    他能成功抓住最后一丝机会逃出来,不得不说小花猫那三个家伙设想周到,连他回家告别的机会都不给,逼着他苦修越界飞梭的操纵与修理技巧,最要命的紧急关头苦修的成果就展现出来了。

    只不过他控制的技巧缺乏实际的操练,勉强控制着高速飞行的越界飞梭依然在空间隙缝上跌跌撞撞的朝前飞行,当他冲出空间隙缝的一瞬间,几乎同时被甩出越界飞梭的仓门。

    人和飞行器南辕北辙,还没落地就各散五方,那毁坏得差不多的机器现在也不知道掉哪里去了。

    他本人更是被冲出空间隙缝的冲击力摔得五脏六腑都快移位了,他的体魄不弱,可在摔落地面的时候当场就失去了意识。

    不是唐利川没有本事,而是冲出空间隙缝的速度太快了,就连越界飞梭抵抗阻力的外壳都被摩擦得通红翻皮,外壳几乎完全报废,唐利川以同样的速度被甩出来幸亏已经通过了空间隙缝,如果撞上的不是地面,而是空间隙缝的边缘,他现在恐怕已经在奈何桥上喝汤了。

    小命是保住了,他从国库收刮的东西则全毁了,万象袋根本经受不住如此强烈的摩擦力,早早的就在半空中化成飞烟,只有唐利川自己的乾坤袋里装着圣武指环,戒灵老头为了自保死命的护住乾坤袋,才勉强保下了一只袋子不毁。

    不过那老头消耗的能量不少,守护到唐利川醒来的时候,那老头打了个招呼便陷入了沉睡,让唐利川至少十天半月不要打扰他,最好找个灵气充足的地方让他恢复元气。

    来之前设想了那么多可能发生的意外,唐利川千算万算还是棋差一招,忘记了鸡蛋别放一个篮子里的道理,从国库里收刮来的高级灵药没有被他分开放置,全都是灵石归灵石、丹药归丹药,全都放在万象袋里。

    结果万象袋毁了,他自己的乾坤袋里只剩下一些品级垃圾的疗伤药。

    再加上神秘水滴的残力治疗效果已经不如完整时期,导致他受到的内伤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内脏依然时常会出现撕裂般的疼痛。

    他现在的处境说不上好,可也没有落到阶下囚的地步,只是这里情况特殊,他不得已才被人藏在废弃的地窖里暂时栖身。

    几天前他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把此地的状况打探得清清楚楚,这里名为富庶村,是一个全部由普通人组成的小村子,村里一辈子没有出过一个武修者,甚至大部分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村子,故而唐利川想要弄到一张地图都是痴心妄想。

    无巧不巧,唐利川掉落之前,村里刚经历了一场灾劫。

    一个名叫怜月宫的妖修组织突然闯进村来,将所有的男丁全部抓走,被抓去的人去了哪里、现在是死是活根本无从知晓。

    有的男丁恰逢怜月宫来袭的时候外出不在,侥幸逃脱一劫,本以为那些女妖不会再来,谁知第二天怜月宫的女妖又突然折返,把剩下的男丁也给抓了。

    不止如此,那些女妖为防漏网之鱼的出现,一连三天都来搜查,确认真的没有男丁之后,这才没再出现过。

    富庶村剩下的农妇虽然不聪明,可也不傻。

    唐利川从天上掉下来闹出多大的动静,难保不会引起怜月宫的注意,于是她们救人之后不敢把唐利川放在村里,只得找了个荒废的地窖给他藏起来。

    这一天,唐利川跟前几天一样,集中精神努力的恢复伤势,忽然头顶传来一阵慌张的脚步声,地窖口轰隆隆一声被人揭开了。

    “大兄弟你快出来,那些妖女又来了!她们好像就是在找你,我带你从后山小路跑,赶快!”

    一个脸色黝黑的农妇探头朝唐利川低声催促起来,说话的时候还紧张兮兮的朝身后张望,生怕那些女妖追过来。

    唐利川缓缓睁开眼睛,笑道:“赵婶别慌,我说过,我也是武修者,区区几个跑腿的女妖我还没必要逃跑,她们追来倒合了我的心意,我正要探探此地武修者的根底。”

    农村的妇人当然听不懂唐利川说什么,只是急得满头大汗,焦急道:“大兄弟你快走,她们人多。”

    唐利川笑着一步跃出地窖,摇头道:“我要是走了,你们怎么办?武修者的手段你们不懂,要是她们知道我在这里却又找不到我,那不是连累你们了。”

    唐利川用污浊秽土洗练过的气息随时随地都能保持隐匿状态,只要不是感知力极强的家伙,他自信对方探查不到他的位置。

    可要是这些妖修从其他地方查探到他可能就在此地呢?比如富庶村的人救他回来的路上留下了蛛丝马迹,未必没有可能。

    普通农妇是不会想到救人还要隐匿行踪,就算想到了,她们也没有那个能力。

    见那农妇还是不同意,唐利川只是笑着摆了摆手:“赵婶放心,我自有分寸。”

    说着话,就听得隔了几条街的地方,传来一声悲呼:“娘!”

    “是水妞的声音,村长出事了!”

    唐利川面色一寒,从乾坤袋里取出苍羽古剑,身影飞快的撞开大门,朝着远处掠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