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八百二十三章 强大
    签订过御兽血契的灵兽,只要在这一界里都能感受到血契主人的召唤,只是召唤兽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是不能被召唤出来的,比如受到了十分厉害的禁锢限制。

    唐利川的施展御兽血契与那只火属性的貘兽远程沟通,气息波动必然会让小花猫他们察觉,要是那只蠢猫不扣住貘兽不放,那么就能被他成功召唤过来。

    血契图形从唐利川掌心盘旋而起,在他头顶形成一个直径三米的图案,血色的光芒中忽然有了一点气流波动,随即血光化成血柱冲天而起,让人无法直视的光柱里,一道黑影缓缓从天而降。

    “蠢猫还算识趣,没有给我设置障碍……”

    唐利川庆幸的嘀咕一声,要是小花猫不放人,他还真没有办法将貘兽召唤过来。

    随着血契红光消散开来,唐利川的目光忽然变得古怪起来,盯着那个从血契里走出来的黑影,哑然道:“前、前辈!你怎么来了!”

    血契召唤过来的并非与他签订契约的火属性貘兽,反而是一个看上去有些佝偻的小老头,正是麒麟帝国传说中的人物,国师杨术!

    小老头半弓着腰,左手还拎着一个流血不止的大活人,不是被白慕寒一剑轰飞的许乐又是何人。

    听得唐利川问话,小老头呵呵一笑,一边将许乐丢到旁边,随手丢出一个小瓷瓶,吩咐道:“那边的实验还需要貘兽配合,它现在无法脱身,这边的事老夫已经知道了,你们两人退至一旁,别让他死了。”

    他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眼神是落在那个重伤昏迷的鬼族剑修身上,看他的样子好像认识此人似的。

    许乐接过小药瓶,背起鬼族剑修就跟唐利川退到一旁,他知道自己师尊出面没有处理不了的事。

    “杨术!你果然还是来了,三百年不见,国师大人的风采依旧啊!”

    远处,一道剑光飞掠到昏迷的风凌傲旁边,显露出一名白发飘飘的老者身影,浮云剑仙白慕寒终于以真面目示人,瞧他那副不染红尘的风度,真与深山隐居的世外仙人相差无几。

    他低头确认风凌傲没有生命危险之后,随手打出两道剑气封锁了风凌傲的血脉,延缓伤势扩大,然后目光便死死盯住杨术,眼神里仿佛包含着一丝仇恨的意味。

    “白老头,三百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不长进,我看你还是带着你的徒儿走吧,反正依然还是半招分出胜负,实在没有动手的必要。”

    杨术撇了白慕寒一眼,说出来的话让唐利川心头狂跳,随手一剑就打飞了他们三人联手的剑圣白慕寒,三百年前居然不是小老头半招之敌?

    国师杨术传闻中的实力确实天下无敌,可白慕寒怎么也算麒麟帝国数得上名号的强者了吧,连他半招都挡不住?

    唐利川不禁有点怀疑小老头是不是吹牛皮,毕竟他从小老头身上半点高手的气息都感觉不到。

    旧事重提,白慕寒仙气飘然的脸上出现了一抹阴霾的神色,怒吼道:“老夫自从绝学大成,再也不曾体验过失败!只有三百年前与你一战,败得狼狈不堪,成为老夫内心深处的梦魇……然而正是有此一败,老夫才能领悟出终极剑招!超越剑仙李泗的破天一剑,由你首试!”

    右手一招,就见烟尘浑浊的天空中投下一缕光明,一口神圣不可亵渎的圣剑自九天缓缓降世,正是白慕寒的神兵配剑“淡风疏月”,品级已经达到中品圣级的水准。

    圣剑在手,白慕寒的气势非但没有爆发性的增强,反而越发显得微弱起来,就连他本身散发的灵力剑气似乎都有所收敛,脸上暴怒的神色也消弭无形,从新归于平淡。

    唐利川只觉得身边淡淡的轻风掠过,眼前一花,本来脚下还是一片狼藉的废墟,转眼就变成了层层翻滚的白云,好像一瞬间他就从地上来到了天上,从时间上推断现在理当是白天,可是头顶却悬挂着一轮明月,月光敞亮的洒满整片天空。

    “意境!我们被拉进白慕寒的意境里了。”

    望着空荡荡的四周和脚下缓缓滚动的云团,眼前景物好像变戏法似的完全变了模样,云层之上的世界里根本看不到白慕寒半个影子,只有他们三人和站在前方的小老头杨术。

    唐利川马上就想到了这可能是白慕寒施展了意境,只是被人称为剑圣的白慕寒,意境里居然感觉不到半点剑意,甚至连他自己的气息也完全消失了。

    放开感知力仔仔细细探查了四周一番,唐利川一无所获的皱起了眉头,即使是他使用污浊秽土洗练过气息,藏匿的程度也没有白慕寒这么夸张,以他的感知力竟然察觉不到半点蛛丝马迹,仿佛白慕寒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身在他人意境里却无法察觉对方的踪迹,空气里没有磅礴的剑意,反倒比剑气纵横的局面显得更加危机四伏。

    唐利川心头不由得一阵嘀咕:“这就是天武境里真正高手的实力,完全找不到破绽!要是没有国师老头亲临,只有我和许乐两人,恐怕不是白慕寒的对手啊。”

    能看清敌我实力,唐利川还算有自知之明,只是他也太小瞧自己了,以玄武境五重的实力以及踏上武道界短短数年的光阴,就拿去跟武道界里活了数百年的天武境老怪物相比,胜不了也不丢人。

    然而被唐利川视为毫无破绽的意境,国师小老头却不以为意的撇起了嘴:“无声无形之剑就是你三百年来领悟的杀招?以天武境的程度领悟出此招,也算你有点本事……但是在我的角度来看,你这一剑,太弱了。”

    小老头微微一抬手,唐利川耳边便回响起阵阵瓷器破碎的声音,所处的意境在国师一抬手之下,竟然大片大片的开始崩溃起来。

    隐匿在意境里的无尽剑气也在意境崩溃的时候完全显露出来,而且好似时间静止一样,全都定格在空中,随着已经的崩溃一同湮灭。

    唐利川这时候才看见自己的身前不到三米的地方就停着一道剑气,此剑正对着他眉心要害,而他身负神秘水滴的残力居然没有察觉到。

    比起国师小老头身边宛如丛林荆棘一样密密麻麻的剑气,大概白慕寒觉得唐利川、许乐以及鬼族剑修每人也只值他一剑而已。

    意境被破,白慕寒胸口如遭重击,仰天喷出一口血泉,踉踉跄跄的朝后退了数步,眼神里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情,为了领悟这一剑,他足足花了三百年时间,自信此界无人能够看破,却没料到此招首次施展居然败得这么干脆彻底。

    “上了年纪就是不中用啦,刚活动一下腰就酸了。”

    破了白慕寒的攻势,小老头没有继续追击,反而轻轻锤着后背,挥手道:“你不是我的对手,快走吧。”

    白慕寒气势颓丧的看了看手中的剑,忽然咣当一声丢在地上,苦笑着背起风凌傲转身就走,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三百年我到底干了些什么,不练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