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八百二十一章 挡招
    麒麟帝国里很多宗门都是老一套的思想,特别重视门户之见,不是说小宗门就没有这种规矩,只不过一般的小宗门连自己能否立足都无法保证,自然大部分也就没有这么多穷讲究,能学到什么高深的武技就学什么,只要能保证宗门能继续在武道界立足,他们才不管是谁家的武学呢。

    而天邈宗乃是麒麟帝国不可多得的一流大宗,又是以剑立宗,以剑传承的门派,根基深厚扎实,完全没有朝不保夕的危机,当然不可能容忍自己的弟子去学习外人的剑招。

    如果只是借鉴他人剑招的精妙之处,经过改良之后化为己用,这点天邈宗倒是不禁制,武道一途学无止境,他们不可能杜绝门下弟子有创新发展的门路。

    但是风凌傲可不是简单的“借鉴”招式,施展出来的《四时江雨剑法》与那位人称浮云剑圣的散修白慕寒如出一辙,简直就跟亲传弟子一样。

    放在平时天邈宗也不会放任不管,更何况在这场举世瞩目的对战发生,天邈宗的面子全让风凌傲丢了个干净,作为天邈宗的宗主如何能不发怒?

    就算是对于宗主大位有所觊觎的左长老众人,他们要是知道风凌傲已经学了白慕寒的剑法,他们绝不可能傻到派此人出战。

    触犯了天邈宗的忌讳,他们还有个屁的资格去当宗主?甚至还有可能连长老的位置都保不住。

    就是因为被风凌傲故意欺瞒,他们事先不知道风凌傲这小子胆子这么肥,不只是偷拜他人为师,还敢当着天邈宗和武道界诸位宾客的面,毫不保留的施展出来,他们现在才会如此的怒不可遏。

    “该死的叛徒!”

    左长老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做法能把自己从这件事里摘出来,就见他大吼着从座位上蹦起来,怒道:“就是宗主不问,我也饶不了他!此子是老夫带入门来,就该由老夫亲自前去清理门户,无需宗主动手!”

    “哼,左长老撇得倒是一干二净!”

    陆宗主怎么会听信这些推脱之言,不过口气忽然露出一丝嘲弄,笑道:“不过左长老的话也有几分道理,人是你领进门来,就该由你去处理,你去吧。”

    陆宗主口气突然变了,不是他有心放过左长老,而是他发现左长老根本不是风凌傲的对手,单挑之下左长老必然落败,就算他带上手下前去剿杀风凌傲,他的部下也会死伤惨重,让他前去处理此事,无异于名正言顺的削弱左长老的实力。

    要是左长老杀不了风凌傲,那剿灭不利的罪名再加上刺杀宾客、培养叛徒的罪名加上一起,数罪并罚,扎在陆宗主眼中多年的眼中钉、肉中刺,拔出的时机将不远了。

    全盘计划皆因风凌傲的所作所为完全乱套,左长老气怒攻心,恨不得马上就把风凌傲千刀万剐。

    待他站起身来准备借用传送阵赶去清绝山庄的时候,眼神无意中瞟了一眼清绝山庄传回来的画面,目光又是一呆。

    画面中的风凌傲不仅右手运使浮云剑圣的成名绝技,左手之中一把通体暗红色的邪剑更是散发浓烈的黑色气息,那气息看上去狂暴无比,竟是魔气!

    “原来他练成《魔绝剑典》的传闻是真的,右手运转清圣剑气,左手施展霸道魔诀,他难道想融合圣魔之力,再现传闻中剑仙李泗破碎虚空的一剑?”

    左长老不是没有见识的人,关于剑道的传闻他知道的不比任何人少,天邈宗的藏书阁内就记载着许多关于剑道前辈的事迹,那位破碎虚空、飞升而去的剑道前辈施展的破天一招正是融合圣魔之力。

    风凌傲的功力达到如此水准,左长老心头顿时凉了一大截,他现在赶到清绝山庄根本不是去清理门户,而是去送死的。

    不提风凌傲难缠的九霄剑意和让剑招失效的剑心,光是眼下圣魔合一的招式就能把他秒杀,他这位天邈宗地位颇高的长老,连自己培养的棋子一招都接不住,说出去乃是天大的笑话。

    然而他此时只知道去就是送死,别人以后如何笑他,他可没心思去管,内心只是一个劲的琢磨让唐利川先跟风凌傲消耗一番,待得他们战得两败俱伤的时候,就是他出面清理门户的好时机了。

    风凌傲一手清圣剑意,一手霸道魔功,正邪之气的冲击让方圆百里的天地灵气都陷入完全失衡的状态。

    天邈宗那些布置影像投影阵法的弟子只觉得胸口一沉,噗的喷血飞退,传回天邈宗的影像画面顿时变成了漫天的雪花点,再也看不到半点关于清绝山庄这边的图像。

    近处观战的人只有许乐一个还能保持不受影响,就见他周身环绕着一道土黄的护盾,立于狂暴的天地灵气中犹如泰山不动。

    “利用正邪两股剑气增加威能,如此霸道的做法必然需要配合霸道的体魄,以我观之,风凌傲这招乃是拼死一搏的大招,招式过后庞大的剑气必然反噬自身,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许乐冷冷一笑,摇头道:“模仿剑仙李泗的剑招,怎么偏偏忘记了剑仙李泗的体魄就连顶级的炼体士也望尘莫及……话虽如此,风凌傲的九霄剑意与剑心,正是他能成功发出一招的关键!招式过后风凌傲的下场如何先不谈,光说这惊天动地的骇人一剑,唐兄,你要如何应对呢?”

    唐利川看着风凌傲周遭一黑一白两股融合卷动,形成剑气旋涡的诡异身影,不由得一脸茫然。

    怎么看他都觉得风凌傲的表现是炸毛了,直接不要命的把压箱底的武技给拿出来了,可他这会儿不是没怎么激怒这小子吗?怎么突然就气急败坏,要玩命了?

    有此想法,当然是他不知道天邈宗的规矩。

    风凌傲施展了外人的剑法出战,天邈宗必然饶不了他,很快清理门户的执法长老就会前来制裁他,所以要杀了唐利川这名让他两年前丢人现眼的罪魁祸首,必须速战速决。

    他本想不用最后的大绝招,觉得光凭四时江雨剑法就足以杀了唐利川,可谁知圣武指环的戒灵突然插手战局,一举击破了他的剑招。

    他又不知道圣武指环的戒灵跟唐利川之间的关系,当然不会算到戒灵只答应帮唐利川抵挡一阵,于是知道不用压箱底的手段是不可能战胜唐利川的,心绪一阵翻腾,就出现了交手不到片刻,搏命的大招已经捏在手中的局面。

    风凌傲不明就里,可唐利川却犯傻了,圣武指环的戒灵把风凌傲给撩拨得炸毛,让对方换上了要命的绝招,这老家伙还真的缩进指环里再也不出半点声响,唐利川都快气得骂街了。

    “大爷的,竟然会被这小子逼得玩命!玩就玩,谁怕谁啊!”

    唐利川吐了口唾沫,随即右臂一震,将手臂中的寒霜气息全都逼出体外,紧接着一道龙纹图案自手臂上缓缓浮现,其中伴随着一道道跳动的金色雷电,不到片刻便缠上了整条右臂,被他故意隐藏起来的荒龙臂再显神威!

    眼神一动,数道拇指粗细的金色雷电直贯天穹,引来数道碗口大小的雷电凝于掌心,天上地下赫然出现一道贯穿天际的金色雷柱,雷鸣赫赫,蔚为壮观!

    金色的灭却神雷出现时,剑气已经催谷到极致的风凌傲骤然感觉到一丝强烈的危机感,惊讶道:“好诡异的感觉,是比天武境更加危险的气息!那小子实力居然可以强到这种地步,我不能再等了!”

    双手猛然朝前一并,黑白两股庞然剑气威能顿时爆发,地面龟裂出一道深逾百丈的巨大的裂缝,那裂缝随着疾驰而出的黑白剑气不停朝前延伸,天空之上的云彩更是被瞬间冲散,在满布黑云的天空拨开一道光彩耀目的晴天轨迹。

    至于剑招飞掠的方位,当然是直指唐利川所在的方向。

    “来得好……”

    唐利川左手压在右手手腕上,狂笑着一声厉喝,九天之上的神雷似有所感,半径再次暴涨近半,轰隆隆的击落在心,让唐利川完全处于雷光包裹的雷池中心,论威力已经比起当初对战周武炎的时候还要强上几分。

    灭却神雷与破碎虚空的剑招正要互相冲击之时,一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抢在二人招式命中之前,诡异莫测的闪入了两人之间。

    唐利川看到人影所在的位置距离自己较近,又是背对着他,让他第一时间想到会不会是某个自己的好友认为他无法挡下这一招,铤而走险帮他抵挡?

    蕴含神力的灭却神雷自然不可能对着此人背后轰去,急忙灵机应变,左手握拳狠狠轰在右臂上,强行改变了出招轨迹,灭却神雷全数斜着轰入地面,霎时雷光爆蹿,地面难以承受神雷之力,完全裂变,宛如沧海桑田,顷刻已经是平地变为深渊!

    他能迅速撤招,风凌傲却不能,甚至是没有撤招的打算。

    黑白剑气完完全全、一滴不剩的尽数打在那人身上,可是唐利川并没有看到那人施展任何防御手段,似乎以他的身体硬吃了惊天一剑!

    滴答、滴答!

    断断续续的滴水声从那人身上传来,接着滴水的频率越来越快,直至哗啦啦般的流水声,根本无法停止。

    “血!该死,许乐你个王八蛋,谁让你跑来找死的,老子又不是……”

    滴水声听得唐利川心惊肉跳,双眼瞳孔紫色中透着杀意翻腾的红色,已经发出焦糊气味而且冒着白烟有些麻痹感觉的右手吃力的举在眼前,灭却神雷不顾后果的再次开始凝聚。

    “唐兄,那家伙是谁?关键时候跑过来搅局干嘛?”

    唐利川正准备替许乐报仇,谁知道这家伙傻乎乎的声音从一旁的深渊里传来,此人浑身沾满了厚厚的泥土灰尘,茫然的盯着唐利川前方的黑影,犹如丈八和尚摸不着头脑。

    “那人不是你?”

    盯着许乐看了几眼,唐利川猛然一回头,死死盯住那道人影,奇怪道:“那他会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