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八百二十章 叛徒
    圣武指环另有变化,唐利川一时有些愕然,这指环在他手里也有些时日了,他居然没有发现指环还有特殊的神通。

    迟疑之际,指环微微一颤,发出一声中气十足的喷嚏声。

    一声“阿嚏”吓得唐利川一个激灵,指环里吹出来的一口气已经略有小花猫打喷嚏的威力了,他只看到一圈透明的气浪从他脑袋边斜着飞过,轰隆一下撞上突破箭雨疾驰而来的剑气。

    哗啦啦的一阵骚动,风凌傲提升剑意之后的招数竟被圣武指环发出的一口喷嚏轻易化解,唐利川不由得目瞪口呆,暗想道:“指环里居然还住着一个老怪物?”

    “圣武指环!此宝怎么在他手里!”

    本以为风凌傲能轻易取胜的左长老看到唐利川手中之物,脸色一下子变得比黄瓜还绿,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圣武指环的妙用,有这宝物在手,风凌傲别说轻易取胜,恐怕败局已经占了八成还多。

    “怪不得圣武院不派宗内高手出战,而独独选择了唐利川,这群混蛋居然连圣武院院长信物都给他了……”

    左长老神色慌乱的嘀咕一番,忽然想到某个疑点,惊慌失措的情绪又稳定了几分,沉思道:“不对,如果他已经掌握圣武指环的话,他怎么可能被刺客暗算成功?莫非他只是得了指环,还不知道其中的秘密!”

    想到这里,左长老有恢复了刚才的镇定,恍然道:“如果真是这样,风儿还不是完全没有胜算。”

    左长老都看到了圣武指环,圣武院的石长老等人当然不可能看不到,他们内心的激动比起左长老更加澎湃,目不转睛的盯着发光的指环,激动的想道:“如此反应绝不会错,是戒灵老者苏醒了!”

    “当初大院长决定将圣武指环交给唐利川暂用,除了让他进行圣气洗脉,另一方面则是要借助他的神力刺激戒灵老者,使他从沉睡中苏醒……自从那一战后,戒灵老者已经沉睡千年之久,此番现世,圣武院那些遗失的武技将会随他一起重现于世!”

    石长老心中所想关乎圣武院一桩天大的秘密,其他人是不可能知道的,即便在圣武院长老之中,也只有一小部分人知道圣武指环的真正秘密。

    天邈宗观战众人心思各异,与唐利川对战的风凌傲更是感觉压力骤升,圣武指环散发的气势已经超出了顶级法器的范畴,独特的异样气息让风凌傲不敢大意。

    “看来你的运气不错,这两年来又让你得到重宝了,不过,本人这两年来也并非虚度光阴,接招!”

    察觉圣武指环有异,风凌傲不在循序渐进的进行试探,手指轻弹长剑,就见一道道波纹气息从剑身上荡漾开来,宛如深山朝雾让人视线逐渐迷离起来。

    “这招式好像……不好,要出事!”

    左长老正在重新评估双方胜算,忽然看到风凌傲剑招起手式,整个人宛如被雷劈中一样,呆若木鸡,仿佛此招一出手,将会引来巨大的轰动。

    陆宗主和圣武院众人看到这一幕,脸色也各有变化,特别是陆宗主,那脸色仿佛处于火山喷发的边缘,随时可能引爆。

    而唐利川面对风凌傲迷离剑招,神色有些愕然的嘀咕道:“四周气氛变了,湿气突然加重了许多,这些水灵气里又暗藏剑气,那家伙搞什么鬼。”

    弹剑之后的风凌傲则在迷雾般的水气里渐渐扭曲消失了,只不过他人虽然隐没在迷雾里,可是四周的剑气却在不停提升,那气息就连唐利川都没有硬接的兴趣。

    两年前他的剑气就能攻破唐利川的防御,现在双方互有提升,但是风凌傲的进步比起唐利川更加巨大,这一招依然不能硬接。

    “唔,小家伙的剑意颇有几分意思,只是比起那老家伙还差远了。”

    圣武指环里一个老者声音缓缓传来,似乎对风凌傲施展的招数一目了然,不过他却没有继续提点的意思,反而向唐利川问道:“你这娃娃手持圣武指环,体内又有圣武院地脉灵气,莫非你是当代圣武院之主?实力也太差了吧?”

    唐利川挠了挠头,圣武指环的秘密谁也没跟他讲过,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奇怪的老头,还问他一堆白痴一样的问题,弄得他有些糊涂了,不知道这老家伙是不是在戏耍他。

    愣了片刻,唐利川才试探的答道:“老先生?小子唐利川,不是圣武院的院长,不过指环可是大院长亲手交给我暂时使用的。”

    “怪不得老夫没有感受到呼唤密令,原来你不是圣武院继承人,可惜了,前几任圣武院院长都太无趣,老夫装作沉睡没有搭理他们的召唤,你这娃娃具备一些有趣的潜力,老夫还想传你几招,可惜你又不是!”

    那老头发出一阵惋惜的感叹,随后又笑道:“念在你没有说谎欺骗老夫,我就助你一阵,将那娃娃的剑招化解,不过仅此一次,接下来胜负如何,老夫可不会插手咯。”

    唐利川还未点头答应,就见风凌傲剑气化雨而来,宛如秋雨绵绵,无孔不入,每一滴水滴皆是一道凌厉剑气,一滴足可穿透重重山峰,然而他面对的却是犹如汪洋大海般的剑雨,那感觉仿佛他随时可能被穿透得千疮百孔。

    这时候,圣武指环微微一颤,一股罡气透射而出,那气息离开他身体三米范围之后,强度骤然增加,就好像故意避开他身边的范围,免得将他波及在内一样。

    罡气强度从一开始的玄力水准,突然攀升到天武境,接着是天武境一重、二重,每前进数米,罡气强度就朝上暴涨一大截。

    待到飘出十几米后,前方的空气都被这股力量震得朦胧起来,就像是力量太强把虚空都给震碎了。

    风凌傲潇潇急雨般的剑招打在罡气之上,立即发出一阵豆子撒在地上的哗啦声,转瞬之间唐利川也不知道有几万几千道剑气攻了过来,然而就是罡气阻拦的十余米,仿佛就是无人可以越过的界限,将风凌傲剑招全数挡住,丝毫不漏!

    “这招是‘乾坤震’!千年之前就失传的地级武技!果然没错,果然没错!戒灵老者终于苏醒了!”

    圣武院的石长老等人还不知道戒灵老者是嫌圣武院的人无聊而故意装睡,看到这一幕,他们全都将功劳归结到了唐利川的头上,还以为是他的神力立功了。

    当然这么想也不是不对,正因为唐利川体内具有神力,才会让戒灵老者觉得有点意思,故而在唐利川陷入窘境的时候现身相助,至于这之后他会不会再次装睡,那就不是唐利川管得到的了。

    距离圣武院众人不过数步之隔的天邈宗众人,气氛却紧张得犹如暴雨将临,空气里充满了让人窒息的紧张气息。

    “好一招‘四时江雨剑法’,只是本宗有一事不明,想问问左长老!你力荐出战的风凌傲,为何在万众瞩目的比试里,不用我天邈宗绝学,反倒用一名闲散剑修的独门招式,莫非觉得本宗武技不如一介散修?”

    陆宗主的怒气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得到,这一声质问,迫得左长老心脏急跳,支支吾吾半天找不到借口解释。

    让他压下重注,视为希望的风凌傲,居然当着数十万武修者的面把他给卖了。

    如此重要的比试不用自家宗门的武学,却将外人的招式施展得淋漓尽致,如此大逆不道的叛宗举动,简直是朝他脸上甩了一记火辣辣的大嘴巴。

    看着观众席里那些识货的武修者已经开始带着奇怪的表情对着他们指指点点,甚至能听到有人质疑说:“天邈宗的神剑公子怎么用外人的招式,难道天邈宗的武技拿不出手?”

    左长老就知道大势已去,风凌傲这名叛师之徒就算赢了唐利川,也绝无可能成为下一任天邈宗宗主候选人。

    而他在与陆宗主的这场争斗中,也因为风凌傲刚才施展的招式而完全陷入了不利的局面,恐怕没有翻盘的可能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