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九章 变化
    一招没有得手,唐利川觉得有点玩脱了,在他看来曾经的手下败将风凌傲没有什么了不起了,就算不多做准备也能轻松击败。

    但他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吸收了铸铁剑卷的九剑剑气作为后手,这本是他盘算好的一击必杀的杀招。

    正是这招后手他才敢在比试之前先攻清绝山庄,完全没有大敌当前的紧迫感。

    可是几经强化的《问天剑诀》对风凌傲完全无效,他心中计划的后手直接变成废招,唐利川的脸色才有些尴尬起来,好像有点后悔自己怎么没多准备几个后手来对付他。

    “完了完了,刚才夸口一招把他秒了,现在他跟没事人一样,这面子丢大了,许乐那混蛋以后免不了用此事拿我开涮……早知道灭了清绝山庄我就溜了,也免得被人追上来出这么大的洋相。”

    唐利川心中烦恼纠结好像跟风凌傲的实力没有多大关系,仿佛对方练成剑心问题也不大,反倒是刚才说了大话,丢了几分面子的事更加严重。

    风凌傲听着唐利川嘀嘀咕咕的话,当然听出唐利川话语里小看自己的意味,脸皮轻轻一颤,低喝道:“银浪千击!”

    随即身影一转,手中长剑卷起千层剑浪狂攻而来,层层剑花密不透风,霎时间唐利川实现完全遮蔽。

    “臭小子的剑意比起群英论武会上何止成倍提升,有天赋了不起啊!”

    剑光未到,空气里已经浮现出刮肉生痛的剑气,唐利川看出风凌傲成长极大,想起自己垃圾一样的天赋,心中不免酸溜溜的骂了一声。

    然而对方出招,他却不接招,背后翅膀一震,施展天翔术飞天而起,那些巨浪般的剑光跟在他啊身后紧追不舍,直冲九天,宛如天空倒挂的银河,灿烂夺目。

    “哼,虽然剑心的出现让我有些意外,不过在这里战斗,我是占据地利的一方!你的剑心能化解剑招攻击,我若是不用剑,你又如何化解?”

    唐利川乘风而起,飞遁间双手一错,惊霆战弓赫然上手,聚引天上地下残留的火焰之力,汇成箭招!

    攻破清绝山庄的坠日沉沦凝聚了整整一夜的能量,如今不仅是地面上火焰不熄,就连天空中还蕴藏着强烈的火焰气息,唐利川借此残力施展《逐日神箭》招式,威力顿时暴涨数倍。

    就连原本火红色的“炎阳焚天”之招也被黑色火焰同化,出现在惊霆战弓上的也是火箭也是热量恐怖的黑色火焰。

    “就让你爽一爽集两招武技之力变化的‘黑阳焚天’!”

    拉满弓弦的右手一松,本来数量惊人的黑色火箭又被惊霆战弓特效多重箭加持,黑色箭雨覆盖的范围凭空增加近半,脚下紧追而来的银色剑浪反而成了冰山一角,稀里哗啦的全被淹没在黑色的箭雨之中。

    “唐利川此人看似狂傲轻慢,实则心思细腻,竟然能在一招失利的情况下马上想到利用环境扳平劣势,似乎有些实战经验,难怪能在两年前击败风儿……不过,风儿如今的实力已非昔日可比,要胜不难。”

    远在天邈宗的左长老看到两人对战的投影,虽然以前听说过唐利川的传闻,不过亲眼看到还是头一次,曾经在心里对他预估的评价又往上提升了一些,只是他依然不认为唐利川能胜过风凌傲。

    “嘿嘿,唐兄这手借助残招之力的确是妙手,看似压过风凌傲一头,只可惜双方招式的品级虽五五之数,但风凌傲的剑意胜过唐兄不止一筹,而唐兄的火箭招式里可不蕴含任何额外加成的属性,这一招是他败了。”

    不远处观看的许乐轻轻一笑,已经看出双方的招式强弱,如果从气势上看,唐利川的黑炎箭雨威势的确比风凌傲的剑招要庞大许多,可论实质威力,风凌傲却占了优势。

    这一点,唐利川很快也发现了,被包裹在他箭雨之下的剑气非但没有溃散,反而逆风而上,将那些对上的箭雨在内部撞得七零八落,只是犹豫他的箭雨覆盖面积太大,外人才只能看到表面,看不到内部的情况。

    紫色瞳孔开启,朝着火雨之中的画面看去,他发现风凌傲的巨浪剑气透过冲击不断分解,由一朵朵浪花般的剑气转化成细细的丝线,而威力非但没有减弱,反而以更加凌厉的架势朝他冲了过来。

    “不行,剑气太强了,拼他不过,先闪……”

    心知自己的箭雨已经被对方从内部瓦解得七七八八,唐利川略一盘算,只能先施展身法武技避开。

    然而脚步未动,头顶却已经传来一股寒气,风凌傲不知何时已经跃到他的头顶,右手两指凝聚杀气狠狠劈下。

    “百气凝霜指!”

    以指出招,风凌傲依然剑气凛然,指劲速度极快的迫得唐利川无法闪避,只能先守为上。

    用一层火焰包覆手掌,唐利川迎头对上,对于比拼体魄他可毫不畏惧。

    一掌一指迎头撞上,唐利川脸色骤然一沉,只觉得右手手臂传来一阵冰凉的刺痛,宛如被人钉入了一根冰针,那冰针顺着经脉不断绽放,就像一株开枝散叶的冰花树,将他整条右臂完全冻结起来。

    撕啦声中,无数寒冰气息穿透毛孔爆射开来,将他右臂衣袖完全震裂成片片碎布条,手臂就好像被蜜蜂叮咬过似的,浮现出一颗颗鼓起的小疙瘩,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整个手臂。

    在震碎的袖袍碎片里,一个不起眼的东西被震飞开来,唐利川眼明手快,唰的一下抓在手中,暗道一声“好险”。

    那东西不是它物,正是圣武院最为神圣的信物,只有院长才有资格佩戴的圣武指环!

    这玩意他也不好意思一直戴在手上显摆,毕竟天邈宗这边还有几个圣武院的长老,难保对方看了戒指心理不舒服,所以才临时藏在袖口里,谁知道圣武院的宝贝指环差点被风凌傲给打飞了。

    这玩意要是弄丢了,圣武院的人还不得跟他拼命?

    小心翼翼的把指环放到衣服上蹭了蹭,唐利川生怕上面沾上一点灰尘,然而只是蹭了两下,圣武指环竟然开始发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