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八百一十八章 剑心
    天空中出现的人还不单单只有风凌傲一人,许乐以及几名天邈宗的弟子和裁判都紧随风凌傲的脚步来到此地。

    虽然唐利川比起他们提前了两三天赶到清绝山庄,不过那是他双腿赶路所花费的时间,而风凌傲几人动用天邈宗的传送阵,只需一眨眼就能传送到距离清绝山庄很近的坊市,故而能转瞬间就追到这里来。

    唐利川回头看了看跟来的家伙,满是无奈的噘着嘴抱怨道:“你们来得也忒不是时候了,我跟那刺客高手还没玩过瘾呢,你们来这里一搅合,我要是跟他继续玩玩,把你们晾在一边好像显得不给面子……算了,算了,跟谁打不是打,下一个对手就是你风凌傲?”

    眼前是满目疮痍,基本上算是毁于一旦了,曾经风光秀丽的清绝山庄已经成了一片废墟。

    唐利川当着天邈宗众人的面,一点也没有害怕对方问罪的样子。

    那几个跟来的天邈宗弟子没有搭话,反而拿出几面阵旗在较远的山头布置起来,不一会,他们这里发生的一切就以投影的形势传送到了天邈宗比试擂台那边。

    透过投影看到清绝山庄已经彻底玩完,左长老怒不可遏的站起身来,朝着陆朝英象征性的一拱手,喝问道:“宗主刚才说过什么话可还记得?你说证实闹事的人就是唐利川,必定给我一个公道,老夫敢问宗主,如今证据摆在眼前,你要如何主持这个公道!”

    陆朝英淡淡一笑,一点也没有感觉到被人逼迫的压力,反倒正要开口说些早就准备好的说辞,但是圣武院的石长老却在这时候出声打断道:“呵呵,左长老如此反应,莫非对那件事毫不知情?”

    左长老心里有鬼,又见石长老这幅神秘兮兮的表情,心中马上就知道对方说的是唐利川被行刺的事,他脸皮略一抽动,有些不自在的说道:“石长老有话直说,莫要装神弄鬼!”

    石长老轻笑一声,缓缓说道:“看来左长老还不知道前几日唐小友在天邈宗客房被行刺一事啊!天邈宗守卫森严,发生贵客被行刺的事,陆宗主岂能不追查到底,这一查不要紧,我们竟然发现那刺客藏匿在清绝山庄!听左长老的话意,那里好像是你的地盘?”

    “什么!你的意思是想诬陷老夫?说我派人行刺!”

    一听这话,左长老屁股就像长了痔疮一样再也坐不住了,跳着脚的厉声质问起来,那副表情让人看了还真以为他是被诬陷的似的。

    “当然,左长老德高望重,我也不相信左长老会做出如此小人的行径,但要是你手下人揣摩上意,私自行动,左长老难道敢保证没有这种可能性?”

    被石长老这么一问,姓左的倒不知道如何回答了,如今清绝山庄砸也砸了,石长老和陆宗主有表现出这幅模样,显然已经查到了一些线索,他要是死鸭子嘴硬说没有这种可能性,逼得对方拿出更进一步的证据,说不定今天没有办法收场。

    倒不如顺着对方的话意把脏水泼到李清绝身上,当然这么一来,清绝山庄砸了白砸,他自己呢只能打碎的牙齿往肚里咽,吃一个哑巴亏。

    不过却能换来一丝喘息的机会,等他回去整合势力,不愁没有机会报仇。

    “哼,石长老这话不也是随口揣测罢了,老朽的清绝山庄已经毁于一旦,李清绝也生死不明,没有人证对峙,你想说什么都可以!”

    怒气冲冲的说完这话,他又立即大手一挥,不想在刺客一事上多做争论,于是转移话题道:“唐利川砸我清绝山庄事实确凿,这笔账老夫日后自有说法,不过今天不是谈论这些的时候,天下众英雄齐聚此地,可不是来看我天邈宗的家丑!这第一战既然无法在本宗比试,那在清绝山庄也是一样,只不过老夫有一个条件,那就是——生死不论!”

    他就是为了第一战能取胜才针对唐利川,要是临阵换将,免去唐利川的资格,那么圣武院必然再派他人出战,这样刺杀带来的收益不就完全没有价值了吗?

    清绝山庄当成弃子那就果断一点,先把这点蝇头小利扔到一边,只要风凌傲胜出,以后天邈宗的大权掌握在手,要多少清绝山庄还不是顺手拈来?

    大局虽然如此,但是被一个武道后辈踩在头上拉屎,这口气他还是无法咽下,故而提出生死之斗,想在这场比试中收了唐利川的小命,他知道风凌傲绝对不会对唐利川手下留情。

    “石长老,你的意思呢?”

    陆宗主把目光投向圣武院一方,他知道唐利川在圣武院里占据着什么样的分量,故而不敢自己做主答应。

    “这个我倒是可以替唐小友做主答应,那就生死各安天命吧。”

    石长老呵呵一笑,爽快的答应了这场死斗,那果决的态度让左长老心里不断的嘀咕,可又找不出风凌傲毁失败的理由,只能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重新坐回了原位。

    这边的决定很快通过传音符传到了清绝山庄,那位裁判长老朝前走了一步,大声道:“两位先别急着动手,这场比试的规矩临时有些小变化,那就是此战没有任何限制,生死不论!所以,两位不需要有所保留,拿出全力应战吧。”

    “可以杀人!那就好办了,唐某最烦的就是擂台比试的破规矩,束手束脚无法放手施展!刚才还担心这一招太过犀利,无法控制下手的力度,万一弄死了你们天邈宗的宝贝疙瘩,还不得被天邈宗的老家伙烦死?”

    唐利川咧嘴一笑,随即偏头朝裁判长老笑问道:“敢问长老,比试是不是已经开始了?我能出手了吗?”

    裁判长老笑盈盈的朝后退了数步,接着大手一挥,高喝道:“比试开始!”

    风凌傲手中长剑一抖,剑光四射正要出招,却听唐利川哈哈大笑一声:“姓风的,看好了,我一招就要将你秒杀!”

    随即,下方骤然爆发出九股庞大的剑气,九道剑气凝成一线,剑气摧枯拉朽的朝四周放射开来,清绝山庄废墟再次受到冲击,漫天碎木残片呼呼啦啦的被倒卷上天,又稀稀拉拉的化作雨点摔落下来,整个山庄废墟宛如经受暴风洗礼,空气里都散发着呜咽的凄惨声调。

    咻!

    一道寒芒犹如夜空中的闪电突然从空中一闪而过,在场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眼花了一样。

    不仅是天邈宗负责布下投影阵法的弟子一脸茫然,那位裁判长老也是一脸的惊愕,就连实力胜过他们太多的许乐也用力的揉了揉眼,骂道:“臭小子什么时候学会了如此高深的身法,瞬间从极静到极动的变化差点把我眼睛撕裂了……”

    画面一瞬间归于平静,风凌傲的背后已经多出一个与他背靠背站立的人影,那人浑身剑意好像消耗殆尽似的消弭飘散,右手斜提着一口古剑,此剑名为苍羽。

    凝聚九口古剑剑意,再以苍羽古剑施法加速的特效发动瞬间爆发力极强的《问天剑诀》。

    就算唐利川体内有残存的诅咒术干扰,苍羽古剑的施法加速也能让他的武技在被干扰之前就凝聚完毕。

    强大的剑意配合无与伦比的出招速度,唐利川自己揣摩出来的《问天剑诀》与原本的招式大相径庭,不过实战中的效果却未必不如原本招式好用。

    他可是清清楚楚的感知到了,风凌傲被这一剑精准命中心槽,还能不死?

    摇了摇头,唐利川正待以胜利者的姿态收起古剑离开,却听身后传来一声淡淡的夸赞声:“凝九剑之力化为一击,好剑招!”

    “中我一剑竟然没死?这一剑分明已经命中心槽,怎有可能不死!”

    唐利川愕然回头望去,却见风凌傲心槽位置的确有一个拳头大小的孔洞,只是孔洞里并无血肉,也无内脏碎片,只有一团宛如头发丝一样的银色线条扭曲旋转,好像代替了心脏的功能。

    不仅中招不死,甚至还能自我修复伤口!

    “剑气化丝!你已练成剑心,所以寻常剑招伤不了你!”

    唐利川看到此幕,哪还不知道对方不死的奥秘,刚才那一剑虽然快若雷霆,但是剑招里缺乏意境,临时吸取的剑气能加强威力,却无法提升他对剑的领悟。

    在剑的领域里,没有剑意的剑招与废招无异,想杀具有剑心的风凌傲根本是白费力气,剑招攻入他体内,立即被他体内无数的剑丝化解无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