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八百一十四章 生气
    全身经脉肌肉都被诅咒术束缚着,唐利川动动指头都会引来催心裂肺的剧痛,想跟往常一样战斗是没有办法做到了,然而他追出去自有打算。

    不能动手,他也有不动手的办法,怒火加持下的迷乱术早就给那刺客准备好了,只要挨上这一招,保证让他的下场比变狗还要凄惨。

    那刺客滚出院外,毫不停留的一口气冲出了数百米,看他行动的路线分明对这里的地形十分熟悉,行走之间完全避开了岗哨守卫,很快他就逃到了一个隐秘的小角落里,这时候蒙面的黑布已经被染得绯红,湿漉漉的血液顺着面罩不断的往下滴。

    他阴了唐利川一招,可换来的一脚也没让他占到多大便宜,逃跑得匆忙让他顾不上止血,面罩里边流淌的血液已经快能养鱼了。

    “该死的混蛋,已经中了诅咒术居然还有力量反击,真是棘手的人物,难怪那老家伙会开出那么诱人的报酬……嘶,没想到挨了一脚会伤得这么重,要是不快点治疗就麻烦了。”

    失血过多而且受伤的部位又在面部,蒙面刺客的视线已经变得有些恍惚了。

    刚准备摸出一瓶药丸进行疗伤,忽然他眼神恐惧的朝左上方一看,唐利川浑身冒血的身影竟然凭空出现在他的头顶!

    “瞬移!你不要命了吗?全身经脉都被束缚还敢施展瞬移,你就不怕经脉全部崩断,直接变成废人?”

    蒙面刺客的思维已经有些反应不过来了,瞬移神通可是跟身体强度有直接的关系,唐利川现在的状况已经不能是单纯的重伤来形容,身体的强度再怎么强悍也无法抵消诅咒术的伤害,强行施展瞬移的下场就跟蒙面刺客所想的一样,极有可能让自己全身经脉完全崩裂。

    “哼,老子的手段岂是你能预料的!迷乱术!”

    唐利川瞬移过来,身体无法控制方向,狠狠撞在一旁的屋顶上,打着滚的从房子上掉了下来,但这并不影响他施展感知力招数,迷乱术扭曲扰乱对方意识的招数立即朝那人打去。

    咔!

    蒙面刺客犹如惊弓之鸟,看到唐利川出现的之后,已经丢掉了准备用来止血的丹药,左手迅速的在角落的草丛里摸了一把,接着轻轻一扭,一阵机括转动的声音伴随着一阵柔和的光芒升起,下一秒他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在了唐利川眼前。

    人不见了,迷乱术自然打在了空处,唐利川眼皮一跳,扩大感知力的搜索范围朝四周放射开来,然而搜索了好几圈,根本感知不到蒙面刺客的气息。

    艰难的扶着墙一步一瘸的走到刺客消失的地方,从地上捡起几块碎裂的细小石板,唐利川恼怒的咬牙道:“微型单向传送阵!他娘的一个刺客把退路准备得这么充分干什么,怕死你他妈别来啊!”

    微型单向传送阵的价值已经不下于一流的极品法器了,在麒麟帝国里能炼制这种阵盘的高手不多,流通在外的传送阵更是少之又少,而且又属于消耗品,即使是超级宗门的长老也未必能用得起,寻常收钱办事的刺客要是用这玩意跑路,用掉一个就相当于小半辈子白干了。

    也就是说用得起这东西的必然有些家底,在麒麟帝国里绝对不是无名之辈。

    唐利川有些想不明白,身家已经如此丰厚的刺客,到底是受到怎样的诱惑,居然会接受来刺杀他的任务。

    正郁闷的盯着那几块残破的传送阵石板发呆,天邈宗的巡逻弟子听到这边有异样的响动,于是赶过来查看,一眼就看到唐利川浑身布满黑色锁链痕迹的模样,他们哪里还看不出他中了诅咒术。

    只是那诅咒术看上去是刚被施加上的,在他们的守卫之下还有贵客被人暗算,失职的罪名怎么也逃不掉了,更何况唐利川还是圣武院出战的代表,如今他们天邈宗和圣武院关系微妙,贵宾在天邈宗的地盘出事,要是上头怪罪起来,他们这些巡逻的小卒子就算被天邈宗当弃卒,当场杀了给贵宾赔罪也不是不可能。

    这些人心里害怕,慌了手脚一样各自吵闹着围过来,有的想给唐利川治伤,可是有不懂解除诅咒术的办法,只能干着急,有的则闹哄哄的叫人去搜查整个山头,务必要把打伤宾客的家伙抓出来。

    唐利川内心翻着白眼,暗骂道:“一群帮不上忙的蠢材,只会跟苍蝇一样烦人。”

    一群巡逻的弟子咋咋呼呼的去搜查一个早已没有刺客的山头,刚一转角就跟溜达回来的许乐撞了个满怀。

    看了看慌里慌张被他撞翻在地的几个天邈宗弟子,又看了看远处扶着墙喘气的唐利川,许乐走过来愕然道:“你跟打他们打架了?就他们这几根葱能把你打成这样?”

    显然连他也不相信唐利川连几个巡逻的小卒都打不过。

    感觉诅咒术的束缚力缓和了几分,虽然没有完全除去,不过经脉已经没有完全紧绷的感觉,唐利川喘息了几口气,气不打一处来的骂道:“不知道哪跑来的王八蛋暗算我,那孙子本事一般,就是阴损的招数特多,我一时轻敌中了陷阱,不过他也没讨到便宜,要不是用了拦不住的单向传送阵,老子屎都给他打出来……”

    许乐呵呵一笑,打量着唐利川身上的诅咒术,摇头笑道:“你不也喜欢用损招吗,今天这么遇上对手了?我看你中的术法不太好解除,现在看上去有减弱的迹象,不过这术法的本来作用就是阻塞经脉,让你运转灵气的时候气力不济,但凡你想要凝聚力量出招,诅咒术总是在关键时候切断经脉之间的联系,让你用不出来!你现在的状态去跟风凌傲打,我看是送去给人当沙包练剑的吧?哈哈哈!”

    盯着笑得前仰后合的许乐,唐利川嘴一撇,沉声道:“我现在不想搭理风凌傲那个手下败将,让他死一边去吧,老子现在心情不好,让人阴了一把还从我眼皮子底下跑了,这口气不出,我心里头总是不舒坦!你有没有办法把那孙子给我找出来,今天我别的人都不想打,只想收拾他!”

    许乐眨了眨眼,笑道:“追踪术我不太擅长,不过圣武院的石长老恰好就在山上,他是这方面的行家……只是听你的话意,等几天的对战,你是打算爽约咯?”

    “哼,本来就是一场做戏的假赛,就算假戏真做又如何?没我参加比赛,天邈宗的人难道还敢自诩胜出,不交出灵地?既然他们不敢,那么如何找借口搪塞过去是他们的事,不是我该考虑的问题!”

    唐利川眼神阴冷的盯着自己手臂上的诅咒术法,狞声道:“我只想快点把那王八蛋揪出来暴打一顿!你现在就帮我去请石长老,我要马上知道那混蛋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