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三章 诅咒
    对方逃走,唐利川也没有追击的兴致,待到房中光线重新变回正常水平,他的目光忽然落在地面上。

    那里静静的躺着一只黑色的乾坤袋,看样式好像也是比较高级的乾坤袋。

    难道是那家伙忙中有乱,逃跑得太过匆忙,连乾坤袋都遗失了?

    唐利川微微一笑,这种可笑的念头马上就被抛诸脑后,暗想道:“这家伙真是不经夸,刚才还觉得他有点本事,马上就犯傻了,留下这么明显的陷阱,以为我会上钩?”

    这种闷亏唐利川又不是没吃过,当初玄龙宗宗主独孤策就给他上过一课,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能放松警惕,虽然跟独孤策对上那一次他已经够小心了,然而独孤策到底是一宗之主,老谋深算,让唐利川误中算计,最后还是依靠神秘水滴的力量才化险为夷。

    同样的陷阱岂有中第二次的道理,而且蒙面刺客遗留乾坤袋的举动,阴谋的味道太浓了,就算唐利川不是那种小心的人,但凡不是没心没肺的人,都不会傻愣愣的去捡乾坤袋。

    右手一晃,刚才临时变招而没用上的狮蛮拳终于有了用武之地,横扫一拳,就见那枚黑色的乾坤袋当场被拳劲轰得粉碎。

    要说宝物,他现在只需要跟国师打一声招呼,国库里的宝物任他予取予求,蒙面刺客想激发他的贪念,光是留下一个看不出价值的乾坤袋,还是无法让他动心,直接被一招毁灭,唐利川半点也不心痛。

    然而,在黑色的碎片中,唐利川仿佛看到一张画着古怪图案的符纸自行燃烧起来,而且在燃烧之前还将他拳劲中蕴含的灵气吸收了不少。

    又是陷阱!

    唐利川脑海里刚蹦出这个念头,喉咙立即宛如被人扼住一样,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

    同一时间,他双臂肌肉就像抽筋似的崩得笔直,稍微一点震动都会发出难以忍受的剧痛,就好像将经脉拉扯到了极限,微微使出一点的力气都足以将它们崩断。

    双膝瞬间跪地,冷汗顺着额头流进眼里,刺痛模糊的目光注视着那张燃烧的符纸,一个人形的轮廓符号在燃烧殆尽之前被他看在眼里。

    “诅咒术!那家伙不知道我的生辰八字,仅仅是以灵气为媒介施术就具有这样的束缚力,那混蛋一定还没有跑远!”

    跟其他武技一样,对于诅咒术的了解,唐利川也只是翻阅书籍的时候碰上的就顺便看了一眼,再被神秘水滴过目不忘的能力牢记在心,说不上精通,但也不是毫无头绪。

    心知蒙面刺客还在附近,唐利川本来没有发怒的内心也被激起一丝杀意。

    “不知死活的狗东西,不想搭理你,你还没完没了了是吧。”

    诅咒术不同于其他的伤害模式,唐利川体内的神秘水滴残力无法产生治愈效果,想要破解只能把施术者先揪出来再想办法让他解咒。

    由于诅咒术的特殊性,要想下咒成功,需要满足的条件也十分苛刻,蒙面刺客没有唐利川的生辰八字,无法达到远程施法的条件,只能选择风险极大的近距离施术。

    唐利川肌肉经脉受到诅咒而萎缩,可不影响他感知力的探查,他哪一次锻炼体魄的时候不是忍受常人无法忍受的剧痛,那么多次的锻体煎熬都挺过来了,如今的诅咒还无法让他痛到无法使用感知力。

    蒙面刺客近身下咒并非没有本钱,刺客擅长的隐匿技巧就是他安全的最大保障,但是他这一次碰上的人是唐利川,以胜过天武境水准的感知力探查近点范围,强度比起大海捞针的胡乱搜索要强数十倍。

    将客房所在的山头完全笼罩在自己的感知力下,唐利川认为对方不可能跑出这个范围施术,虽然把范围划在一个山头还是显得有些谨慎,再缩小一点搜索的效果可能会更好。

    只是唐利川现在已经完全被这名刺客给激怒了,他可不想为了节约那么一点的搜索速度就放跑自己盯上的猎物。

    诅咒术施展成功的时候,就是那家伙真正逃走的时候,要是他藏在自己的感知力探查的范围里,即便跑了唐利川也能想办法追上,可如果是为了加快一点搜索的速度而将对方划分在外,等别人跑得没影了,他都不知道人在哪儿。

    “不用找了,我就在这里!”

    一个声音从他身后左侧的茶桌底下传来,只是他现在全身都已经出现了一道黑色的锁链阴影,好像身体已经被牢牢锁住了一样,头颅根本无法扭转半分,只能以感知力扫视过去。

    可是声音传来的地方半个人影都没有,反而在他的右前方传来了气流波动。

    蒙面刺客在这个时候还如此小心,对付中了诅咒术的唐利川依然采取声东击西的策略。

    诅咒术还未完全成功,他就被唐利川的感知力逼得自暴行迹,先出手他还有几分先机,等唐利川确定他的位置,他的优势发而会越来越弱。

    让他待在超越天武境的感知力窥探下,这家伙承受的压力不是一般的沉重,诅咒术还没施展完毕就选择出手,实在不是他的错,只能说唐利川带给他的压力太大了。

    说是未完成的术法,但诅咒的效果也发挥了七七八八,这不是中断诅咒术就能立即恢复的。

    有些持续性的诅咒术,即便没有施术完成就被中断,已经生效的部分依然会持续一段时间,而这时间的长短全看施术者的功力,厉害的诅咒师就算只施展一成的诅咒术也能让人终生摆脱不了,弱一点的十天半月、三五十年都是有可能的。

    唐利川现在全身经脉几乎全都被拉扯到了极限,身体可说是处在一个无法动弹的地步,那人出手偷袭,相当于在殴打一个沙包。

    任务即将完成,受用一生的财富马上就要收入囊中,蒙面刺客的眼神充满了火辣的迫切之色,右手袖口里滑落一柄匕首朝前一突,对着唐利川的脖子狠狠斩去。

    “老子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刚才跟缩头乌龟一样老子抓不住你,现在你自己送上门来,就让老子送你个大礼!”

    一声琴弦断裂般的崩裂声从唐利川体内传来,就见他右腿高高一抬,宛如一发拱桥似的甩过肩头,脚尖准确无误的砸在突进身侧的刺客脸上。

    蒙面刺客鼻梁当场断裂,遮脸的黑布霎时被一股红色液体浸湿,他更是被一脚踹得撞破客房墙壁,打着滚的落进院里。

    唐利川也不好受,强行踢出这一脚,右腿腿部肌腱已经完全断裂,就像是从身体里直接将肌肉经脉一切两段,撕裂的剧痛立即袭上脑海,痛得他浑身一个激灵,身体无法保持平衡的摔倒在地,嘴角发白狠狠的抽搐了几下。

    透过墙壁破洞看着从地上爬起来就跑的蒙面刺客,唐利川恨恨的暗道:“诅咒术让我的体魄已经弱化得不成样子了,刚才那一脚只是踢断了鼻梁,没有踢爆他的脑袋,可恶……不过,占了老子便宜就想跑,哪有这么好的事!”

    身体处于十分不利的状况下,唐利川依然不打算放过那刺客,单手一拍地面,就见他的身体唰的一下凭空消失,竟然在这种状态下施展瞬移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