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八百一十一章 刺杀
    唐利川当然不知道天邈宗宗主二人对他的评价,即便知道了,他大概也会一笑置之,打架这种事光是动嘴是看不出任何效果的,只有手底下才能见真章。

    在天邈宗见到了圣武院派来的使者,对外他们是来抢夺天邈宗灵脉的劫掠者,按理而言对上天邈宗这样超一流的宗门至少也得文院长亲自带队,然而代表圣武院出面的仅仅只是两位长老,外加不到百余名圣武院弟子,这两个带队的人唐利川在接受圣气洗脉的时候也曾有过一面之缘。

    天邈宗决斗的事,大部分人已经心知肚明,可与天邈宗宗主作对的一方不管是否真的不知情,总之他们属于极力反对交出灵脉的一派,对此圣武院的长老也不着急,按照正常的交涉流程跟他们进行谈判,这样在外人看来才会有真实感,对于那些被点名选中灵地的其他宗门,也才有一定的震慑力。

    唐利川来之前,他们就已经谈了月余还没谈拢,今天本来他们还想拉着唐利川一起去扯皮,不过唐利川对看人耍嘴皮子没有兴趣,让许乐代替他出席,反正得罪天邈宗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多这一次也无所谓。

    摆脱了许乐这个跟屁虫后,他自己一个人则慢悠悠的回到天邈宗安排的客房休息。

    虽然作为不受人待见的恶客上门,不过天邈宗招待客人的礼数还算周全,唐利川一人休息的客房就占据了一个极其雅静的院落。

    推门走进屋,唐利川第一眼就被窗旁的一株盆栽吸引了目光:“这里居然有紫铃花!倒是稀罕玩意,据记载此花每隔三年便会出产珍贵的‘紫金蜜露’,数量稀少却是炼丹的极品辅助材料,这东西在麒麟帝国也算罕见,天邈宗居然舍得拿来当装饰炫耀自己财力?”

    唐利川好奇的凑过去辨认一番,从纹路到花朵全都与书上记载的一模一样。

    此时窗口吹来一阵微风,撩动铃铛一样的紫铃花花朵,花如其名,立即传来悦耳不绝的风铃声。

    一时间唐利川听得陶醉起来,仿佛觉得置身于鸟语花香的山林间,身体都陷入了完全的松弛状态,只不过松弛的程度有些大了,就好像陷入了一种十分困倦的意境里,想要让人一睡不醒。

    “幻术!”

    吸收了神秘水滴力量的他,对于幻术的抗性当然不如神秘水滴完整的时候,不过也能起到一点预警的效果。

    当即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就感觉头顶一道冷风直刺而下。

    脚步朝后一挪,同时一道蒙面的黑影手持细长如针的古怪兵刃从天花板上扑落下来,恰好被唐利川避开。

    “你……”

    唐利川看这黑影,面色十分难受的纠结了半天,摇头骂道:“派你来的人是不是傻子?都知道天邈宗与圣武院比试在即,现在派出刺客来暗算我,用屁股想也知道是天邈宗的人干的!这地方层层把守,守卫森严,其他人想靠近都难,不是内鬼,谁能轻易潜入?”

    “而且,我还可以肯定,派你来的必然是与天邈宗宗主作对的一方,我判断得可对?”

    与圣武院的人一会面唐利川就把情况了解得一清二楚了,天邈宗里同意让出灵地的就是宗主一方,而反对的不过是一些有点势力的长老。

    清楚所有内情的唐利川当然不会认为天邈宗宗主放着到手的好处不要,会做出派人来暗算他的蠢事,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那几个想法太多的长老了。

    能蠢到与拥有国师杨术和小花猫这两个怪胎的阵容为敌的蠢材,做出什么样的蠢事都不奇怪。

    再看刺客蒙面的做法,很显然没有打算跟唐利川死磕,蒙面的目的就是让唐利川无法判断他的身份,留下了撤退的后路,那么他的目除了刺杀之外,如果刺杀不成,就会退而求其次的选择试探唐利川的招式底线。

    这种做法简直就是招供自己的身份,如果不是跟唐利川对战的人有关系,那么摸清唐利川的底细有什么意义呢?

    马上跟唐利川交手的人就是风凌傲,而风凌傲又是谁的人,很简单的推断,蒙面人是谁派来的一目了然。

    刺客的身份大家心照不宣,只不过那几个长老所恃的就是唐利川抓不到把柄,没有办法直接将刺杀的罪名扣在他们头上,就算唐利川猜到了刺客的来历,没有证据的话也对他们无可奈何。

    内心暗自啐了一口唾沫,唐利川摇头想道:“这种蠢材根本不是天邈宗宗主的对手,我也懒得弄脏手杀你们了,天邈宗的长老当得太久,过惯了对别人不讲道理的日子,似乎忘记了被人不讲道理的感觉,我如果猜到是谁暗算我,报复还需要证据?”

    那刺客一击不中,身影立即朝墙上一撞,墙壁竟然如同水面一样绽开波纹,那家伙就这么消失在墙壁里了。

    一击不中立即撤退的从容,似乎早就料到紫铃花的陷阱对唐利川无效,并没有因为唐利川破解幻术而惊慌失措。

    “穿墙术?”

    唐利川快步赶到那家伙消失的墙壁面前,伸手触摸墙体,墙壁依然是实体,没有任何水波变化,只是唐利川的脸色一下子凝重了起来:“墙内有异样的灵气波动,似乎被人设下了术法结界。”

    想着,他抬手一掌,凝聚玄力对着墙壁打出一道掌气,然而掌气却在触碰墙壁的时候逐渐削弱,最后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墙壁里。

    这一掌虽说没有用上什么力量,可以玄力的强度要打碎一面墙壁完全不成问题,毕竟这里是客房,不是建筑选材坚固的藏宝阁,哪有凝聚玄力都无法一拳打穿的道理。

    “墙壁里的术法结界可以吞噬灵气,也就是说房间里的打斗波动不会传播到外部,这间客房就像一个被隔绝的空间。”

    唐利川心中一声嘀咕,举拳照着墙壁连轰数十拳,每一拳打上去都像击中了厚厚的橡胶,拳力一部分被卸除,一部分则反弹回来,无论是术法还是蛮力似乎都很难对墙壁造成伤害。

    “墙壁无法打破,也就是说那家伙还没走,藏在暗处想跟我继续过招是吧。”

    心知对方抱持着两种打算,无论是将他灭杀还是窥探他的底细都算是任务成功了,唐利川对于刺杀的行为不恼不怒,更是玩心大起:“想探我底细,我就偏不让你探。”

    右手肌肉一绷,黄金狮子的虚影咆哮而出,在他拳头上绽放出一道雄狮怒吼的面孔,他施展的居然是开灵境的菜鸟才用的凡级武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