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八百零一章 炎兽
    灵纹术属于极其珍稀的秘术,要破了此术的效果,一般的方法当然不行,就算与人争斗的时候遇到气息冲击也不会损毁,故而角突族的人堂而皇之的将图腾暴露在身体表面并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如果以唐利川这样手中恰好就有清除灵纹术方法的人,暴露图腾的举动就无疑是将弱点展现在敌人的面前。

    在破碎星岛这种下界,能懂得灵纹术的人虽说少见,只是破除灵纹术这类绘制型的秘术,方法还是不少的。

    武道界里不仅是灵纹术需要绘制,有的阵法术式甚至机关傀儡都需要用到绘制符文的手法,所以武道界中的高手一般都会准备一两瓶破除符文的手段,用到的时候虽然不多,好歹也算有备无患。

    角突族的人即便没有遇到唐利川,遇到武道界的顶尖存在,一样会被人抓住弱点暴打一顿。

    彻里昂身上的图腾遇到除灵液的清洗,金灿灿的“颜料”一触即溃,顺着水流滴答滴答的落于地面,本来已经发光的图腾一下子变得暗淡起来,操纵空气质量的特效霎时破功。

    “碍手碍脚的技能没用了,下一招就收拾你!”

    唐利川伸手朝乾坤袋一按,铁山一脉的铸铁剑卷落入手中,剑柄形状宛如羽毛的古剑“苍羽”自剑卷中飞出,被他顺势接住毫不停留的朝前突刺,问天剑诀的招式几乎没有起手的动作,持剑一刻当即施展了出来。

    苍羽古剑剑意轻灵,乃是施展快剑的绝佳兵器。

    唐利川古剑在手,出招速度加快了数倍,原本就是眨眼出手的问天剑诀,速度快若惊雷,彻里昂看到寒芒一闪,几乎来不及看清剑路,只能用本能的反应堪堪朝一旁侧头躲避。

    撕啦一声,血如泉涌,彻里昂闪避虽快,但也留下一只左耳作为代价。

    一剑得手,唐利川却好像控制不住力到似的朝前冲了数步才停顿下来,内心惊异道:“苍羽古剑的特效好恐怖,出招速度就像乘奔御风一样,任何招式的出手速度都得到极大幅度的加快……只是如果不熟悉招式的运转,一旦招式施展的节奏跟不上提升后的出手速度,那么凝聚招式的能量将会错乱轨迹,无可阻止的冲击经脉,造成十分严重的内创。”

    “这口古剑威力惊人,但伴随的风险也同样巨大,单一的出招看不出其中的凶险,但放在招式变换、连连出手的激战里,一个不小心,体内的经脉将会被自己的武技能量毁灭!”

    明白了苍羽古剑的特殊效果,唐利川心有准备,重新将剑横握身前,准备再次出手,不过同样被困在大周天龙木遁阵里的他,立即遭到了木遁攻击。

    角突族的族人看到首领受伤,那还会眼巴巴的看着唐利川继续追击,主持阵法的家伙急忙发动龙木遁阵的攻击术式,无数利刃般的藤蔓朝着唐利川刺杀而来。

    密密麻麻的尖刺阻碍了前路,很快就将他的视线隔绝开来,让那中了一剑的角突族首领潜入了阵法深处,追击不及。

    “烦人的苍蝇真多!”

    强行按住施展第二次瞬移追杀过去的念头,唐利川手中苍羽古剑挥洒如轮,银色剑光舞动得密不透风,那些藤蔓陷入剑光内,瞬息之内便被斩成数段,无法奈何唐利川分毫。

    只是阵法之中的藤蔓源源不绝,唐利川守势虽然坚如磐石,却也不是长久之计,只守不攻的话将会淹没于无穷无尽的植物海洋里。

    “阵法不破只会越加不利,先解决布阵之人。”

    心思一动,融合了神秘水滴力量的感知力穿透密林席卷而出,其他人在密林里根本探查不到任何情报,只能看到一层又一层的树木杂草,周遭的一切好像一模一样,根本分辨不清东西南北。

    这就是大周天龙木遁阵的另一神通,以精纯的木属性灵气干扰他人感知窥探,陷入无边无际的树海,感知的能力又完全失效,最终只有被困死在阵法里。

    唐利川却与其他人不同,几乎不受木属性灵气制造的幻觉影响,一来他本身体的气息属性本来就是木属性占据了九成之多,龙木遁阵里的木属性的灵气干扰属于天然幻术一种,可以干扰其他属性的能力,却无法对同属性生效。

    二来唐利川的感知力吸收了一点神秘水滴的力量,感知力的强度已经远远超越玄武境的境界,角突族的人不知道这一点,还当唐利川是玄武境的水准施术,龙木遁阵的特效威力只能让玄武境的人棘手,根本奈何不了超越此境的唐利川。

    阵法威力强弱,一看布阵之阵的实力,二是布阵所用的辅助道具,传闻中的龙木遁阵确实有困死天武境强者的能力,但是那种强度需要消耗的材料足以让角突族的人肉痛到极点,以苍狼部一部的实力,恐怕积攒百年才能施展一次。

    毕竟这一界天武境的人几乎算是武道界顶点的人物了,只消耗存储百年的资源便能斩杀一人,不需要付出人命为代价,已经算大赚特赚了。

    苍狼部的人不知道唐利川的真实实力,又未必能狠下心付出庞大的代价,这就让唐利川有了破阵的机会。

    感知力一凝,距离他最近的一名布阵者便落入了他的感知之中。

    “就是你了!”

    这种大阵布阵的人肯定不只一个,但是要破阵,灭掉一个人就足够了,以大周天龙木遁阵的强度而言,少了一个术师的支持,其他人就算以死为代价,也绝对无法继续撑持阵法太久。

    既要面对无边无际的数枝藤蔓攻击,又要灭杀布阵的人,看上去难度极大,然而唐利川却是冷冷一笑,腾出左手对着乾坤袋一吸,一弓三箭顿时从乾坤袋里飞了出来。

    右手舞剑格挡藤蔓,身体朝后微微一仰,右腿高抬蹬住弓身作为支撑点将弓身稳稳固定,左手拉满弓弦,调整三支箭矢方位。

    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直到弓弦响起三箭射出,这之间也仅仅不过一个呼吸。

    在激烈的交手中开弓射箭,这就是唐利川在秘境苦练箭招的成果。

    三箭穿透层层树海,从枝条藤蔓的缝隙里直扑布阵者。

    就听一声惨叫传来,树海深处黑烟弥漫,火光冲天,一团火焰龙卷形成天柱,将天空变成了燃烧的火炉。

    “那个方向……”

    如此异状自然不是唐利川三枝龙鳞破甲箭造成的,方向也与他箭招攻向的方位不同,距离营地好像有一段距离。

    “神罚!是天神发怒了!你们……你们这些混蛋一定强行破坏禁地入口,要遭报应的!”

    七巫族的几名祭司看向火柱出现的方向,神色激动的跪地叩拜,同时朝藏于树海里的角突族人咒骂起来,显然已经猜到火神发怒的原因是什么。

    唐利川感知力急忙扫去,神色忽然变化了几分,低声道:“天神发怒?呵,分明是一股凶暴无比的猛兽气息,也不知道这群家伙千百年来供奉的是什么怪物!不过,它的气息……好像是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