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七百九十六章 偷袭
    唐利川今天一反常态,平常的他没多少可能做出这种拿人性命戏耍的举动,就算有,也只是用在自己仇家的身上,对于其他与自己无关的人,即便是穷凶极恶之辈,只要没有招惹到他,他都是选择无视。

    聚集此地的六派中人,先是以强硬姿态威逼七巫族的人,后又为了开启禁地,不顾需要人命献祭的残忍举动逼迫七巫族祭司行动,从常人角度来看,自然是罪该万死。

    只不过唐利川心中十分清楚,他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武道界里最正常不过的事,成王败寇,从来没有什么对错之分。

    以他的心性,当然不可能是为了替那几千人报仇才如此对待这些人。

    他手段强硬,只不过是为了让事情进行得顺利一些,他现在还不能确定七巫族禁地里有没有他要的顶级火系材料,没有时间跟这些家伙耍什么阴谋诡计。

    把他们全部宰了,对唐利川来说并不困难,只不过他不想这么做。

    能跟天武境的人过招,甚至还能反杀天武境的他,对于欺负跟他同级的人实在觉得很没意思,而且他本身也不是残暴好杀的一类人,既然知道这些人所做的一切都是遵照武道界的至高铁则,也就没有必要非杀了他们替那些实力与智谋皆属于垃圾的弱者报仇。

    真要说起价值,这些能心藏算计,又掌握一宗势力的家伙们,难道不比那些中计而死的蠢材更加有用?

    面对唐利川的威逼,已经出局的镜天宗自然不算,其他五派的主事心中盘算不定,他们费心费力开启禁地,当然不想拱手让人,但看双方实力差距,他们根本无法看穿唐利川的底细,即便现在动手,胜负如何也未可知,倒不如先答应唐利川的要求,等待合适的时机出手。

    虽说唐利川的威胁让人感到胆寒,不过这些能成为一宗之主的人,内心都十分明白,只要让他变成死人,那么不管他说过何种让人恐惧的话语都将成为废话。

    要么选择臣服任人宰割,要么一击得手,那么自己的性命能够保住,还能瓜分禁地之宝。

    “我愿意听从唐少侠号令。”

    “我也愿意!”

    不多时,在一宗率先打破沉默之后,其他人也纷纷效仿,不论心中如何想法,至少嘴上已经认怂了。

    唐利川看到此幕,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淡淡转身朝那位拜火祭司问道:“何时可以开启禁地?”

    那名祭司立即答道:“命火已经收集完成,现在就可以开启,不过少侠若是不急的话,可在本族略作歇息……”

    “不用了,马上开启禁地,带路。”

    唐利川完全不想耽搁任何时间,要是发现禁地里没有他要的东西,那么他会立即离开,至于七巫族和六派之间的瓜葛,他没有任何兴趣参加。

    拜火祭司邀请他歇息数日的用意,他岂能不知?

    无非是想借此机会拉拢亲近他,想以他为盾,化解七巫族眼前的困境。

    然而他们的想法不能说不对,只是他们不了解唐利川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性格,如果他觉得没有出手的价值,那么就算弱势的一方处境再怎么凄惨,他也不会插手去管的。

    说着,唐利川走向拜火祭司,眼看就要走出大帐。

    这时候,在他背对方向的五宗之人,其中两个主事互相对视一眼,从对方眼中看出行动的信号。

    砰!砰!两声巨响同时从唐利川身上传来。

    两宗主事联手偷袭,一个手持混金流星锤狠狠砸在唐利川天灵盖上,另一人双手握住开山钺横扫唐利川背脊,双方同时命中,在唐利川身上轰个正着!

    “唐少侠!”

    走在前方的拜火祭司听到响声,回头一看,入眼所见已经是唐利川中招的模样,天灵与背脊遭受重创,不死也得重伤。

    唯一能帮助七巫族的人受到如此打击,拜火祭司下意识的一捏手掌,一只巴掌大小的鬼凤凰便要从他掌心飞出。

    “异族贱狗!你敢动手,我便斩你百名族人四肢,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哼,狗奴才,不知好歹居然找来这么个小疯子闹事,以为他能救你们吗?钟兄,如此不听话的奴才,合该教训!”

    出手的两人一个是一开始就想对唐利川动手的钟姓男子,还有一人是个新面孔,不过看他的行为,脾气同样火暴,缺少冷静思考的能力。

    钟姓男子眼神一扫,盯住了刚刚化解剧毒的七巫族族长,冷笑道:“来人,把来老狗双腿砸烂!谁还敢有异心,老子就把你们这群异族狗的脑袋一个个砸成肉饼!”

    “是!”

    钟姓男子的手下大声应诺,然而还未动手去抓七巫族族长,他们便双腿颤抖起来,竟然一个挪动脚步都没有。

    “宗主大人,他、你看他……”

    其中一名手下手指发抖的朝唐利川指了指,牙关咔咔作响的打着颤,连话都说不清楚。

    他居然发现被两宗宗主同时击中要害的唐利川,居然还能转动眼珠朝他们的方向看过来,那眼神里散发的寒光,根本不像快死的人那种双眼无神的模样。

    “你!怎么可能!”

    两宗宗主闻言就知有变,他们双双发现自己的兵器确实打在唐利川身上,但好像并未出现鲜血飞溅的场面。

    通常被他们两人的重型兵器击中的人,少有能够保存全尸的人,而眼前这小子非但一滴血都没有留下,甚至还能像个正常人似的站立不动,太奇怪了!

    一声轻哼从唐利川鼻孔里传出来,就听他淡淡一笑:“移形换影?原来你们几个也不是没有本事的废材嘛,玄武境里会施展瞬移的人不多,本来你们两人应该大有前途,只是……”

    听得唐利川还能正常说话,连声音都没有一丝变化,就跟刚才一样冷漠,两宗宗主哪还不知道自己的攻击没有伤到唐利川皮毛。

    钟姓男子想都不想的抽身便退,而那柄手持开山钺的汉子却杀性极重,非但不退,更是双手握住兵刃舞动无数残影,凝聚全身玄力朝着唐利川右肩狠狠一斩。

    嘭!

    地面尘土飞溅,爆开一个巨大的陷坑,那人一招重斩劈开身前的唐利川,沉重的兵刃更是顺势轰入地面,震得整个大帐几乎崩塌。

    “不好,是残影!”

    那人一招斩落,宛如斩在空气里,当场就知道这一招连对方的衣角都没碰到,正要收回兵刃再战,却忽然发现身边的事物在朝后移动,而远处一个背影让他觉得有些眼熟,那是一个无头的人双手握着开山钺一动不动,巨大的斧刃还陷在地面,不曾拔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