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七百九十一章 贪财
    眼前的鬼凤凰虽然算是难得一见的邪物,只是距离顶尖火系宝物还差了很大一段距离。

    从背后黑手还需要吸收人类命火来强化鬼凤凰就能看出一二,这只鬼凤凰根本没有进化完全,不是唐利川要找的顶级火属性宝物。

    “既是南方,幕后之人又在培养火系鬼物,说不定从他身上下手能得到一些有用的情报。”

    看着小城上方那副引人入局的假象,唐利川知道幕后之人接下来还要进行同样的阴谋,静等下去总能见到幕后之人的真面目。

    正思索着,城中肆虐的鬼凤凰忽然汇集一处,无数只较小的鬼凤凰合成一个巨大的幻影,紧接着幻影一散,露出一个面色阴鹜的老者身影。

    “阁下已在暗处观看甚久,可敢入城一会?”

    那老者一出现就朝唐利川的方向高呼起来,似乎已经察觉唐利川的存在。

    唐利川神色一愣,看那老头的方位分明是指向自己,不像是诈语的意思,可是他已经用污浊秽土让自己的气息变得微弱,辅以烟月化影的变化之术,他自认为做得天衣无缝,怎么可能被人察觉?

    只是他没有察觉周遭有其他人潜伏,那老者所指的人是他的可能性极大。

    沉默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唐利川就看那老头到底是不是真的发现他了,还是此人老奸巨猾,加上巧合才指向了他的位置。

    “阁下身负玄武境高深实力,想来也是武道界的前辈高人,怎的藏头露尾,不敢现身一见!”

    那老头见唐利川没有动静,话里加上了一些激怒的语气,可听他的话意,他只发现了唐利川的存在,但却无法识破唐利川的伪装。

    否则以唐利川年轻的相貌被对方看见,这老头还会称呼唐利川“前辈高人”。

    有此发现,唐利川对自己的隐匿术又多了一层了解,思量片刻,他缓缓散去烟月化影的伪装,露出真面目。

    决定这么做是因为他发现自己没有理由跟对方为敌,武道界的修炼方法千奇百怪,取人性命纳为己用乃是最常见的手法,就跟人类猎杀妖兽没有多大差别。

    老家伙手段虽说阴险毒辣了点,可是唐利川跟那些误中陷阱的人非亲非故,又不是那种自诩嫉恶如仇的英雄豪杰,当然不会主动与这老头为敌。

    当城中的老头看到唐利川的真面目,眼中一丝惊疑虽然来得快、去得快,但还是被唐利川锐利的眼神捕捉到了。

    只是这老家伙并没有因为唐利川的年纪而小看他,反而哈哈一笑,拱手道:“麒麟帝国果真人杰地灵,小兄弟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实力,当真英雄出少年!老朽七巫族拜火祭司,祢焱,有礼了!”

    那老头实力不过玄武境三重,见到唐利川玄武境五重的实力,客气的行了一礼,看他模样与麒麟帝国的人族有些差异,无论装束还是瞳孔的颜色都有明显的区别。

    “七巫族,那不是在附近几个大国征战中被战火波及得濒临灭绝的小族?”

    唐利川听得对方自报家门,倒是想起自己看过的书籍里提到过那么几段文字,随后看着这老头,挑眉道:“先生的族群都快被灭了,还敢诱杀麒麟帝国之人,难道不怕惹祸上身?”

    敢说出这种话,唐利川自然有他的道理,要知道,单以普通人的世界观来说,麒麟帝国的国力在周遭一大片范围算是数一数二的强大,要剿灭一个已经快要灭亡的小族,完全不会吹灰之力。

    拜火祭司眼神里闪过一丝畏惧之色,看起来也不是不怕麒麟帝国的报复。

    思虑片刻,他目光投向唐利川,沉声道:“小哥一直不肯入城,显然早已看破此局,然而小哥却不曾出手阻止,老朽可不可以认为……我们之间是友非敌?”

    见老头出言试探,唐利川哈哈一笑,摆手道:“老先生此话言之过早,是友是敌现在还不能下定论,不过,我们或许有合作的空间。”

    “合作?怎么合作!”

    唐利川没有立即表明立场,可也没有立即对他这个幕后黑手发动攻击,拜火祭司虽然依旧戒备,只是敌意已经减弱了几分。

    然而,唐利川话锋一转,没有谈及合作,反而轻笑着询问起来:“在此之前,我有一事还请老先生解惑。”

    不等对方回答,唐利川便自言自语一般说道:“既然阁下是七巫族的人,想在麒麟帝国行事就不可能太过顺手,但看阁下此番设局,竟然出奇的顺利,我想着其中应该有些门道才对。”

    那老头张了张嘴正待说话,唐利川却根本没有停止,继续道:“来者只有元武境的小辈,没有任何一个武道高手出现,之前本人还有些疑惑,现在细细一想,本人似乎没有在这些小辈里看到任何一个大派的门徒啊……”

    “小哥是来问罪的?”

    唐利川表情轻松随意说出的话,竟让那老头神色大变,脸色铁青的沉声道:“小哥是圣武院的人?还是凌锋阁的人?”

    本来是心中的猜测,随口说上一说,没想到还真的诈出一些消息。

    他就觉得奇怪,白沙镇附近的武道门派为什么对神鸟现世毫无反应,想必他们早就跟七巫族的人有所关联,故而才不闻不问。

    哈哈一阵大笑,笑得拜火祭司摸不着头脑,唐利川这才将笑容一敛,耸肩道:“都不是,我路过的,只不过现在想从老先生那里讨点东西。”

    只说讨要东西,却不提任何付出,因为唐利川根本不需要付出任何报酬,如果他将七巫族诱杀麒麟帝国武者的消息往帝国内一传,这个小族恐怕就要永远从世上除名了。

    这么大的把柄在手里抓着,他还需要付出什么呢?

    说不定这消息一传出去,白沙镇附近的宗门格局又是一场大洗牌,那些最喜欢打着替天行道旗号的名门正派,大概会第一时间带着人把白沙镇周遭的宗门杀个片甲不留,然后占了他们的宗门灵地据为己有。

    表情阴沉的老头当然能听出唐利川话外之意,不过他心里却为之一松。

    贪财就好,就怕唐利川不贪,既然敢做出设局杀人的勾当,他手里早就准备了堵人口舌的重礼。

    “小哥想要什么?只要老朽身上有的,绝对双手奉上!”

    要打的话,拜火祭司境界比唐利川低了两重,唐利川不入阵法,他根本拿唐利川没辙,一旦出阵,他说不定还得被唐利川给宰了,拖延时间又对他不利,这里距离麒麟帝国的边界也就数个时辰的时间,根本耽搁不得,除了妥协之外,他没有任何办法可想。

    早就料到对方的反应,唐利川想都不想的说出自己的要求:“老先生别紧张,我这人不贪心,老先生给其他宗门什么许诺,也给小子备上一份一模一样的也就是了。”

    本以为对方会立即答应,但那老头的却做出为难的神色,无奈道:“小哥要的是这个?可是,名额已经满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