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七百九十五章 凌弱
    空气静默了数秒钟,唐利川忽然将扼住对方的手掌一抽,镜天宗宗主立即囫囵落地。

    然而,落地一瞬间,他却是用四肢撑地,面色呆滞的张大着嘴巴,那条发白的舌头不断的朝外伸着,嘴里还发出“哈赤哈赤”的喘息声。

    看他的模样,分明像条狗!

    “宗主!你没事吧?宗主?”

    镜天宗的人看到自家宗主变成这番模样,急忙冲上来观看,却见镜天宗宗主“汪汪”叫了两声,当真跟一条狗似的钻进桌子下面躲过前来观察的手下们,一溜烟的从大帐门口冲了出去,就连逃跑的动作也跟野狗一般无二。

    前一刻还是主宰七巫族众人生死的大宗主,下一刻就好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完全变得跟畜生一样,这种手段让在场之人更是畏惧不安。

    “迷乱术的威力已经强大到这种地步了吗?继承部分神秘水滴的感知力,强度果然与之前天差地远!”

    唐利川看到这一幕并不意外,喃喃自语中,表明自己对镜天宗宗主施展的竟然是早前从文院长那里得到的殷族念动力口诀里的小法术“迷乱术”。

    这套幻术依仗的是施术者自身的感知力,唐利川曾经得到此术,虽有神秘水滴却无法融入幻术中,故而只能欺负一下感知力比他还弱的杂鱼,实在不堪大用。

    如今神秘水滴的部分力量被他获取,感知力已经远胜大部分天武境的人,镜天宗宗主又不是精于修炼感知力的家伙,被唐利川用迷乱术迷惑,根本没有反抗的力量,瞬间就被唐利川扰乱篡改了脑海中的记忆。

    唐利川要让他忘记自己作为人的身份,从今以后只能以狗的姿态活下去!

    然而,迷乱术威力变强虽是好事,只不过唐利川对这样的惩罚还是有些不太满意:“让他变成狗,从此作为畜生活着,的确会让曾经高高在上的武修者生不如死,只是我的实力还不够强,仅仅只能将他的记忆篡改成狗,而不能让他保留一点自我意识,让他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现在是狗非人,如此只不过是用人的驱壳装进的狗的灵魂,凭空少了许多乐趣。”

    听得唐利川的自言自语,其他人只觉得心头发凉,不知道这心理变态的年轻人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对镜天宗的人出手。

    收拾了镜天宗的人后,唐利川再无动作,只是脸上露出一副陶醉和惋惜的模样,沉浸在自己的杰作了,那副神经病一样的表情,只让其他人坐立难安,待在这里多过一秒都会承受难以想象的精神压力。

    终于,一人实在忍受不了沉重的压力,朝着唐利川遥遥一指,大吼道:“你这疯子!到底是来做什么的!有话就直说吧,休要装神弄鬼!”

    “哦?诸位难道还看不明白?”

    唐利川仿佛等着他们发问一样,目光微微一动,看向那人,冷笑道:“诸位为了一己私利能害死麒麟帝国数千人命,我还当诸位深明武道界‘弱肉强食’的道理,怎么此事落到诸位身上,诸位反倒满腹疑惑,想不通了?我现在……不正是在遵守武道界的至高铁则,恃强凌弱,欺压诸位?”

    “阁下是为了问罪而来?”

    其他五派的人心头一凝,知道纸包不住火,威胁七巫族,让他们杀人收取命火开启禁地的秘密终究还是曝光了。

    如果不是为了问罪,那么这年轻人为何一进来就以残忍的手法收拾了镜天宗宗主?

    哈哈一笑,唐利川面色古怪的问道:“问罪而来?有意思,诸位难道认为自己有罪?”

    那些人吃不准唐利川心里在想什么,沉默这无人作答,反倒是唐利川自己摇头解释起来:“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本来就是武道界的不变准则,诸位不过顺应规则行事,何罪之有?这不仅仅是麒麟帝国的铁则,就算放到帝国之外,异族林立的大世界里,依然信奉实力至上的铁律,就好像我曾经亲眼见证人族的世界被鬼族以绝对的武力占领……”

    想到玄龙宗那些活在鬼族阴影下绝望的人类,唐利川面色一沉,摇头道:“说得多了些,不过道理就是这样,武道界从来都是强者主宰,弱者只能被动承受,陨落在多罗城的数千条人命在诸位面前算是弱者,而诸位在我面前,何尝不是随手就能捏死的玩偶!”

    “哼!阁下实力不俗,但想以一敌众,怕是有些狂妄了吧!”

    在场的都是一宗之主,怎能容忍唐利川在他们面前口出狂言,不少人眼里已经把他当成了一个目中无人之辈,不

    论这小子是什么来历,都要让他永远从世界上消失。

    “呵呵,诸位想动手了?在下说得果然不差吧,武道界向来是以武为胜,道理什么的都是狗屁……也罢,诸位要是认为本人没有凌驾尔等的实力,大可动手一试,只不过,这一次本人不想再给任何机会,动手,就等于选择死路!”

    唐利川漫不经心的笑了起来,依次看向那些满脸戒备的人,笑着警告道:“现在对我动手,我保证只针对在场的人,但要是等进了禁地再生异心,我会灭了他的宗门传承,再将其宗族屠灭殆尽,一个不留!”

    “你这疯子!看招……”

    “钟兄且慢!这位小兄弟刚才的话意,好像没有独吞禁地之宝的意思,你只针对镜天宗,而不是冲我们来的?”

    在场的人有的听完唐利川的威胁当场暴怒就要动手,但也有些人心思缜密,立即听出了唐利川话里的其他意思。

    唐利川瞟了那人一眼,随意说道:“针对镜天宗?就是刚才被我轻易秒败的废物?他配吗?我说过了,武道界的铁则便是弱肉强食,本人针对的是在场全部弱者!我想杀谁便杀谁,想留谁一条狗命,也就留了。如果不服气,那就动手出招!我不介意再上演一场欺负弱者的戏码。”

    “太狂妄了!段兄何必拦我,我等皆是一宗之主,还被一个疯癫小子吓住不成?”

    而面色冷静的那人虽然心头同样气怒,却没有立即发作,只用眼神示意钟姓男子不要冲动,先静观其变。

    看着那些家伙又没了反应,似乎在盘算利弊得失,唐利川也不逼问,而是脚步一转,朝着角落里那名脸色发白的七巫族族长走去。

    “少侠,你想做什么!求你网开一面,别对族长大人出手!”

    拜火、遥星两位祭司见状,焦急的询问起来,不过他们知道,以唐利川刚才表现的身手,他们就算出手阻拦也不会有任何效果,反而会将他激怒。

    唐利川不答,只是来到族长面前,低声道:“伸出手来!”

    那位族长脸色发白,显然中毒已深,再也没有能力保护任何一个人,能做的只有不触怒任何一个外来人,如此才能保护七巫族其余族民。

    闻言他只有有气无力的抬起手腕,任由唐利川随意施为了。

    “这就是镜天宗代代秘传的剧毒?去他娘的不解之毒,我还当是何种棘手的毒物,真不知道这种垃圾毒药有什么好传承的。”

    手指一搭脉搏,唐利川只是一声冷笑,随后从乾坤袋里取出一颗丹药丢给七巫族族长,沉声吩咐道:“吃下去!”

    拜火祭司两人看唐利川的举动似乎想要救人,如果要害族长,那么根本不需要再用什么毒药了,因为他们族长所中的剧毒已经会要了他的命。

    那位族长看了看唐利川,没有任何犹豫的将丹药仰头吞落肚中。

    不消片刻,他雪白的脸色逐渐红润起来,随着一口黑血吐出,体内的剧毒竟然被清除了干净!

    “多谢少侠赐药!”

    那族长恢复了生机,连声音都有了几分底气,七巫族的祭司见状,不禁对视一笑。

    这一幕落在五派之人的眼中,各自内心又是一番惊涛骇浪:“怎有可能?镜天宗的‘绝魂散’乃是不解之毒,他居然一颗药丸就解掉了……急速的身法、超强的感知力、精妙的解毒术,他身上究竟还有多少手段没有使出来!”

    唐利川手中有邪藤老人、绿云毒叟两大专研毒物的老怪遗产,他自己不研究毒物,可是这两个老家伙一生的心血经验都被他收入囊中,只是看了看症状,至少在两者遗物里找到了五种解毒的办法。

    镜天宗的传承剧毒在毒道联盟的面前,连个屁都不是,如何能让他束手无策?

    即便两个老家伙的心得记录没有办法可解,唐利川还能直接把对方的剧毒转嫁到自己身上,以神秘水滴残存的恢复神通,解毒也要不了半盏茶的功夫。

    他向来言出必行,说了要给七巫族救出完好无损的族长,他就一定会做到。

    对镜天宗宗主手下无情,自然是他早就胸有成竹,不需要那矮子的解药也能将七巫族族长治好。

    拍了拍手,唐利川回头重新看向五派之人,正色道:“最后问你们一次,选择跟本人一战,还是臣服本人脚下,乖乖听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