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七百九十四章 要挟
    那名镜天宗的主事闻言一阵狂笑,旋即拍案而起,怒目瞪着唐利川大喝道:“小子,你找死!”

    唐利川如此目中无人的前来闹事,其他几派的面子也无光,虽然他点名找镜天宗的晦气,其他几派的人却也蠢蠢欲动。

    发觉此点,唐利川不惊不惧,既然敢来,他早就做好了单挑全部的准备。

    右足一沉,朝前一踏,一股狂暴气压从他身上猛然释放而出,唐利川还未出手,只是冷声喝道:“妄动者死!”

    突然出现的玄武境五重气息将在场所有人都震慑得无法动弹,他们这时候才发现,从进门开始他们就感觉不到这小子的气息,直到他本人亲自释放,他们才发现这小家伙居然具有跟他们任何一人并驾齐驱的力量!

    这些宗门的人虽然力压七巫族的人,只不过在感应反面却远远不如七巫族的人凌厉,居然看不穿唐利川的实力。

    “好小子,拥有这等实力,你绝对不是无名之辈!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镜天宗的矮子主事就是镜天宗的宗主脸色突然大变,他隐约发现唐利川的境界虽然跟他一模一样,但是气息的强度却比他强上一筹。

    聚集在此地的基本上不是六派的宗主,就是地位崇高的大长老,实力算是六派之中数一数二的存在,只是他们的年龄跟唐利川差距极大,境界却几乎持平,即便他们不想承认,但也知道唐利川应该是某个强大宗门特别培养的人物,否则小小年纪绝不可能有这等实力。

    然而面对质问,唐利川并没有大发慈悲的好心解释,反而气势一震,沉声道:“三息之内做出选择,否则,本人将帮你选择——死路!”

    镜天宗放在整个麒麟帝国或许不算一流宗门,但在帝国边陲,偏僻的白沙镇附近也算顶尖的门派,很多年无人敢对镜天宗如此无礼,更是无人敢对他赵天权大呼小叫。

    这原本就因身材矮小而十分自备的赵宗主,行事作风一向狠辣,就是要让其他人不敢对他露出半点不敬之意。

    他的实力在现场众人里只属中等,但论心狠手辣,在场无人是他对手。

    唐利川点名挑衅,他心中杀意早已凝聚,现在又被唐利川不给面子的大众无视,赵天权杀意已决,冷喝一声动手,身边四名玄武境一重的贴身心腹同时取出“金、银、铜、铁”四面镜子,镜中光芒一闪便朝唐利川打去。

    四色光柱快绝无伦,众人只见光华一闪,唐利川的身体便被光柱洞穿,光芒穿透身体打向门外,竟如火焰似的将碰触之物完全溶解。

    “哼,本座还以为有多大本事,想不到连本座麾下四镜护法一招都接不下来,简直废物!”

    不用自己出手就解决了玄武境五重之人,虽说只是个毛头小子,但自己手下就能轻易斩杀玄武境五重的人,他已经赚足了面子。

    但,在场众人除了镜天宗的人神情傲然之外,其他人皆是眼露惊惧之色,因为他们看到那个年轻人此时正面无表情的背靠背站在赵天权的身后。

    刚才被光柱杀死的并不是少年的本体,而是一道残影!

    “这种身法……好恐怖!身在局外竟也没有第一时间看穿,若是入局,本座恐怕也跟赵天权一样被人戏耍在鼓掌之间!帝国偏僻之地,何时出了如此年龄的强者?”

    其他几宗的人噤若寒蝉,内心只剩狂跳,几乎大半的人认为自己处于赵天权的位置,都无法应对唐利川急速的身法。

    “看来,你自己已经选了死路,倒是不用本人费心了。”

    淡淡的话语从身后传来,赵天权心头瞬间凉了半截,此人闪过了他的杀招不说,甚至还瞒过了他的耳目,让他陷入了斩杀对手的愉悦之中。

    这已经不是丢人现眼那么简单了,而是随时会丢掉性命的战斗,这个年轻人,太危险了!

    “去死!”

    来不及多想,赵天权右手一晃,一面宝石明镜落入手中,身体随即旋转起来,将明镜当做利刃回身横扫,以攻为守。

    噗!

    一招轰出,身后竟然无人,手中轮盘般的明镜只是斩在空处,刚才传来话语的方向早已无人!

    咔!呃!

    一声钳制声伴随痛苦的低吼声同时传来,赵天权的咽喉已经被唐利川右手手腕锁住,轻轻一提,这名矮小的宗主双脚已然离地,仅仅是手腕略一用力,赵宗主的喉头立即传来快要被扭断的嘎吱声,一阵阵的窒息感几乎让他昏厥过去了。

    仅仅一个照面,与在座主事同级的人就被唐利川轻易制服,其他人不由得背脊发凉。

    “宗主!”

    “臭小子,放开宗主大人!”

    四名镜天宗的护法见状,只敢站在距离唐利川数步之外呵斥,根本不敢靠近。

    这不只是宗主在唐利川手中,而是他们内心有数,自己和唐利川的差距太大了,就算合攻而上也没有一点胜算。

    唐利川面对这些人好无力度的威胁,权当狗吠了,手中夹着已经开始翻白眼的镜天宗宗主,感受着对方有气无力的那玄力冲击着他的钳制,冷漠的低声道:“我给过你活路,可你选择死,那便死吧!”

    说着话,一团团火焰自他体内漂浮出来,好像一朵红莲绽放,将他们两人完全包住,只是唐利川自己丝毫无损,那名镜天宗宗主嘴里却传来杀猪般的叫声,浑身凝聚的玄力在火焰中越见微弱,看这情形不出片刻就要被唐利川活活烧死了。

    “少侠请手下留人!”

    镜天宗宗主即将死在唐利川手里的时候,带他前来的拜火祭司突然大声请求道:“本族族长被他种下剧毒,还请少侠先替族长讨来解药。”

    闻言,唐利川果然缓缓撤去火焰,单手握住赵天权的脖子,将他提到跟自己面对面的距离,面无表情的说道:“交出解药,可换你一条生路。”

    “哈哈哈!老子就是不交!有胆量就杀了我啊!”

    在鬼门关走了一来回的赵天权非但不把握机会,反而狂笑起来:“不怕告诉你,老子给那家伙种下的乃是镜天宗代代秘传的剧毒,天下间除了老子无人能解!想要解药?先跪下来给老子磕一千个响头,再看老子心情好是不好……”

    “呵,他死不死与我何干,我就随口问问,你们能威逼七巫族的人开启禁地,我难道不能?没有族长,还有族民嘛!我又给了你第二条活路,可是你不珍惜,啧啧,求死之心当真迫切啊!”

    唐利川不等对方猖狂的话说完,截住话头说出一番让在场众人都感到心头一凉的话,特别是七巫族的人,他们这时才发现唐利川心狠手辣一点也不输给六派之人,甚至是一条比他们还要恶毒的毒蛇!

    “不!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要死,我交解药,我要活命!”

    见唐利川说这话的时候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完全不像开玩笑,本以为有恃无恐的赵天权猛然回过神来,他拿七巫族的人来威胁唐利川做什么?他连唐利川跟七巫族是什么关系都不知道,怎么就敢拿自己的命去赌唐利川一定重视七巫族的族长呢?

    唐利川这时候却微微一笑,笑起来给人的危险感觉比不笑强烈一百倍,只听他淡淡道:“本人最佩服不怕死的人,阁下两次寻死,更是让本人刮目相看,我决定不杀你!”

    赵天权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愣了几秒,才露出狂喜的表情,配笑着问道:“少侠真的不杀我?多谢,多谢少侠!”

    “对啊,我不杀你。”

    唐利川依然保持那副让人看得毛骨悚然的笑意,轻声道:“只是会让你生不如死罢了!”

    说话间,他的眼神与赵天权的眼睛对视在一起,而被他扼住咽喉,惶恐挣扎的那人,一瞬间宛如痴呆一样,再也没了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