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六章 狠辣
    从前厅杀到后院,撞上之人无一是唐利川一合之敌,被选中参加夺城大会的人都是唐利川的手下败将,其他人哪里能跟他过招。

    一路杀来,他的感知力早已锁定人数最多的后花园,脚步也径直朝这边逼近。

    人未到,杀声喊声已经先行传了过来。

    此刻后花园中没有平津王的身影,只有他的贴身管家狐假虎威的坐在院中饮酒作乐,平津王夺城失败后已经连夜赶回自己领地,却把他的管家留在此地,故意给接管金鳞城的林越众人制造麻烦。

    将自己的心腹扎根在金鳞城的权贵中心,别的好处先不说,至少能先灭一灭林越的威风,让这只初生牛犊知道老前辈的厉害。

    他的管家也认为林越年少无知,翻不起什么大浪,王爷一走,他便将夺城失败的耻辱抛诸脑后,命令一众舞姬鼓乐在后院饮酒作乐,完全没有想过林越一方会有人强行闯宫。

    听得一名连滚带爬闯进来的杂役汇报之后,管家手中的酒杯咣当一声掉落在地,六神无主的四下张望,发现自己手中竟然没有一张可以用来抵挡唐利川强攻的筹码,不由得脸色大变。

    “开后门!咱们从后门走,此事必须禀告王爷!”

    管家心知大难临头,惊慌欲逃,然而唐利川的脚步却是来得快了一步,哗啦一声后花园紧闭的铁门被他一脚踹开,一副地狱恶鬼的目光直扫管事而来。

    “此地主事的是你?平津王呢?”

    擒贼擒王,唐利川对小喽喽不感兴趣,只是冷声开口喝问就已经将院中之人吓得肝胆欲裂。

    众人只见他浑身染血,就好像从地狱杀出来的恶鬼一样,谁也不敢跟他的目光对视。

    头皮发麻的迎着唐利川咄咄逼人的目光,那管事心中颤抖,强行鼓起勇气说道:“王爷昨夜已经离城而去了,我、我们正在收拾东西也准备离开呢,既然唐少侠催得急,我们马上就走!”

    那管事也是识时务的人,看到唐利川一身血迹就知道斩杀了不少人,他要是不识趣也得落个客死他乡的下场。

    想要保命就得服软,唐利川和林越两人得罪了平津王,自有王爷决断,还轮不到他冒死硬撑。

    心思飞快的转动,那管事马上就想出了脱身之策。

    然而唐利川面色毫无变化,只是沉声问道:“那你是此地最高管事?”

    心中“咯噔”一跳,那管事察觉唐利川杀意浓重,不是轻易可以糊弄过去的,盘算双方实力之后,他知道就算院中全部人加起来也没办法杀出血路,现在不宜与唐利川硬碰,只能使用缓兵之计拖延时间。

    “小人确实是暂代管事一职,不过王爷临走前吩咐我……”

    战战兢兢的想要说出拖延的话语,结果唐利川听了前半句就已经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后续的话还不等对方说完,他手中奔雷箭一闪而出,院中数十名杂役舞姬随后纷纷倒落血泊,只余那名管事宛如痴呆一样站在原地,手脚已是冰凉透骨。

    呆若木鸡的管事身体一个不稳,朝后退步的时候不小心挂在躺椅上,当场摔了个四脚朝天,狼狈的举动反而把他摔清醒了。

    “少侠,我也是听命行事的下人,懒着不走不是小人的主意啊!我全家老小几十口人全都在平津王的手中,我要是不听他的安排,我全家上下恐怕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少侠饶命啊……”

    那管事眼圈一红,趴在地上猛的磕头哭诉起来。

    见状,唐利川只是充耳不闻,冷冷吐出两个字:“快跑。”

    那管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眼泪婆娑的抬头朝唐利川看去,却见唐利川反手指着身后的大门,再次重复道:“我让你跑!”

    “是!是!是!多谢少侠不杀之恩,多谢!”

    心中暗道侥幸,这种求饶的说辞就连白痴都骗不到,没想到居然能骗到一个冷血杀手,他嘴上称谢,心中其实已经想着如何回报王爷,揪住此事狠狠的给唐利川他们制造麻烦。

    一溜烟的冲出了后花园朝大门跑去,一路上的景象让他吃惊不已,前厅的仆人竟然一个活口没留下,全被一招斩杀。

    “好狠的小子,年纪不大,下手居然这么残忍。”

    脚步略一停顿,背后那股恶寒的感觉立即浮现出来,他用眼角余光看去,发现唐利川就站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竟然跟着他一起出来了。

    害怕唐利川出尔反尔,此人不敢久留,甩开步子埋头冲出了大门。

    推门撞了出来,呼吸着大街上的新鲜空气,只觉得自己在阎罗殿前走了一遭,然而刚停下逃命的脚步,那股催命死神的寒意再次从他背后传来,唐利川的身影同一时间出现在了府门之外。

    心中隐隐觉得不妙,那管事不再迟疑,掉头就跑,速度比起刚才又快了几分,转眼就消失在了街角尽头。

    唐利川站在府邸门口,一摊手,一团炙热的火焰就出现在了手中,接着他看都不看的朝身后的府邸一丢,熊熊火焰立即吞噬了整个院落。

    其他人杀人放火是为了毁尸灭迹,唐利川则是招摇过市,提醒所有赖在贵族区域不走的人知道,他唐利川杀了平津王的手下,谁要是还不想走,这就是前车之鉴。

    当然,只是这样还不足以让他立威,那些皇亲国戚什么场面没见过,只杀几十号杂役算什么,不过是上不得台面的小把戏而已,完全起不到杀一儆百的效果。

    回头看着平津王管家逃走的方向,唐利川身影幻化如风,瞬间消失在了燃烧的府邸门口。

    “啊!少侠,你到底放不放我走啊,要杀就杀,要放就放,你给我个痛快!”

    察觉唐利川再次出现在身后,那名管事的心情从一开始嘲笑唐利川愚蠢,已经转变成无助的绝望了,唐利川阴魂不散的跟在他身后,让他的情绪都要崩溃了。

    他跑得快,唐利川跟得快,他脚步放慢,唐利川也跟着慢下来,就保持着一个让他提心吊胆的距离,好像故意玩耍他一样。

    站在一个不远不近的位置,唐利川面无表情的盯着此人,冷冷的吐出三个字:“接着跑!”

    作者枇杷说: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