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二章 弃权
    修炼出雷霆气焰的陆博原本有望击败唐利川,只是他个人太注重名利,文院长那番话让他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为了成为第一,他原本冷静的情绪全都化成了泡影。

    招式强度他可以做到不逊色唐利川,但是在失衡的心态影响下,本来就不是头脑出众的他立即选择了错误的手段。

    明知唐利川实力不弱,居然不动任何头脑直接冲过来与他对战,而且在战斗的时候更是舍弃自己雷霆气焰原本的优势,想要以力量和速度迅速击败唐利川。

    对唐利川实力判断不足,最终落得失败的下场,陆博此人也是败在自负之上。

    神武灵枪抵住对方咽喉,唐利川冷声道:“你实力不弱,但是太过自大自负就是你的弱点!我不想跟你多说废话,只问你一句,是降?是死!”

    转眼由胜转败,陆博心中满是不服气,他根本不觉得是唐利川的实力胜了他,他只是不甘心的咆哮道:“你凭什么看不起我!论实力,是我完全压制力你!最后一轮神鸢弹分明就是冲着我来的,有人暗中帮你,你才能逃出死劫,不过是运气好罢了!成王败寇,要杀便杀,要我投降认输是不可能的!”

    “你实力压制我?不管你信还是不信,我至少有一大半的底牌没有用出来,所以你要是坚持不认输,我要杀你也能杀得心安理得!”

    枪尖顶住对方喉头,唐利川自己的底牌他自己很清楚,来自血煞门的鬼道秘术还没有施展,他与陆博的差距已经十分清楚了,陆博看不清他们之间的差距,执意认为是他运气好,这也没有办法,为了取胜,他也只好选择痛下杀手了。

    “最后给你一个机会,投降还是死?”

    看着陆博色厉内荏的表情,以及对方额头沁出的冷汗,他知道陆博嘴上说得慷慨激昂,可内心深处依然对死亡十分畏惧,看在此人出身圣武院的份上,唐利川最后给他一个保命的机会。

    见唐利川神色严肃,陆博也知道自己的回答将关系到他的命运如何,刚才还立即脱口而出的答案,此刻居然变得犹豫起来,喉头几番滚动,愣是没有说出“要杀便杀”这种视死如归的话来。

    “停手吧,我帮他回答,这局是你赢了。”

    此时,一阵清风飘落,李少甫的身影缓缓降落到唐利川身后,不过二人保持着一个相对较远的距离,他知道唐利川现在处于十分警惕的状态,离得太近将会造成误会。

    “小王爷!我……你别管我,击败他,金鳞城就是王爷的囊中之物了!”

    看到自己的主上亲自出面替他说情,陆博的脸面一阵火辣,他是很要面子的人,可是以前积累的名气与声望全在今天毁了个干净,要是因为自己让主上失去了争夺金鳞城的资格,就算他活着回去,日后也没有办法抬头做人。

    “算了,胜败乃兵家常事,没有必要因为一时的失败就寻死。”

    李少甫叹息一声,对陆博说完这话之后,又看向唐利川,正色道:“你放了他,我与他两人一起退出这场比试,相信你也知道圣武院的人时刻关注着我们,说出这话就具备约束力,没有办法反悔。”

    “小王爷,不可!”

    陆博听得此话,情绪立即变得激动起来,挣扎着身体就要爬起来,可是被唐利川随意一脚就踹翻在地了。

    即便如此,他的嘴里依然喊着不能弃权的话。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要是克制了目空一切的态度,哪会落得今天的失败?在比试开始之前,我可是对你寄予了极大的希望,甚至没有看好唐兄能够胜出,可你,实在让我失望!回去之后好好反省,现在由我做主,知道吗?”

    李少甫一番训斥说得陆博愧疚无比,他知道宁王虽然也是一方大城的城主,却依然无法与金鳞城相比。

    小王爷为他放弃金鳞城的争夺,这份情他当牛做马也难以偿还啊。

    “你我之间好像还有恩怨未了吧?你不是说夺城大会再与我分个胜负,这么轻易就放弃了?”

    唐利川的枪尖依然抵住陆博的喉咙,对于李少甫的说辞他心中并不相信,即便对方是权倾一方的小王爷,却也不可能说到放弃资格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其他皇亲国戚不惜让手下人以命换命也要胜出,而他却能为一名手下自愿放弃?

    如果是看中陆博的武道前途,确实有几分道理,不过将陆博一人前程与近在眼前的金鳞城相比,宁王花费了无数心血财力不就是为了今天吗?

    这么一比,就显得李少甫的做法太不符合常理了。

    “其实有句话说出来你也可能不信,金鳞城是否收入囊中对我来说根本不重要,我父王掌控的天星城虽说规模不如金鳞城庞大,却也不是没有继续提升的空间,别看帝国上下排列了‘十大城市’,不久之后就算天星城不上榜,繁华程度也不会输给十大城市,我为什么要为此拼死拼活?”

    轻松无比的耸了耸肩,李少甫看上去也不是个正经小王爷,而且颇有败家的特质,他父王千般算计想要夺取的金鳞城,他几句话就放弃了。

    “至于我参赛的目的,相信你也知道了,我就是为了跟你过招而来的,你刚才说你还有近半的底牌没有施展出来。”

    脸上满是扫兴的摇着头,李少甫缓缓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看了你们两人的战斗,我相信你的说法。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能施展全力,但这不重要了,没有办法使用全力的对手,没有我出手的必要,你能胜过陆博,就已经证明了你的实力……你要是能取得此会的优胜,记得你还欠我一次战约,如何?”

    “可以。”

    听完对方的说辞,唐利川已经相信了大半,李少甫的实力对他来说还是未知数,加上陆博现在也不是全然没有战斗力,要是李少甫有心针对他,完全没有现身的必要,只需要远程偷袭制造出一丝破绽,陆博就可以脱离他的控制,到时候两人夹击之下,就算是他也未必能胜。

    李少甫主动提出退出,再加上他本身也没有想杀陆博的打算,不如就欠下李少甫一场战约,换取减少一个劲敌的机会。

    这场比试唐利川跟陆博一样必须取得优胜,他们实力都属于有夺冠倾向的范畴,但是唐利川与陆博最大的不同,那就是他懂得审时度势,知道什么才是放在首要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