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七百八十四章 洗练
    感应石爆发出来的金色蘑菇云足足持续了小半日,无论圣武院内外看到此幕的人,无一不是震撼得目瞪口呆。

    “那、那是什么东西!那里不是禁地的方向吗?怎么会出现那种怪云!”

    “刚才的震动足以波及方圆数百米,如此打的动静,莫非是文院长出手制造的?”

    震动暂趋平静后,那些稳定身形的圣武院弟子才有些不知所措的猜测起来,至于真相如何,也只有圣武院里一些见多识广的长老、导师才能猜到一二了。

    在一处教学大厅之外,数名导师面色惊骇的凑在一起,低声呢喃道:“绝不会错,眼下的情景在圣武院历史里只出现过一次,这是超越感应石测量极限才会爆发的异象!又有一名足可凌驾于整个麒麟帝国武道界的盖世强者出现了!”

    “赵兄所说的那一次,所指莫非乃是国师大人成名之前留下的传奇事迹?”

    “正是!据传说那时候圣武院还只是初具规模,地位也不如现在崇高,圣武院能有今天的地位,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托了那位国师大人的洪福!”

    “啊?如此看来,莫不是我麒麟帝国又要出现第二个国师那样无敌之人?这个人……现如今就在我圣武院里!他,到底是谁!”

    “于兄,你仔细想一想,如今圣武院上下谈论最多的名字是谁?”

    “唐利川?居然是他!此子实力与心性确实不凡,堪称后一辈中的领军人物,但怎么可能与国师大人相比!”

    “现在看来自然是比不了,往后可不一定了……话虽如此,但此子日后的成就非是我能断定的啊,眼下情况虽跟传闻有些类似,只不过金色云团仅仅出现了一朵,倒是与传闻中记载,国师大人那一次三朵金莲同现九天的异象相差甚远,他能不能达到国师大人的高度,本人实在无法做出判断。”

    外界的猜测与圣武院中的情况相差无几,只是国师杨术在成名之前与圣武院之间的关系,外界少有人知道,当然没有圣武院里的人了解得如此透彻。

    他们只知道圣武院又有大动作,这举动恐怕会给麒麟帝国武道界带来强大的冲击,不少人都忧心忡忡日后的武道界会多么的混乱,脸色大多好看不到哪里去。

    身处禁地中的九名长老狼狈不堪的从地上爬起来,脸皮被刚才的冲击震得僵硬而灰白,就连他们的表情都凝固在了震撼之上。

    头顶的蘑菇云还未消失,空气震动却逐渐停止了下来,这些长老们才重新凑到一起,用一副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唐利川猛看。

    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通,根骨、天资都平庸无比的小家伙,体内为什么会具有如此强大的潜力,竟可比拟当今世上最为无敌的国师大人!

    文院长似乎对唐利川的表现早有预料,虽然同样惊讶,表现却没有九名长老那么失态,在一片沉默之中,他率先轻声一咳,笑问道:“唐小友潜力的测验结果,想必诸位长老已经看到了吧?对于洗脉仪式的启动,谁还有异议吗?”

    那几名长老闻言对视一眼,纷纷摇起头来,能超越象征绝顶天才的紫色区域,释放出金色的云团,唐利川的资格已经没有任何质疑之处了。

    若他是圣武院的人,就算把全部的家当花在他身上进行培养,他们这些做长老的也不会有任何反对,这相当于有机会培养出第二个国师那样的强者啊。

    “好,既然几位长老没有异议,那么就请诸位按照洗礼仪式进行布阵吧。”

    &nbs

    p; 文院长大手一挥,九名长老在一阵还没有回过味来的恍然神情中,各自朝着自己的岗位走去了。

    他们现在的心情必然很复杂,知道唐利川如今的实力在小辈里算得一流,可放眼整个麒麟帝国的武道界,跟真正的强者还有所差距,可以他的无限潜力配合大院长、文院长的支持辅助,相信很快实力就会凌驾于他们这些老家伙之上。

    到那个时候,单以实力而论的话,他们这些老家伙还得称唐利川一声“前辈”呢。

    待到九名长老各自散去,文院长才笑呵呵的在唐利川耳边低声笑道:“其实在群英会上,你无意识间释放出了神力,我和老大就知道你小子前途无量,对你测验过关一点也不怀疑,不过你小子真让人吃惊,居然能引动金色云团,潜力可比国师大人!啧啧啧,简直教人羡慕无比。”

    “文院长你就别拿小子寻开心了,根骨、天资两项都是垃圾资质,你知道我内心是多么的崩溃吗?”

    唐利川嘟着嘴,露出一副无语的表情嘀咕起来。

    “哈哈哈!这有什么好崩溃的,你知不知道老夫的当初测验的时候,根骨的评分连黑色的区域都没过线一半,如今的大院长,天资更是……不提了,不提了,总之小友只需明白一点,以你的潜力来看,你的成就绝不会低于我等,不用太过灰心丧气。”

    文院长笑着透露了关于自己的一些八卦,唐利川果然半信半疑的恢复了几分自信。

    “小友修炼要紧,老夫也不过多占用你的时间,只有一事必须提前告知你。”

    忽然,文院长的神色恢复了几分凝重,正色说道:“圣气洗脉不比服用洗髓丹,其效果更佳显著的同时,给身体带来的压力也就越大,简单来说,接受洗脉的时候你会感到很痛,那是一种永生难忘的剧痛!如果你承受不了剧痛,直接在禁地里昏死过去,那么将会极大的影响你从中得到好处。”

    说着,他从乾坤袋里拿出一枚晶莹剔透的丹药,继续道:“这枚‘凝脂镇痛丹’,服用之后可完全减轻身体的疼痛,能助你度过洗脉难关,可有一点负面效果……此物的止痛乃是直接影响神经感应,将你周身神经麻痹直至毫无直觉的状态,涤尽浊气的洗脉效果虽说不受影响,但你感应神经却同样不受控制,在此期间你无法自主的吸收混合地脉灵气精粹的圣气修炼,但也比你一昏到底,可能半点圣气也无法吸收的下场要好一些。”

    “那边的木屋便是进行洗练仪式的圣地,这丹药服用与否,端看你自己抉择了!”

    将手中的丹药递到唐利川面前,瞟了一眼前方不远处的小木屋,随后便静等唐利川做出决断。

    而唐利川听了文院长的提醒,眼神只是略一扫过那枚镇痛丹药,并不去接,轻笑着迈步就走:“痛?呵呵,撕心裂肺、焚心蚀骨的剧痛我都挺过来了,圣气洗脉的剧痛,本人还真想见识一番!”

    说罢,唐利川推门便进,当他的身影完全被木屋中的白光笼罩之后,房中只传来一声戛然而止的嘶吼声,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承受了难以忍耐的巨大打击,只能用嘶吼来稍微缓和一些,但声音听起来极为遥远,就好像根本不是从近在咫尺的木屋传来,而是来自一个看不到底的无底深渊。

    即便如此,那声音只出现了一刹那,木屋之内便再无任何动静了。

    进入洗脉圣地中的唐利川在其中发生了什么事,外人并不知道,而身在圣气包裹中的他,也不知外界今夕是何年。

    时光飞逝,当木屋大门再次开启的时候,已经是两年之后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