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七百八十三章 潜力
    圣武院中人并不是每一个都赞成让唐利川享受圣武院至高的洗礼仪式,就算是大院长金口谕令他们也不是完全心悦诚服,总觉得大院长平时宠女儿也就算了,这一回怎的如此不顾大局,竟安排自己女婿启动后患极大的圣气洗脉仪式。

    可是圣武院里大院长的地位实在太大了,比他们所有长老加在一起还有话语权,想要否逆大院长的决定实在有些困难,即使大院长所作所为有错,他们也只有上报麒麟帝国之中那位最为神秘的国师大人,让他出面定夺,否则大院长就算肆意妄为,他们也只有选择听命行事和抗命不从两条路。

    在准备圣气洗脉的一个月里,麒麟帝国最神秘的国师大人并没有传来任何消息,而皇庭中心之处那位高高在上的天子同样没有任何反应。

    凭这两位的能力,圣武院发生这么大的事,他们不可能不知道,然而知道了却不闻不问,能解释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默认这种行为,其他长老怎敢公开表示反对?

    为了一个外人消耗圣武院地脉灵气,影响将会持续五十年之久,换做任何一个圣武院中的人,心里都会感到极不舒服。

    大院长的决定无可反驳,那么他们只能希望唐利川的资质无法通过考验,这样大院长也不能强行让唐利川进入禁地洗礼。

    如今三道检测已经测出唐利川两处资质均为垃圾,不少抱着反对态度的长老心中早就乐开了花。

    看着唐利川要根骨没根骨、要天资没天资,大多数人都会认为唐利川能有今天的成就无非是刻苦努力罢了,这么想倒也没错,该修炼的时候唐利川确实能吃苦。

    只不过吃苦勤奋的修炼态度并非唐利川一个人的优点,难道其他天才修炼的时候全是偷懒之辈吗?

    事实当然不会如此,天才也可以勤奋,甚至可以比那些没有天资的人更加勤奋,然而请问,天才能做到庸才能办到的事,那些庸庸碌碌之辈能办到天才们才能做到光辉事迹吗?

    很显然,不能!

    这就是圣武院那些心生反对的长老们心里的真实想法,同样一部武技功法,天才只需三天就能学成,蠢材耗费数年时间才能领悟一点皮毛,怎么比?

    看到唐利川两项资质不合格,那些长老的嘴角都快撇上天了,没有资质的人在武道上的建树自然有限,别看唐利川现在确实不输同级的人,甚至还有点出类拔萃。

    可武道之路还长远得很,越是往后,天资的差异就越大,不是凭借勤奋二字就能弥补两者之间的差距。

    圣武院的洗礼仪式是要留给真正的天才之辈使用,而不是只会勤奋苦修这种满大街都是的庸人。

    根骨、天资都不出众,还谈什么潜力?

    不少长老早就将唐利川的名额在心中画去了,认为根本没有继续测验的必要。

    只有文院长一人神色依然不变,郑重的说道:“继续测,既然是圣武院先辈们定下的规矩,那就有必要执行!如今测验只完成两项,怎能中止?”

    那些长老们嘴上称是,心里却颇为不屑,大多数人对文院长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做法感到好笑。

    但转念一想,文院长的做法还是有点道理的,毕竟唐利川是大院长推举的人,要是不测足了三次,实锤了他没有天分、没有资格的事实,大院长那里也不好交代啊。

    只测验了两次就让他滚蛋,大院长还会以为是他们这些做长老的刁难晚辈呢!

    “唐小友,继续吧!”

    一位长老眼中暗藏一丝惋惜,轻声催促起来。

    在唐利川测验之前,他还对这名在群英论武会上大放异彩的年轻人抱着几分欣赏的态

    度,如今一见,实在大失所望,平庸之辈如何能与天才相争?

    风凌傲确实在他手上败了一场,但若是就此得到教训,不在目中无人、狂妄自大,返回天邈宗稍加修炼,想要一雪前耻乃是易如反掌的事,这便是平庸的人无法匹敌天才的地方。

    圣武院的长老也算阅人无数,这种资质平庸却能绽放一时异彩的人不在少数,可终究还是在天才辈出的武道界里沉底了。

    唐利川,大约也是其中一人吧。

    默默的看着最后一个感应石,唐利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镇定了几分心神才将手缓缓靠了过去。

    如果只是为了修炼,他倒是不用这么紧张,提升实力的方法多了,不一定要从圣武院这里获得好处,有书中仙和小花猫两个异类存在,他提升的办法多的是,只是三项资质全是垃圾,带给他的打击就太大了。

    之前得知自己是神族的后裔,他内心还有点小激动,现在一测验,每项都是垃圾得垫底的存在,作为神族传人也太丢脸了。

    第三项检测潜力,说什么也不能再垫底了。

    “虽然不知道潜力到底是指哪一方面,不过我身为荒天神族最后的传承者,潜力绝对不小才对,要是我稍微灌注一丁点神力的话,大概可以过关吧。”

    心中一番嘀咕,唐利川掂量着灌入神力的分量,太多的话恐怕引起骚动,可要是太少,又怕感应石觉得他不够天才。

    最后,他拿捏着一个开启幻世图副卷的神力分量注入手掌,轻轻按入感应石凹槽。

    事关最后的结果,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感应石上,只是,盯着看了半天,感应石竟然没有丝毫动静。

    “嗯?感应线为什么没有跳动?难不成我灌入神力并不能影响感应的结果,潜力的测试当真跟我的实力无关?我的天,三项资质全部垃圾,这脸丢大了!”

    唐利川表情一下子尴尬起来,内心颇为无语的不断嘀咕着,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文院长,以及推荐他前来的大院长。

    “这是……”

    然而现场众人的反应却跟唐利川大为不同,就连那些希望唐利川出局的长老们,这时候表情也变得极其凝重起来,根本不像看到唐利川即将出局的那么大快人心。

    唐利川感受到众人异样的气氛,霎时连大气都不敢喘,只觉得空气突然变得凝固起来。

    在众人沉默的注视下,那块毫无反应的感应石忽然发出刺耳无比的“嗡嗡”声,并在同一时间以极快的频率颤动起来。

    承载感应石的石座连接的地面,众人只觉得一阵阵剧烈颤抖的波动四散开来,四周草木山林乃至于整个空间都摇晃了起来,就连他们也被摇晃出了好几个重叠的幻影。

    “这种情况自圣武院建成以来只出现过一次!”

    “啊?就是那位大人还没有成为国师之前,测验之时引发的异变!不好,快退开!”

    唐利川还一脸茫然的听着身边长老语带惊恐的低吼,眼前突然一花,已经被文院长拽着胳膊飞遁出了千米之外。

    身后的那块感应石在他们飞遁开来的两秒钟后,轰隆一声炸开一朵直冲天际的金色蘑菇云,浓厚的云层里,一道通达天际的金色光柱久久不散,一阵阵剧烈的波动如同狂风扫境自金色光柱里呼啸而出,带着强烈的风压在圣武院上空肆虐。

    不仅圣武院中的人感受得清清楚楚,实力稍弱的人当成被威压轰入地面,四肢宛如固定在地,半点也无法动弹。

    就连方圆五百里内的武修者几乎在同一时间心头都是一阵狂跳,面色惶恐的同时看向圣武院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