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七百六十九章 袭扰
    “鬼族的人又来了!快点准备应对!”

    刚分到一些食物的人听闻鬼族攻来,急急忙忙的丢下手中没有吃完的东西,拿着简陋的武器行动起来。

    他们被困在此地也有年许,很多兵器都已经残破不堪,但找不到修复的材料,故而但凡没有完全损坏的兵器都拿出来充数,其中不少以前根本不屑使用的凡器都被拿出来使用,仿神器这个级别的宝物他们连想都不敢想,连法器的数量所有人加在一起也不过那么一两件。

    “自从周武炎来了之后,他每天都会派遣部下前来攻打,攻势不强,多以袭扰为主,时间从无规律,就是要让我们不得安宁,若不防御反抗,最后这道阵法也会马上被攻破,我们也知道他在故意玩弄戏耍我们,可实在没有任何办法反击,今天已经是第四次了。”

    宋飞霜叹了口气,从脏兮兮的乾坤袋里取出一口下品灵器备战,同时熟练的安排人手前往各处进行防御。

    以他的资质和实力,灵器对他而言实在太不相配了,放在任何一个宗门里,他至少也得持有几件法器才对。

    “我……”

    唐利川咬牙朝前走了一步,却被小花猫悄无声息的拉住衣角,还不等他质问,耳边就传来宋飞霜的话:“唐兄不必担心,按照以前的惯例,鬼族只会发动一轮攻击袭扰,破不开我们的防御就会自动离去,我去指挥防守,你先歇息片刻吧。”

    说着,宋飞霜就领了一队人急匆匆的朝远处赶去了。

    直到他的背影远去,唐利川才拨开小花猫的爪子,沉声道:“你拉着我干什么!”

    “你又想强出头?别忘了你当初怎么说的,要是找不到你唐家的人,咱们就快点回去,绝不逗留!你要明白自己的身份,还有很多事等着你去做,麒麟帝国那个低级守护者设计打开连接上界的通道,其中少不了需要你出手的地方,只要通道打开,你就可以借助他手中那副幻世图正本传送到你们荒天一族的旧地,以你现在的力量恐怕还无法承受血脉觉醒的冲击,你得加紧修炼才对,哪有时间管这里的闲事?”

    小花猫眼神冷冽的看着唐利川,低声的对他述说事态轻重缓急。

    国师杨术谋划用息壤打开上界的通道,这对小花猫,对他唐利川都是绝对有利的,只不过,一旦通道被打开,小花猫的仇家——诛天恶道那帮家伙就会像狗一样循着气味找来,那时候他们要面对的强敌何止一两人。

    小花猫也希望唐利川这时候能多拿出一点时间提高实力,特别是天蝶妖族的公主转世意外出现,引动神秘水滴泄露神力,这无疑是唐利川提升实力的最好契机,耽误一天都是重大的损失。

    “闲事?你刚才也听到了,我唐家本来还有人能活到我来救援,要不是周武炎那王八蛋下毒手,我唐家的人能死吗?我救不了人是我没本事,但这仇若是不报,我唐利川还算唐家的人?”

    唐利川等着血红的双眼与小花猫对视起来,那股不愿让步的神色小花猫也拗不过,最后率先退让道:“真是愚不可及……我再帮你一次,你把那家伙引过来,我帮你灭了他!让你出手的话,不知道又要耽误多久的时间。”

    听得小花猫的话,唐利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这只蠢猫会主动帮自己报仇?

    愣了一愣,却见小花猫不耐烦的嚷道:“你还不去?别等我改主意啊!”

    嘴角露出一丝狠辣的冷笑,唐利川知道小花猫出手的话,周武炎就算号称三宗无敌,也只有死路一条:“杀他的时候最好能残忍一点,不能亲手报仇的遗憾总得用其他方式弥补,不是吗?”

    小花猫同样露出一个阴沉的笑容,缓缓说道:“比魂飞魄散更惨的下场,满意吗?”

    得到如此答复,唐利川只是哈哈大笑起来,一转身,背后双翅震动,朝着天空中暗淡的阵法飞去,心里仿佛已经看到了周武炎凄惨的死状。

    “哈哈哈!蝼蚁一样的凡人,你鬼悼大爷又来了!给你们送个礼物,接好了!”

    残破的玄龙宗据点,暗淡的五灵肃杀阵外,一群背身双翅的鬼族狂笑着盘旋上空,其中一个浑身冒着黑烟的绿脸鬼族一声大笑,反手握住一柄黑漆漆的鱼叉,做出一个投掷的动作。

    鱼叉做工平平,只是尖刺上穿透着一个带血的人类颅骨,散发出浓浓的血腥气息。

    随着绿脸鬼族低声一喝,手中的鱼叉顿时化成一道黑线,挟带惊人的力量和速度,直扑玄龙宗外围的防御阵法。

    守在其中的幸存者面色铁青,显然这看似平淡无奇的投掷攻击,力道已经超过他们之前所见的任何招数。

    就在他们全神贯注准备拼命抵挡的时候,仿佛眼花一样,他们好像看到一个长着翅膀的人从阵法内部飞了出去?

    不待他们眨眼看清,耳中已经传来“铛”的一声鸣响,再看那化成黑线的鱼叉并未落在五灵肃杀阵上,反而在半途掉了个头,直接朝着天空中的鬼族反噬而去。

    刚才还在狂笑的鬼族愕然的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的望着飞射而回的鱼叉,反应慢的眼前只觉得一黑,鬼族身体竟尔直接被鱼叉贯穿,当场化为烟尘。

    带头的绿脸鬼族内心一惊,仓皇闪身避开,那只黑色鱼叉顺着他的耳畔一穿而过,嗤啦一声在他脸颊上留下一道崭新的血痕,绿脸鬼族脸皮吃痛的一抖,眼中露出一丝后怕的恐惧。

    这一下差点把他脑袋给打穿了,就差那么几毫米啊!

    “谁!谁敢妨碍鬼悼大爷做事,滚出来!”

    堪堪逃过一命,绿脸鬼族又惊又怒,他已经记不得多久没有遇到敢反击的人族了,今天居然差一点把命交代在这里,如何让他不气急败坏。

    然而就在他暴怒吼叫的同时,眼神冷漠的唐利川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将一口锈迹斑斑的古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我对跑腿的小角色没兴趣,说,周武炎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