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七百六十八章 新仇
    “唐兄,我不是在做梦吧,真的是你!”

    年纪跟唐利川相仿,但却比唐利川更加沧桑的宋飞霜使劲揉了揉眼睛,还用自己的感知力谨慎的探查过唐利川的气息,发现他并不是鬼族使的障眼法,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掉了下来。

    不管唐利川这一年来是如何度过的,但他肯在周武炎围困玄龙宗,这处据点即将失守的时候出现在此,除了前来相救之外,宋飞霜想不出唐利川此时出现的理由。

    抹了一把眼泪,他的目光在小花猫和冰火合体的大美人身上看了看,忽然露出震撼的表情:“天武境的前辈!晚辈宋飞霜见过前辈!”

    其他人刚才还只是被冰火美人的容貌吸引,一听宋飞霜开口说出这话,他们心神顿时一震,发现那大美人果然是天武境的高手,这群在鬼族包围下早就绝望的人齐刷刷的跪倒在地,哭着喊着冲冰火美人行礼,求她出手救救他们。

    玄龙宗里剩下的人模样一个比一个凄惨,无一不是瘦的皮包骨头,深陷的黑眼窝显然他们没有一晚能睡个安稳觉,被困在玄龙宗内,吃喝都成问题,即便武修者能辟谷,不需要像普通人一样一日三餐,但也不能长时间断粮,而饮水更是不可或缺的。

    鬼族把他们团团围住,又施展了邪法封锁,将玄龙宗附近的草木都染上了邪气,有一丁点水气出现立即就会被蒸发干净,让他们想吸收朝露补充水分都无法做到。

    玄龙宗虽大,只是他们这群人能布置的阵法仅能守住一小块区域,故而每一滴水都十分珍贵,所有人都只能共用活动范围里仅有的两口古井储存的井水,所有人轮流饮用,常常间隔五六天才能饮用一次,洗澡更是奢侈得不敢想的事,大部分人身上都沾满了脏兮兮的灰尘,甚至还有一股子汗臭味。

    这幅惨状唐利川来之前就已经预料到了,看到这些人把他们当成救星,颇有自知之明的他只能暗自叹息一声,默默的从乾坤袋里取出大量早就准备好的食物和饮水,交给看上去像是领头的人,让他们自行分配。

    早已饿得不行的幸存者们看到有这么多好吃了,即便是寻常的包子馒头,他们也早已忘记是什么味道了,现在吃着唐利川带来的普通干粮,竟然如同珍馐美味一般,吃得津津有味。

    没有参与分配粮食的宋飞霜看着唐利川,心头忽然咯噔一下,面带疑虑的冲唐利川低声问道:“唐兄莫非……不是来救我们的?”

    摇头苦笑一声,唐利川也没有兜圈子,同样压低了声音回答道:“宋兄也太看得起我了,这里已经是鬼族的天下,鬼族之人何止千万,我一个无名小卒只有些许微末力量,有什么资格去当救世主?不过你放心,你是我的朋友,我会保你安全无虞。”

    宋飞霜的脸色闪过一丝死里逃生的欣喜,但转眼,他的面色又沉默起来,眼中露出不舍的意味扫过凑在一起分配食物的众人。

    这里聚集的人本是来自各自仇视的三个宗门,但在过去的一年里并肩作战、同生共死,积累的可是过命的交情,唐利川只能救他一人,宋飞霜心里自然感激,可是却有些舍不得这里的同伴,内心不由得产生了些许挣扎和犹豫。

    看到宋飞霜的表情,唐利川也能猜出几分对方内心的想法,不过对此他也只能表示无可奈何,别说他没有办法剿灭此地所有的鬼族,恐怕小花猫现在的实力也无法办到,鬼族不铲除干净,仅剩的人族是没有办法重新在这里立足生活的。

    即便他们可以威胁鬼族高层与人类和平共处,但他知道这种约定是没有意义的,一旦他们离开这里返回麒麟帝国,鬼族的人随时可以毁诺,他们没有办法时时刻刻的监视这里。

    &nbs

    p;  因此,除了带走跟自己有所交情的人,再做其他任何事都是没有多少意义的。

    “少爷……少爷,我是阿福,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唐家负责园艺的仆人阿福啊!”

    这时候,一个人影怯生生的冲到唐利川的面前,看清唐利川的面孔后,这人一下子跪在地上,脏兮兮的脸颊已经完全被泪水给打湿了。

    “福伯!快起来!”

    唐利川脑海嗡的一震,接着狂喜的把这名跟他交情不深的仆人扶了起来,曾经唐家仆人成百上千,这名福伯也不过只是其中普通的一个,唐利川觉得眼熟,要说有什么交情恩怨,倒也找不出来,只是偶尔在花园里能看到此人浇花修剪的身影,这才觉得有些印象。

    经历了大劫难,这名不算相熟的仆人也是他剩余不多的旧人了。

    “福伯,咱们唐家还有其他人活着吗?跟你在一起吗?”

    看到一个唐家旧人存在,唐利川内心的激动难以言说,立即拉着老仆的手焦急的询问起来。

    “少爷,我……”

    谁知福伯听得唐利川的问话,鼻子尖突然一酸,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掉,他更是抬手抽了自己两个大嘴巴,跪在地上哭诉道:“是我没用,是我没本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三姑爷、七长老他们病饿而死!那些鬼东西封了山,我们没吃的,没喝的,天天还要担惊受怕,好几个唐家女眷受不得苦,挨饿受怕不到一个月就过世了,三姑爷活得最久,但就在两个月前……”

    说到这里,福伯已经说不下去了,情绪瞬间崩溃,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用枯柴一样的手臂不断捶打胸口,好像十分后悔一样。

    “宋兄,两个月前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见此情形,唐利川心知一时半会无法从福伯口中问出什么,只能朝宋飞霜询问。

    宋飞霜的实力在幸存者里也算高深的了,因此在这里也具备一定的话语权,大大小小的事务也一清二楚。

    提起此事,他就恶狠狠的厉声道:“是周武炎害的!本来我们被困在此缺少食物,便想到了自给自足的法子,将以前用来种植灵药的田地开垦出来,种些生长周期较短的野菜勉强充饥,倒也能保住一命……自从那周武炎亲自围山,进攻虽不强烈,可他偷偷将鬼气从地底植入种植野菜的灵田,灵田在守护阵法内,阵法未破我们也就大意了,事发前并没有发觉异状,直到误采野菜食用后……”

    看他悲愤的表情就知道被周武炎这番算计下,死伤必然惨重。

    “都是我害了三姑爷啊,要是我不把自己的份额全给他,他也不用死的,三姑爷是我害死的,该死的是我,不是他啊!”

    旧事重提,福伯再难控制自己的情绪,抱着唐利川的大腿嚎啕大哭,声音都哭得嘶哑了。

    福伯忠心耿耿,直到落难还想着照顾唐家的主人,自己不吃不喝也要让给唐家主人,只是这一次他所让的是充满致命鬼气的毒药。

    “周!武!炎!”

    唐利川自然能分清是非曲直,冤有头债有主,这件事怪不到福伯头上。

    牙关紧咬的将拳一握,神秘水滴中泄露出来的神力不断被他聚合起来,爆发的杀意一时间让在场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动作,满脸震撼的看着他。

    还不等他询问周武炎住处,忽然远处跑来一队慌慌张张的哨卫,他们紧张无比的吹着口哨,吆喝道:“固防!鬼族的人又打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