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七百五十七章 初探
    ,

    又一炎光兽从唐立身上摔下去,唐利川压力骤减,正待将最后两只炎光兽甩飞出去,忽然感受到头顶传来一股热浪。

    高台上那只健全的炎光兽居然从深渊山壁上直追下来,一张口,十几团磨盘大小的火球已经朝着唐利川砸了过来。

    这家伙依然不是针对唐利川出手,而是朝着他钉入尖刺的山壁,还是想破坏山壁让他落入深渊。

    “我不杀你,你还自己缠上来了”

    右腿一晃,将咬住自己脚踝还不老实一直摇头晃脑撕扯的炎光兽在山壁上狠狠撞了几下,硕大的脑袋撞在硬邦邦的石头上,大概撞得头晕目眩了,那只炎光兽总算老实了一些。

    趁着空档,唐利川刚想摸出几片龙蟒鳞片朝远处那只炎光兽砸去,却见头顶一片寒冰气息后发先至,抢在他出手之前将大火球连同喷火的炎光兽全部冰冻起来。

    手持凝冰霜结杖的冰雪美人满是担忧的追到悬崖边朝下一看,在峭壁上找到了挂在半空的唐利川,她虚弱得苍白的脸上才露出了缓和的神情。

    “你们两个还不想松口是吧”

    来自火焰妖兽的麻烦也只剩下身上缠着的两只,这段时间燎原战甲在火焰环境中恢复气息的速度也快的惊人,那道虚幻的火焰羽衣已经重新自燎原战甲上浮现出来。

    只凭两只炎光兽,唐利川已经可以腾出手来轻松的把它们解决,手掌已经灌注了玄力准备拍碎它们的大脑袋。

    然而还不见他出手,那两只炎光兽忽然恐惧无比的将嘴一松,四肢跃上陡峭的山壁,竟然畏惧得不战而逃,转眼逃出了数百米。

    那只被冰冻起来的炎光兽同样在冰块里挣扎起来,剧烈的高温顷刻间就让它从冰封里挣脱了出来。

    嗷的一声怪叫,这只炎光兽逃跑的动作竟然因为畏惧而打滑了数次。

    看它们逃走时畏惧的目光望着的方向,恰好是头顶的平台之处。

    唐利川若有所觉的抬头一看,只见一团通红的光芒已经逐渐从平台中心转移到了悬崖旁边,苏醒过来的火魂已经追了过来

    首先映入唐利川眼帘的并非火魂本体,而是无数朝天乱舞、张牙舞爪般的红色长发。

    “嗷、嗷呜”

    三只炎光兽看到红光追来,忽然身体宛如被定身,四肢还在不断的抛着地面,可是身体就是定在原地,一步也无法继续逃离。

    它们眼里已经完全被恐惧占据了,仓皇的回头朝着头顶悬崖的方向发出求饶般的低吼声,只是它们的求饶得不到半点效果。

    唐利川清清楚楚的看见这三只炎光兽在一瞬间皮开肉绽,直接化成一团血浆从背部穿透而出,直朝火魂所在的位置飞去,最让他毛骨悚然的是那些已经看不出模样的血浆里竟然还传承炎光兽凄厉的嘶吼声。

    “好重的血气和魔气”

    随着三只炎光兽化成血浆被吸入火魂所在的红莲里,一股让唐利川感到恶心的血腥气息霎时在深渊里蔓延开来。

    这股气息他在神魔遗迹里那个无边血池里也曾经见过,那种喉咙里被灌满肮脏血液的感觉即使现在重新感受一次,依然恶心得反胃。

    在耗费半年生命的恢复术“枯木逢春”的效果下,他的气息恢复速度极快,此时他已经回气完毕,为了保证不处于地形的劣势下,他一把抓起钉在墙上的尖刺,足踏几乎一百八十度陡峭的悬崖如履平地,几个闪烁便重新出现在平台上。

    “你、你们怎么”

    眼神落在火魂身上一秒,唐利川立即愣了起来,那火魂的面孔跟冰雪美人一模一样,除了她衣服头发的颜色与冰雪美人不同之外,其他方面根本分不出两人之间的差别,就连双胞胎都不会相似到这种程度。

    就连她们那种生人勿进的气质都完全一样,虽然火焰代表着热情,不过怎么看火魂都是拒人千里之外的类型。

    “盗走欺天棺、掠走冰魂的栖身令牌,害得我日日夜夜承受火焚的痛苦没想到你居然敢出现在我的面前,你说,我应该怎么处置你才好”

    火魂与冰魂的另一个不同之处,那就是她比冰魂更喜欢说话,换成冰雪美人必然跟闷葫芦一样,一路走来也没说上几句话,然而火魂一见面就说个不停,而且还全都是对唐利川不利的话。

    当初冰魂从痴火上人的令牌现身引走修罗鬼王周武炎,其实就是冰火双魂设下的一个局。

    让冰魂引走棘手的周武炎,而隐藏暗处的火魂则可以在周武炎追逐冰魂的时候直闯空门,轻而易举的取走欺天棺。

    只不过她们的计划被抢先一步偷入洞中的唐利川捡了个现成便宜,周武炎追逐冰魂离开据点,唐利川立即把洞中的宝物一扫而空,等到火魂赶来取宝,洞里已经没有任何值得收取的东西了。

    包括痴火上人的乾坤袋也被穷疯了的唐利川顺手摸走,这也就成为了冰火双魂分离两地的直接原因。

    唐利川也是到今天才恍惚明白了当时发生的一切是别人设计好的,若不是局,冰雪美人这样的绝世佳人会为了区区一个玄武境低阶段的痴火上人冒险潜入周武炎的大本营吗

    不好意思的挠着头,唐利川干咳了两声,尴尬的笑道:“那个我也不知道欺天棺是你们提前预定的啊,有便宜不占是棒槌,那时候时机正好,换成是你也得搜刮一空不是现在我把冰魂也给你带回来了,姑娘有什么不爽快的地方,等你们重新合体恢复元气之后,唐某自当任由你处置。”

    “合体你觉得现在的我还需要与一个将死的半魂合体吗有魔器在手,我根本不需要再受双魂体质的限制,而你们,也终将死在此地”

    拥有绝世容颜的火魂露出一个惊心动魄的笑容,然而说出的话却让唐利川脸色一沉。

    “本来看你对答清楚,思路明确,还以为你没有受到魔器控制,不过现在看来,你入魔已经太深了如果不与冰魂重回一体,你最后也会落得灰飞烟灭的下场,你觉得只凭一件魔器就能打破冰火双极体的天限”

    摇了摇头,唐利川缓缓握住手中的龙鳞尖刺,知道自己的话不可能劝说火魂与冰魂重新合为一体,想要让她老实就范,必须动用武力。

    话语一落,唐利川不再多言的抢先出手,龙鳞尖刺宛如流星疾驰,眨眼已经飞射到火魂的红莲护罩之外。

    这种速度就算是争斗经验丰富的高手也很有可能被打个措手不及,然而火魂却面带诡异冷笑的轻笑一声,下一秒红莲护照上发出叮的一声轻响,弯曲成弓形的龙鳞尖刺跌跌撞撞的弹飞开来,犀利无比的龙蟒鳞片竟然无法穿透火魂的护体气罩。

    “这就是魔器的力量”

    在龙鳞尖刺轰击火莲的一刻,唐利川眼中清楚的看到一个血红色的恶魔幻影从火莲中显形了一瞬,火莲护罩里已经混入了魔气,只凭唐利川一人无法攻破。

    能限制魔气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早已蓄势待发的小花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