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七百五十六章 同坠
    ,

    火系妖兽最强的吞焰兽被唐利川一顿老拳轰杀,剩余的炎光兽霎时露出畏惧的神色,嘴里呜咽的咆哮声也没有之前那样有气势,反而有一种受惊过度的感觉。

    于此同时,唐利川脑海一个激灵,目光猛然扫向远处那个缓缓转动的火莲,那里仿佛有一股强横的力量逐渐苏醒过来了。

    这些炎光兽畏惧的不是唐利川,而是即将醒来的火魂

    仅存的五只炎光兽前肢匍匐在地,如同膜拜君王似的不敢直视火莲方向,嘴里呜呜的低声吼叫着,脚步更是不停的退却开来。

    啵

    火莲处突然炸开一朵轻微的火焰浪花,仅是轻声一响,落在炎光兽耳中犹如旱地惊雷似的响亮。

    不断退后想要逃窜的举动顿时僵在原地,恐惧的目光闪烁片刻,五只炎光兽不约而同的露出狠辣的杀意,目光一转,再一次锁定了唐利川。

    仅剩的这五只炎光兽已经有三只被它们同伴自爆的妖丹波及,被炸成了重伤,只是凭着坚韧的生命力强行延命不死。

    这样的阵容对唐利川而言已经够不成什么威胁,这些炎光兽的境界虽高,但却没有一只具备化形的能力,神通方面也没有克制唐利川的地方,即使是七只妖兽一起攻来,唐利川也有办法应对,更别说现在已经斩杀两只,其余的炎光兽已经不成气候了。

    处于畏惧中的炎光兽爪子重重往地上一砸,硕大的头颅“哇”的一声就朝唐利川喷出数十颗下品玄级威力的“熔岩大火球”。

    唐利川身上的燎原战甲被妖丹炸得火属性气息溃散,一时半会还无法重新聚集火焰羽衣,防御力也因为少了火焰羽衣而略有下降,不过要应付火球轰击,他还无需依仗仿神器才能办到。

    将手中龙蟒鳞片拧成的尖刺无得团团转,那些熔岩大火球轰在其上,瞬间便被弹飞开来,不多时,唐利川身边已经多出数十个冒着黑烟的大坑。

    炎光兽没什么可怕的,只是隐藏在火莲里的火魂不知情形如何,这才是唐利川暗自忧心的地方。

    “被耽误太多的时间了,得快点解决这些制造麻烦的家伙。”

    弹开最后一颗火球,唐利川反手握住龙鳞尖刺,用力踏步就要冲出,可脚步踏在地面上,咔擦一声,一圈肉眼可见的裂痕飞快的从脚底的地面散布开来。

    他们所在的地方乃是深渊山壁上开凿出来的一片平台,下方是看不到底部的红色深渊,他知道,深渊的尽头是无边无比的地心熔岩,这一界恐怕还无人能在地心熔岩里坚持一时半刻,他同样不行。

    “该死的孽畜,果然有些灵智,刚才的攻击只是试探性的攻击我,真正的目标其实是我脚下的地面”

    察觉炎光兽的用意,唐利川心中暗道麻烦,这处平台常年处于高温之中,虽然做了特别的处理,坚持数百年不断裂并不困难。

    只是这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这处平台要处于经常被维护的状态才行。

    算算时间,鬼族入侵已有年许,这里一年多的时间里没有御火教的弟子维护,平台内部的岩石早已被烤得干燥脆裂,加上现在异于御火教时期的高温,更是对深渊平台致命的打击。

    本来已经摇摇欲坠的平台地面经过刚才妖丹的爆炸,已经有了断裂的驱使,随着炎光兽火球轰击,唐利川只觉得现在连稍微用力行走都不可能了。

    哪怕一丁点细微的震动也能让他脚下的岩石碎裂成粉

    感知力朝四周一扫,唐利川尚在寻找新的落脚点,那些炎光兽可坐不住了。

    眼前一花,就见头顶一阵黑压压的高热气息扑面而来,受伤的三只炎光兽不顾死活的猛然冲向唐利川。

    它们的力量在地妖兽的级别中并不出众,只不过在一触即溃的山崖边,它们数十吨的体重足以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无论唐利川接不接招,这三个家伙的重量叠加在平台上,他脚下的岩石必将爆碎成渣。

    踏月轻烟步运转足下,刚要蜻蜓点水般的跃开,右脚脚踝处忽然一热,一只炎光兽居然死死咬住他的脚踝,这家伙是两只健全的炎光兽之一,它的速度在火焰环境下提升得不比唐利川身法慢。

    此时居然自杀似的闪到唐利川身边,一口咬住他的右腿,更是借助它本身体重将唐利川死死的朝深渊下方拽去。

    随着脚下咔擦声轰然传开,唐利川所在的平台顿时轰塌,无数碎石哗啦啦的朝着下方坠落而去。

    终于,在他被炎光兽拖入深渊的时候,双肩、脑袋同时被炎气逼人的大口咬住,三只因为受伤而迟缓的炎光兽这时也不要命的扑在唐利川身上,想要与他一起玉石俱焚。

    身上挂着四只炎光兽,宛如在身上链接了百余吨的重物,唐利川只觉得耳边热风呼啸而过,身体以极快的速度朝下坠落,那些炎光兽即便到现在也不老实,根本无法穿透他身体的牙齿还在左撕右咬,咬在燎原战甲的硬甲上的牙齿发出刺耳的刮擦声。

    “滚开”

    唐利川不堪其扰,这些炎光兽破不了他的防御,还想拉他一起去死,唐利川自然不乐意。

    关节被咬的他扭动手臂十分困难,而他这时候却大吼一声,强行将自己的右臂扭得脱臼,借助剧烈的疼痛狠狠将手中的尖刺扎进一只炎光兽的腹部。

    不得不说,这些拼死搏命的妖兽真的狂得没边,那只炎光兽被唐利川痛得血流满腹,肚子里的东西都从破口里翻了出来,它却依然死死咬住唐利川不放。

    “松嘴”

    唐利川也被激得怒火中烧,仿气焰在身上炸开的同时,集中一点轰向那只炎光兽开膛破肚的伤口,炙热的火焰顺着伤口直接引燃了炎光兽的肠肚。

    若是没有受到致命的重伤,炎光兽并不畏惧唐利川的仿气焰,只是这只炎光兽被龙鳞尖刺捅得濒死,又被唐利川拿尖刺在肚子里一阵翻搅,五脏六腑已经全被捣成烂泥,再也没有能力对抗不值一哂的仿气焰了。

    呜呜的惨叫着一张嘴,唐利川拼着脱臼也要挣脱的手臂终于释放了一条。

    鼓气全身玄力在经络里朝着脱臼的手臂猛一冲击,借助冲击力使臂骨重新接回原味,随即反手将龙鳞尖刺钉入身边的山壁,不断下坠的身体“嘣”的一声在尖刺钉入山壁的同时,好像弹簧似的在山壁上猛烈的摇晃起来。

    一只被妖丹炸伤的炎光兽牙关被突如其来的晃动震得一松,从唐利川头顶滑落开来,惨叫着跌落到一眼望不到底的深渊深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