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七百二十二章 整人
    唐利川一回头,这三个愣瓜仇恨的眼神立即又变回平静的目光,这一次收回表情的速度倒是挺快啊。

    然后,这三个愣货装出一副没有看到唐利川的样子,急匆匆的朝着广场深处走去了。

    “群英论武大会按理说不是应该只请精英吗?怎么那三个蠢材也有资格参加?”

    望着三人远去的背影,唐利川颇为不解的问了出来。

    “你说的是天邈宗的三才剑侠吗?唐兄为什么会这么说?他们三个很强啊,一套三才剑阵在武道界非常出名,曾经斩杀了不少玄武境的恶徒。”

    顺着唐利川的目光一看,李少甫立即认出了那三人的身份,他们身上穿着天邈宗的服装,又是三人一组,故而特点十分突出。

    “以少胜多才是真本事,三个打一个,赢了还有什么脸面宣扬?”唐利川倒觉得靠人多取胜的越级斩杀没什么了不起的。

    “管他的,不过今晚本院将举行盛大的晚宴,武道界的名人高手都会到场,是结识强者的好机会,到时候唐兄就知道麒麟帝国的武道后辈没有你想的那么弱了。”

    李少甫神秘兮兮的低声说完后,又笑着道:“圣武院虽说是武道宗门,但门内也有不少外界难得一见的秀丽风光,就让本人带领唐兄游览一番吧。”

    思来想去在圣武院他好像也只找得出李少甫这么一个能说上话的人,圣武院的事自然需要他多方提点,于是点头答应下来。

    在李少甫的带领下,唐利川也算一饱眼福,圣武院虽说建立在城池中,可是内部的构造与立身世外的隐世之地也不遑多让,置身其中宛如身处仙境,更让他惊奇的是云雾缭绕的山峰上,隐约可见不少悬空而建,由无数同样悬空的阶梯相连,犹如天宫一样神秘莫测。

    据说那里连圣武院的弟子也不能随便进入,只有被选中的精英才有资格偶尔进入一次,所以连李少甫也不知道云中宫殿里有什么存在。

    游览了一天,唐利川对圣武院的美景还有些意犹未尽,眼看晚宴的时间已经到了,他们两人这才联袂前往。

    论武会邀请的宾客加上圣武院各地赶回的弟子,人数已经超过万人,加上充当杂役来往搬运美食的迎客弟子,整个晚宴人数已达数万,只能将酒宴场地选在空旷的广场上。

    “唐兄快看,那是太虚门的陵虚师兄,据说实力比门中长老还要高上一头!此人从来不曾在武道界露面,故而以前只听得传闻,没想到在这能见到真人!”

    “快看快看,锦绣楼的红袖姑娘,哇,身材当真标志,可惜带着面纱,无法一览锦绣楼第一美人的风采,可惜,可惜啊!”

    “哇,乘龙阁的苏三公子也来了,唐兄,我们快过去吧!这些都是平时见不到的天才人物啊!”

    来到宴会场地,李少甫的嘴就没停下过,一个个武道名人的来头从他嘴里不算蹦出来,这时的他根本不像皇家的小王爷,反而像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土包子,看到什么都露出大惊小怪的表情。

    唐利川摇头一笑:“小王爷自便即可,我喜欢安静,自己找个地方坐坐就行了。”

    不是他想摆架子不愿意主动与人结交,实在是现在结交没有意义,到时候争夺宝物的时候,难道对方还会故意让他收取不成?

    要是没有任何关系,唐利川看上什么东西直接动手去抢就行了,这回若是与人结交,到时候看上了宝物对方要他卖个人情,他是立即翻脸抢夺宝物呢,还是要一个没有什么屁用的人情呢?

    “这样啊,那唐兄你自己坐会儿,我去跟那边的朋友打个招呼。”

    李少甫说着将唐利川引到一个无人的座位上后,急急忙忙的朝着那些武道名人走了过去。

    拿过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唐利川轻端酒杯默默环视四周,发现不少人跟他一样,虽然与其他人坐在一个餐桌用饭,但大部分人都是自顾自的吃喝,并不与身边的人打招呼。

    少部分人眼界灵光,趁此机会跟各路高人打得火热,嘴里马屁吹捧的话不停,惹得不少青年俊杰哈哈大笑,连连碰杯饮酒不停,只是这样结实到的人能有几分交情,想必也只有他们心里清楚了。

    “师兄你看,唐利川在那边!”

    这时候,三才剑侠那三个愣瓜也来到会场,一眼就看到独坐一座的唐利川,三人之中年纪最小的刘裕眼珠一转,贱兮兮的笑道:“他敢不给咱们师尊面子,今天我们就让他出出洋相怎么样?”

    “师弟,唐利川的靠山太强了,师尊让我们别招惹他啊,我们暗中挑拨其他人出手也就是了,咱们不要亲自交恶才好。”稍微年长的梁超峰略带犹豫的劝解道。

    “哈哈,师兄不要多虑,小弟刚才从南疆族的人那里换来了这个,保准整得他出丑丢脸,他还不知道是谁下的手!”

    刘裕伸手摸出一个半透明的小盒子,里边恍惚可见几只芝麻大小的黑色虫子绕圈飞行。

    “这是南疆特有的黑斑跳蚤,只要附在唐利川身上,保管他立即奇痒难耐,当众脱得光溜溜的……”

    这小东西杀伤力不强,却是一件隐蔽无比的整人利器。

    三个愣瓜凑在一起耸肩奸笑,殊不知唐利川早就将他们的如意算盘感知得一清二楚。

    “想整我?看我们谁耍谁!”

    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唐利川左手伸到怀里摸出一物,不动声色的从腋下伸出去,对着提出馊主意的刘裕一晃。

    刘裕本来就偷偷摸摸的朝唐利川瞅着,这时忽然觉得唐利川那里有一阵晃眼的亮光,定睛一看,恰好看到唐利川放在腋下朝他照射的镜子。

    刘裕的双眼顿时迷茫起来,随即双颊泛起一片红润,双眼也逐渐变得色眯眯的起来。

    “师弟,为什么还不动手?师弟?你怎么了!你的手别乱摸,师弟别脱衣服啊,你干什么?你脱裤子干什么!别脱我的……”

    他两位师兄正在等他动手,可谁知刘裕非但没有动用跳蚤去整唐利川,反而露出色眯眯的眼神先在自己身上一通乱摸,随后双手不老实的朝着他们身上抓来,就像吃错了药,激发了色性似的,任由他们怎么喊都止不住。

    唐利川神色不动的一边饮酒,一边笑嘻嘻的欣赏三才愣瓜的表演,被他的鸳鸯镜幻境迷惑,这三个愣瓜就老老实实的当着数万人的面上演一场“活春宫”吧!

    作者枇杷说: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