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七章 可笑
    “唐利川!你敢羞辱我天邈宗!”

    那人闻言大怒,手中寒光一闪,一柄银色长剑已经被他握到手里,看他的表情似乎想一剑把唐利川给劈了。

    他也不是第一次下山,他与两位师兄也曾多次在武道界闯荡,甚至手刃不少武道恶徒,故而得出了“三才剑侠”的美名。

    那些所见的武道界之人听到天邈宗的名号,无一不是客客气气的将他们当大爷供奉起来,别说做出开口讥讽这种大不敬的举动,那些人更是三句话离不开拍马屁,拍得他们舒舒服服,感觉自己轻飘飘的都要飞到天上了一样。

    哪像唐利川这家伙,不是讥讽就是嘲弄,还敢对他们师尊无礼,这口气岂能咽下!

    “天邈宗,怎么了?”

    唐利川斜眼盯着那人手中品质不凡的长剑,依旧用讥讽的口气笑道:“我见识少,你倒是说说看天邈宗怎么了?加入了天邈宗买东西就不用给钱了吗,这么厉害!”

    “你找死!”

    在那人心里可不就是认为天邈宗的长老想要什么,其他人就该立即双手奉上,哪还用他明说?

    以前在武道界的时候都是这样,他们行侠仗义去了那些小宗们落脚,不用他们开口点破,那些人就会主动将所有事情安排得妥妥贴贴,不仅酒食侍女一应齐全,甚至在离开的时候还主动献上宝物讨好。

    唐利川非但没有这么做,还在他们师尊表明有求于他的时候,他还敢不主动表示愿意贡献力量,这还不是看不起他们?这还不是侮辱天邈宗吗?

    手腕一抖,长剑上光芒璀璨,看其威力至少也有玄级中品的品级,也难怪这菜瓜敢如此嚣张,他这个年纪能施展这种在麒麟帝国而言已经算高水准的武技,确实有值得嚣张的本钱。

    “住手!何时轮到你自作主张!”

    葛长老怒目一瞪,回头朝后拔出长剑的弟子呵斥起来。

    这时候,南宫寒和宇文鹰等兄弟四人感受到大厅中剑意蠢动,立即冲了进来,恰好看到天邈宗弟子对唐利川剑拔弩张的一幕。

    “公子?”

    宇文鹰目光询问的看向唐利川,只待他一声令下,他们立即启动唐家最近购置的守护阵法“千石囚牢阵”,保准这四人有来无回。

    若无其事的挥了挥手让宇文鹰四人退下,他们一向听从唐利川的吩咐,虽有疑惑,但还是退了出去。

    到了屋外,宇文鹰招手唤过一名杂役,未雨绸缪的吩咐道:“去禀告甘霖大人,就说天邈宗的人似乎想在府中闹事。”

    那杂役得到吩咐急忙前去寻找甘霖,他们四人则凝神戒备守在屋外,毕竟天邈宗的名号太大,如他们这种在麒麟帝国长大的人天生便对那里有着敬畏之意。

    “抱歉,是本人管教无方,让唐小友见笑了。”

    葛长老喝令门下弟子收起武器之后,满脸歉意的向唐利川道了歉,见唐利川没有动怒的举动,他才缓缓言道:“既然唐小友快人快语,鄙人也就直说了,其实这次前来,是想讨要一些唐小友手中的三首龙蟒鳞片……”

    “呵!”

    葛长老话语未落,唐利川却已经笑了出声,难怪葛长老那些徒弟嚣张跋扈,原来他本人就是高高在上惯了,连有求于人的话都说得这么理所当然。

    龙蟒鳞片何其珍贵,别说他这位天邈宗执剑长老不知道,要真的不识宝物,他也不会好像受了委屈似的亲自前来了。

    但听他一开口说的什么话,不是购买,也不是换取,而是“讨要”,不想付出任何东西的讨要!

    这还不算,他要的不是一两片,还是“一些”。

    要知道三首龙蟒这种祸世凶物,不说麒麟帝国这破地方千万年来难得一见,整个破碎星岛这一境域有没有存在一只还是问题。

    一片鳞片已经可以拍卖天价了,甚至说是有价无市也不为过,这位天邈宗的执剑长老好大的口气,竟想“讨要一些”,对自己的身份没有足够的底气是不敢说出这种话的啊。

    这句话的分量几乎可以转换成对麒麟帝国皇帝说“把你的皇位借我坐几天”。

    难怪这老家伙半天开不了口,看样子以他的厚脸皮也知道这话说出来会被喷一脸口水吧。

    是唐利川的朋友,唐利川赠送起来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居然用这种口气冲他索要,而且还隐约有威胁的意味,那他就是不给。

    此人知道自己手里有三首龙蟒鳞片,唐利川都不会太过震惊,毕竟圣武院的侥幸存活下来的人早就离开秘境回家了,那些人嘴里透露出消息不是没可能。

    葛长老一开口说出的话才是真的把唐利川惊了一跳,他真想反问一句:“我要是不给,你能把我怎么样?”

    可唐利川还是强忍了下来,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葛长老说道:“长老的要求我明白了,但是,你好像还忘了点什么……我的好处呢?”

    葛长老闻言苦笑起来,摇头道:“鄙人岂能不知龙蟒鳞片的价值,但思来想去,手里根本拿不出与龙蟒鳞片等价的东西,所以……”

    “拿不出等价的东西,所以长老就干脆什么都不给了吗?”

    唐利川打了个呵欠,看向对方的眼神里透露出一股滑稽可笑的意味。

    这四个家伙还真的以为凭“天邈宗”三个字就能从他手上弄到龙蟒鳞片啊。

    眼皮隐隐发颤的跳了跳,来此的路上葛州平就想到此行不可能顺利弄到龙蟒鳞片,毕竟能斩杀三首龙蟒取其龙鳞,自然拥有强大的实力。

    可是圣武院出来的人对于斩杀龙蟒的过程却是只字不提,仿佛十分畏惧一样。

    要不是有些顾忌斩杀龙蟒之人,他又岂会亲自前来,而且还让他徒弟明里暗里多次点出天邈宗的名号,这里边当然有以势压人的意思。

    谁料唐利川根本不把天邈宗放在眼里,也不知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偏不给老字号的天邈宗面子,还是其本事真的高明,让他拥有不畏天邈宗的本钱。

    面色一沉,葛长老张口欲言,忽然他脸色一阵狂变,心跳莫名加速起来。

    眼神受惊似的猛一转头,却见大厅后门方向缓缓走来一个身影,乃是一只穿着衣服,人立行走的黄毛小花猫……

    作者枇杷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