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七百一十六章 索求
    大厅中共有四人,一名老者神态威严,虽是闭目而坐,但其身上散发的剑意却不可小觑,不愧是剑修门派的执剑长老,剑意凛然让人望而生畏。

    只不过,这位葛长老实力不弱,他的三个徒弟就显得平庸多了。

    这三人实力也不过元武境巅峰状态,脸上却带着世俗那种小人得志的人专有的傲慢表情,狗眼看人低似的什么都无法入他们的法眼。

    以他们的年纪得到执剑长老重视,在天邈宗前程大有可为,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又是元武境巅峰实力,突破到玄武境也是指日可待的事。

    如此风光的身份和让人敬仰的实力,有点傲气也属正常,可这三个家伙错就错在不知收敛,地位和实力有了,为人处世的手段明显还很稚嫩。

    或许他们以为自己背着一个“天邈宗执剑长老高徒”的名号,就能在武道界横行无忌,谁也不用放在眼里。

    这种想法不能说不对,以天邈宗在武道界的实力和地位,不谦虚的说确实在大部分情况下保持这种傲慢态度,但也仅仅是“大部分”情况下罢了。

    唐利川很显然就是不用看天邈宗脸色行事的例外之一。

    瞧得那年纪比自己大了几岁,而口气态度比自己还幼稚的家伙,唐利川冰冷的脸色忽然扯起一丝冷笑,他知道这种蠢货大概又是那种在宗门庇护下受到的荣耀太多,根本没有在宗门之外的残酷环境试炼过的温室花朵。

    这种人,给他天邈宗的高深武技也没用,脱离天邈宗的庇护恐怕不到半月就要横死街头。

    看到唐利川突然走了进来,那名口无遮拦的弟子脸色一阵尴尬,但随即想到了自己的身份,于是又把胸挺了挺,露出一副“让你听到又能怎么样”的表情。

    “真是无药可救的蠢货。”

    唐利川暗自冷笑着,快步走到主位上,有意无意的朝那人望看一眼。冷冷道:“本人刚才听得有人在此地大呼小叫,怎么此时又没声了,莫非是见不得人的小老鼠,只敢背后逞能,看到人来就不敢说话了?”

    “你……”

    那人被唐利川一通讥讽,脸色通红的正待还嘴,可是他师尊葛长老却突然睁眼站了起来,此人也只有缩着脖子退后一步,不敢多说半个字。

    葛长老站起来打量了唐利川一眼,似乎看出唐利川已经达到玄武境一重的境界,目光中露出一丝震撼之意,但随即便被他深藏起来。

    一拱手,葛长老率先说道:“鄙人葛州平,忝居天邈宗执剑长老之位,这三位是鄙人劣徒,刚才说话确实欠妥,鄙人再次代为致歉。”

    “师尊,你干嘛跟他赔礼,分明是他怠慢在先!”

    此人三位弟子大概是在天邈宗当大爷习惯了,来到唐利川的地盘口无遮拦也就算了,他们师尊还算知道礼数,拉下架子替他们赔礼就该让他们羞愧自责了,这三个蠢货竟然还不知道廉耻的认为自己没有错。

    葛长老回头怒目一瞪,那三人这才朝唐利川一拱手,口气颇为不情愿的告罪道:“刚才是我们不对,请唐兄见谅。”

    一脸无所谓的往主位上一座,唐利川淡淡的挥手道:“算了,葛长老远道而来,想必有所指教,本人手里还有些急事要办,不能耽搁太久,葛长老若是有事就请直说吧。”

    实在没工夫搭理那三个不懂事的蠢材,唐利川直接了当的把话说开了。

    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天邈宗的长老千里迢迢跑到他唐家来,应该不是专门带着三个白痴徒弟来献丑的。

    唐利川跟他没有交情,又不用看天邈宗的脸色,既然对方先不给他面子,他也懒得跟这些人玩什么虚头巴脑的待客之礼。

    唐利川如此直接,葛长老反而一愣,好像有一种不知如何开口的意思,看着唐利川好半天,干张嘴就是不说话。

    “葛长老既然来访又不说话,难道只是想看看唐某?既然如此,就恕唐某杂事繁多,不能继续作陪,要是葛长老想在金鳞城逗留几日,我唐家一定派人好好款待,一尽地主之谊。”

    见不得这些人婆婆妈妈的欲言又止,唐利川说完这话站起身来就要离开,葛长老门下三名弟子脸色自然又是一阵狂变,仿佛唐利川太无礼了,居然还不等他们师尊说话就下逐客令,他师尊可是天邈宗的执剑长老啊,不是一般的垃圾宗门,而是麒麟帝国第一宗门,天邈宗!

    唐利川不客气礼遇已经是大不敬,甚至还敢露出这种不耐烦的表情赶他们走,这已经不是针对他们个人,分明是连天邈宗的颜面也给踩了。

    “唐小友且慢,老夫……老夫却有一个不情之请。”

    看到唐利川要走,葛长老有些发急的站了起来,犹犹豫豫的说道:“此番前来确实有求小友。”

    露出一丝笑意,唐利川又缓缓的坐回了座位上,心说果然是求人来的,可是看那什么号称“三才剑侠”三个菜瓜的表现,根本看不出是求人的,仿佛是来当大爷的。

    手指有节奏的轻扣桌面,唐利川缓缓道:“恕我直言,本人与天邈宗没有任何瓜葛,与葛长老也素未谋面,既然没有关联,就无从可谈交情……如此,小子若有什么地方能帮到长老,就只能以生意交易而论。”

    “是生意,理当互惠互利,于我有好处的话,葛长老就不用太拘束了,有何需要只管直说。”

    这话唐利川说的不可谓不直白,首先点破了跟葛长老和天邈宗没有人情关系,就是告诉对方不用扭扭捏捏的说不出口,我们之间没有瓜葛,所以我不是你打打感情牌就能说服的。

    接着,他又直言不讳两者之间是生意关系,你需要什么,能回报给我什么,这些都是必须拿到明面上讨价还价的,生意嘛自然要有利可图,看葛长老忸怩的做派,分明是索求太大,又自认为拿不出对应的好处,所以才难以启齿。

    那他唐利川又不是冤大头,你要什么东西我就应该给你?

    “你这人怎敢不知好歹!我家师尊亲自前来已经给足了面子,你那是什么态度!让你帮忙是看得起你,你也配跟我师尊谈生意?”

    最先开口抱怨的那年轻人闻言大怒,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指着唐利川的鼻子就骂。

    听他的口气,好像他师尊亲自过来一趟,唐利川就该把东西准备好,客客气气的陪着笑脸将他师尊所要之物双手奉上?

    哈哈一笑,唐利川摇着头带着满脸笑意,偏头问道:“葛长老,你这是带着门下弟子来我唐家明抢啊?”

    作者枇杷说: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