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六百九十章 破局
    鸳鸯镜本是血海棠收藏的秘宝,在她死在唐利川手中的时候,这件宝物当然也同时易主,归入了唐利川的名下。

    在见到动用了真极雷炎扇也无法对此人造成伤害的事实后,唐利川明白强攻是无法战胜此人的,只有用点手段才有胜算。

    他知道自己的宝物没有这种能力,那么只有使用这些家伙自己的宝物,来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在假装中了魅术迷惑的时候,唐利川就感应到这些家伙对血海棠的迷惑术十分忌惮。

    从这点来看,若不是他们没有能力破解血海棠的秘术,就是破解起来十分棘手,无论是哪一种情况,最差也能让他争取到一瞬间的机会。

    血海棠其他宝物唐利川没有见过,无法判断用法,而芙蓉帐又被他毁了,他所见过的宝物也就鸳鸯镜可用。

    他被鸳鸯镜迷惑之前并没有看到血海棠施展了什么法诀,故而大胆猜测,只要任何人目光看到镜面就会自动陷入鸳鸯镜的幻境里。

    有了这番猜测,他才制定了刚才的策略,那五枝凝聚一起的破甲箭并非其他用处,只是为了固定藏在其中的鸳鸯镜而已。

    使用逐日神箭致盲一招,也是为了掩人耳目的障眼法,让肆恶童子无法第一时间察觉到他的真正目的。

    这次的计划不算周密,只是唐利川临机应变想出来的策略,漏洞破绽自然很多,但仓促间能想出应对的策略有些瑕疵也是难免的,毕竟他不是那种算无遗策的智者。

    还好计划一次成功,被鸳鸯镜迷惑的肆恶童子巨大的章鱼身体嘭的摔落地面,而他召唤出来的天罡水雷也在同一时间漫天遍地的爆裂开来,这一次不是一化百千的变化,是真的化成细微的水气消失不见了。

    无法确定对方会被幻境迷惑多久,别人或许难说会多久才能从幻境出来,不过肆恶童子是个特殊的例外。

    唐利川可从他们的对话里得知了此人禁欲的信息,一个没有色心情欲的人,陷入那种美色幻境里,或许跟唐利川一样具备免疫的能力。

    弓弦一扬,唐利川也不多做他想,十几枝破甲箭再次破空而出,经过他苦修的箭术发射而出的箭矢,目标是这种固定不动的靶子,那绝对是百发百中。

    眼看利箭就要射穿肆恶童子的身体,四周忽然阴风大起,众人视线为之一暗,犹如黑夜降临、百鬼夜行一般,成千上万的鬼影自地底钻出,以身为盾层层消耗破甲箭的威力。

    这些鬼魂并不一般,以弱小鬼魂之体居然真有办法消耗破甲箭的力量,让这些箭矢还没命中肆恶童子躯体就已经跌落尘埃了。

    “阵法?”

    唐利川面色一沉,暗含怒气的环视远处,那些站得极远的七煞宗弟子们手持白幡,现在终于有了效果,这些厉鬼冤魂就是被他们手中白幡招引而来。

    “还好铁面阎王计划周密,让老夫将‘鬼煞阵’的布阵器具带来助阵,要不然此番任务定要失败!”

    七煞宗宗主娄天鸣原本并不属于参战序列,只是被命令在外围站脚助威。

    不过那铁面阎王多了个心眼,让他将宗门的上乘阵法也准备着,以备不时之需。

    这个提议自然引起了血海棠等人的嘀咕,多一人参战就多一人分担功劳。

    万一最后守护者被他们四人联手剿灭,完全没有动用七煞宗阵法的机会,但对方已经准备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份战功还是少不了的。

    他们冲前卖命,七煞宗却只管看戏,竟也要多分一份功劳,他们自然不愿意。

    不过架不住铁面阎王的坚持,认为面对守护者多一道保障也是好的,其他人也没有反驳的理由,只能答应下来,没想到现在还真的派上了用场。

    肆恶童子本来对血海棠的美色幻术就有一定抵抗能力,再被鬼气从外一激,立即清醒过来。

    当他看到插落眼前的利箭,他心中不禁一阵气怒交加,自己视为随手可以碾死的废物,居然差一点就把他宰了。

    “你们真的惹怒我了,本来你们是没有资格领教本人这招‘天道肆虐’,现在你们好好体验什么叫绝望吧!”

    肆恶童子巨大的章鱼身体原地一转,重新恢复人形,被他自行舍弃的双腿居然也重新长了出来。

    这时候他双臂大张,背后生出无数肉翅宛如地狱伸出的鬼手朝天高举,紧接着一股毁灭般的压力狂降而下,在他周身百米范围的阴魂厉鬼同时会飞湮灭,那处区域仿佛成了绝对禁区,任何闯入者都会瞬间灰飞烟灭。

    “你让谁感受绝望?这话是你说得的吗?”

    就在唐利川气力耗尽,费尽心机也想不出如何破局之时,小花猫冷冰冰的声音破天惊雷般的落入所有人的耳中。

    对唐利川来说这是比天籁之音还美妙动听的声音,而对肆恶童子众人来说,简直比魔鬼的嘶吼还要可怕,刚才还挺嚣张的脸色霎时变的苍白起来。

    这时候,冷屠意境封锁的地方已经完全破解,小花猫身上一共可以看到四道不一样的光环闪动,除了本身的天煞锁功针封锁之外,还有四道额外的枷锁困住它周身。

    只是它仿佛毫无所觉一样,表情冷漠无比。

    一人之力困锁它的冷屠却在双膝跪地,汗水不断从额头滴落,仿佛在他自己的意境里也奈何小花猫不得,还被对方突破意境闯了出来。

    “你们这群饭桶!老子一人豁尽性命牵制守护者,你们却连一群下界蝼蚁都杀不了!成事不足的废物,任务失败的原因,你们自己去跟上边解释吧!”

    冷屠说完这话,身体竟如同被强酸融化一样,骨肉皮囊全都化成一滩血水。

    “血海传送法,哼,跑得倒快!”

    小花猫冷哼一声,一眼认出冷屠所施展的手法正是血海传送法的逆向回元术,可以让本体直接返回原地。

    发现已经没有取胜可能的时候,他果断的选择撤退,肆恶童子和欲沧海两人心头骤然一凉。

    他们也没想到冷屠说走就走,根本不考虑他们的下场。

    在他们看来,此行任务未必失败,要是他们全力出手,不是没有机会斩杀守护者。

    可是冷屠二话不说丢下他们开溜,任务失败已经是必然的结果。

    而面对高层质问,冷屠却可以推说已经竭尽全力按照计划行事,杀了不守护者的罪过可全落到他们身上了!

    心中把冷屠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肆恶童子两人想到盟里的惩罚,心神已经大乱,哪里还敢留下继续战斗。

    “该死的混蛋,老夫记下你了!”

    欲沧海恶狠狠的瞪了唐利川一眼,似乎把失败的原因怪罪到唐利川的头上。

    身体与冷屠一样融化之前,他反手一掌凝聚出一道雷霆八卦直轰冰雪美人而去,临走之前也要杀了唐利川的“红颜知己”替自己出口恶气……

    作者枇杷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