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七章 再斩
    肆恶童子和欲沧海夺宝不成,一个心中怒气横生就要拿胡灵狮和夜杀两人发泄,另一个眼里淫邪的火热,露出贱兮兮的眼神准备朝冰雪美人动手。

    就在此时,芙蓉帐里忽然传来一阵猛烈的摇晃。

    嘎吱嘎吱的撞击声让欲沧海不急出手,窃笑道:“老妖婆这些年又不是没玩过毛头小子,不就是老牛吃嫩草吗,还用得着这么狼吞虎咽?”

    肆恶童子面露厌恶的冷哼一声,心中怒骂着血海棠“不知廉耻”,正要收回目光开始动手,忽然他神色一变,大声道:“不对劲!小心有变!”

    欲沧海还没反应过来哪里不对,就见芙蓉帐咔擦一声,竟然由内而外完全散架,精雕玉砌的床骨顿时炸飞开来。

    映入众人眼帘的竟是一团古怪的黑暗,范围恰好只有芙蓉帐容量那么大,完全没有一点黑暗超出范围。

    巨爆中,血海棠身上仅仅缠着一条薄纱遮蔽隐私之处,一手捂着流血不止的肩头,看那伤处边缘竟有一圈被火焰灼烧的干燥痕迹。

    芙蓉帐里本应由她为所欲为,但看她这幅狼狈的模样,分明吃了大亏,而且还是动用了移形换影的神通才堪堪逃离。

    不仅仿制神器被毁,自己还受了不小的伤势,血海棠面色立即暴怒得宛如毒蝎。

    染血的手掌朝着芙蓉帐被毁之处一抬,大吼道:“花杀术,海棠血艳!”

    碎裂的芙蓉帐中,霎时卷起一阵海棠花香,接着一个含苞待放的海棠花朵赫然一凝,直接将手托黑色太阳的唐利川关在花朵里。

    唐利川有神秘水滴护体,幻术对他而言几乎无效。

    刚才他只是装出被幻术控制的样子,等待合适的下手机会。

    恰好血海棠毫不设防的将他关入芙蓉帐里,想要采补他的元阳,静等对方褪去衣物准备下手的空档,唐利川直接空手凝聚逐日神箭第三式,一掌轰在对方肩头。

    只可惜血海棠也是领悟了移形换影的人,本该夺命的一击被她千钧一发的瞬移开来,直接躲到三十米开外的地方,逃过了死劫。

    暴怒的血海棠闪身之后,立即施展武技围困唐利川,层层花瓣看似虚无,实际上坚如钢铁,唐利川拳脚打在花瓣上,只发出砰砰的沉重声音,一时半会竟也无法突破。

    “到底是上界的高手,应变能力实在太厉害了,不仅躲过杀招,更是第一时间出手反击。”

    赞叹之后,唐利川无语的嘀咕道:“他娘的,刚才就不该流连幻境,看得我浑身发软,反应不过慢了一瞬就被这怪东西困住了。”

    思索间,肩头忽然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那感觉就像是刀片从皮肤上刮过一样。

    唐利川好奇的抬头一扫,正看到一片透明的海棠花瓣快刀般的朝他脖子斩来。

    嗤啦一声花瓣切过他的喉咙,唐利川抬手朝脖子抹去,连点痕迹都没留下。

    一脸愕然的看着四周越来越多切割而来的花瓣,唐利川挠着头道:“好弱的攻击力,连我皮肤都切不开,看来我得收回刚才夸奖她的话了。”

    削铁如泥的花瓣对上其他人自然是斩瓜切菜,然而落在唐利川被龙蟒精元强化的身体上,就跟挠痒痒一样酥麻,完全感受不到死亡的危机。

    血海棠这手“花杀术”不仅是杀人术,更是极为养眼的秘术,随着花苞内部绞杀的速度加快,海棠花好似绽放一样,一层一层的舒展开来。

    当最后一层花瓣绽放之后,展开的花朵里已经看不到唐利川半点身影,犹如人间蒸发似的。

    “可恶的小鬼,打伤老娘就是死无全尸的下场!碎尸万段的死法已经算便宜你了!”

    面目狰狞的咒骂着,血海棠自认为斩杀了唐利川,胸中闷气舒缓了几分,正要伸手取些止血疗伤的丹药。

    一伸手,却摸到一个温热柔软的手背。

    触电般的低头一看,却见唐利川正蹲在她脚边,手掌已经落在她腰间的乾坤袋上。

    瞧见对方发现自己,唐利川调皮的朝她招了招手,笑道:“你好!再见!”

    手臂朝上一扬,转动的三首龙蟒鳞片直接从对方身体中心处完美的划出一道血痕。

    血海棠涣散染血的目光盯着眼前面带笑容的年轻人,满腹不解的问出这辈子最后一个问题:“你不是用过一次移形换影,怎么还能……”

    话没问完的她,再也听不到唐利川的回答,身体后仰落于地上,当场没有了呼吸。

    体内骨骼发出让人牙酸的“嘎吱”声,每一寸肌肉、每一个细胞都发出让人难耐的剧痛。

    唐利川却依然强打起笑脸,好心的朝着对方的尸体解释道:“是啊,我已经用过一次瞬移,为什么还能用第二次呢?大概是我长得太帅的缘故吧。”

    移形换影是玄武境才能领悟的神通,初次施展的瞬移距离很短,而且无法连续施展,否则身体无法承受瞬移来到的压迫之力。

    然而,唐利川与圣金甲虫一战以千种剧毒引爆了体内残余的龙蟒精元,那时候他就已经在短时间内连续瞬移过,事实证明他的身体足以承受超过一次的瞬移极限。

    一次之后再行瞬移,身体固然会受到反噬,不过还没达到无法行动的地步。

    但他的极限也只比一般人多一次罢了,第三次瞬移可能会成功,但身体短时间内会陷入无法行动的状态,瞬移开来也会进入任人宰割的状态。

    以第二次瞬移的机会,换了血海棠的性命,唐利川觉得完全值得。

    有这娘们存在的话,要是她再使用魅惑之音攻击,除他之外的其他人都将难以招架,唐利川岂能让她继续存活。

    一把抢回自己假装受到幻术影响而丢在地上的三件宝物,唐利川眼中冷笑之意更加浓烈,望着肆恶童子和欲沧海,嬉皮笑脸的问道:“这次我斩杀的可不是下界的蝼蚁了吧?还是一招秒杀!怎么样,你们要不要考虑联手对付我一个?”

    “呵,你想以自己为盾,帮其他人分担死劫吗?太天真了!”

    肆恶童子面带讥笑的说出这话,已经从血海棠刚才的攻击力认清了唐利川防御强横的事实。

    话语出口,唐利川立即顿感不妙,强忍身体不适,手中惊霆战弓对准此人就要封锁他的行动。

    然而第二次瞬移的剧痛影响下,让他还是比对方出手的速度慢了几分,就见夜杀和胡灵狮所在之处,地底忽然穿出无数肉条模样的尖刺,夜杀闪避不及,立即被十几道尖刺穿透身体,无力的倒在了血泊中……

    作者枇杷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