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五章 再败
    困阵光芒一起,唐利川立即觉得不对劲,这阵光芒不只是把他们困在城中这么简单,他现在能清晰的感觉到四周的压力变得沉重起来,就好像被关入数百米深的深海中,那股强大的压力让他的行动变得困难了。

    这还是他个人的感受,他的体魄在众人中算是最强的了,连他都有种行动不便的感觉,许乐那些人更不用说,不少人几乎陷入了步履维艰的困境。

    然而,这还不是困阵的全部效果,但看柳墨那些人,一个个周身环绕风旋般的光芒,身体好像比刚才轻灵许多。

    “哈哈哈,唐利川,陷入前辈的鹤翼阵中,看你还有什么手段可用!”

    此阵能压制敌人的行动,加强自己人的身法,柳墨也曾见识过此阵,看到唐利川被阵法压制得跟驼背似的,顿时发狂的大笑起来。

    “被我斩杀三次的蠢材,你有什么资格发笑?比自己的力量,你输了,比借来的力量,你又输了,稍微有点廉耻就该闭嘴了,我真无法理解像你这种没脸没皮的人有什么勇气活在世上。”

    唐利川不耻的看着远处大笑的柳墨,鄙夷之色展露无遗。

    “呵呵,我有什么资格?好问题!”

    柳墨面色古怪的一耸肩,反问道:“成王败寇,你马上就是个死人,而我作为胜利者将会一直活下去,你说我有什么资格?”

    笑罢,柳墨脸色忽然一寒,狞声道:“刚才你不是挺神气吗?再神气给我看看啊,蠢货!”

    定尊剑再次被他握在手中,三次败在唐利川手下的耻辱暴涨了他格杀唐利川的决心,问天剑诀之招更显疯狂,剑招未出,巨大的气势已经裂地百丈,天地倒悬、重力失衡的景象又一次重现眼前了。

    随着剑锋横扫,与剑气一同冲出的还有柳墨被阵法加速的身影。

    连番败阵的仇,他必须亲自砍下唐利川的脑袋才能化消。

    要说这鹤翼阵确实厉害,柳墨的七巧玲珑步本来就是玄级身法武技,速度迅捷犹如鬼魅,在阵法中施展出来,速度已经上升到近乎瞬移的地步,难怪柳墨明知在近身攻击不如唐利川的情况下还敢靠近。

    阵法中,双方的身法此消彼长,柳墨得到了加成,唐利川却只有减益,这种优势的情况下柳墨还不敢近前攻击,恐怕唐利川今天陨落在此,他日后的武道之路注定活在唐利川的阴影下。

    如此有损武道心境的魔障,只有自己一手打破才能化解,这一剑他必须近前斩下,斩的是唐利川头颅,更是斩断心魔。

    满是自信的一剑朝唐利川刺去,看到唐利川依然被重力压制得躬身驼背般的不能移动,柳墨心中狂喜,攻势又加快了三分。

    可继续向前,一种奇怪的感觉便开始萦绕心头。

    唐利川半步也没有移动,可给柳墨的感觉却十分古怪,如果要形容唐利川现在的给他的感觉,只有“普通”二字。

    没错,就是普通,那种放到人群中便再也认不出来的普通。

    他知道唐利川的实力放到任何地方必然耀眼夺目,怎么可能出现这种古怪的感觉。

    “混蛋,都快死了还在装神弄鬼!”

    感受到唐利川散发的气势跟刚才大不一样,如果说刚才唐利川破解问天剑诀乃是姿态张狂,现在的他却显得渺小如同蝼蚁,面对问天剑诀的攻击有种瑟瑟发抖,显出无法抵挡的姿态。

    柳家前辈设下的鹤翼阵只有重力压制效果,可没有封锁实力的效果,但唐利川表现出来的状态好像连实力也衰减成了垃圾一样的存在。

    柳墨一时间心中古怪,有一种落入圈套的感觉,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摇了摇头,柳墨暗道:“这一剑就把你斩杀,任你鬼点子再多也没用!”

    这时候的唐利川确实与刚才不同,若在人群中看他一眼,根本不会注意到他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平凡人。

    他本身并不平凡,却散发出平凡、普通、不值一提的感觉,这本身就很不寻常。

    “藏锋剑,锋芒内敛,以弱示人,外虚而内实……”

    在神秘水滴力量作用下,唐利川眼界瞬间开阔,仿佛继承了神秘水滴微不足道的一点意识,手中不知何时握住了一口满是铁锈的古剑,身上的气势完全收敛起来,看上去渺小又脆弱,仿佛谁都可以把他一巴掌拍死似的。

    面对柳墨的问天剑诀,唐利川彷如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迎着飓风站立,陨落只在旦夕。

    “看剑!”

    柳墨越靠近唐利川,越是感觉说不出的怪异,这种感觉实在太反常了,唐利川的气势看上去比之前弱了千百倍,可带给他的危机感却有增无减。

    未免夜长梦多,柳墨立即高高跃起,剑气自地面横扫而去,他本人手持定尊剑从天儿降,迎头斩落。

    “锈铁非废铁,藏拙非真拙,隐藏锋芒只是为了爆发一刻的惊艳!”

    出自铁山剑卷中的古剑之一锈铁剑被他横在身前,只闻话语落下,此剑浑身铁锈哗啦一声全数崩解开来,露出层层铁锈下遮挡的真面目,一口蓝芒四射、锐利非凡的乌晶剑!

    藏锋诺久,一夕爆发,压抑不知多少年的古朴剑意势可吞天,柳墨只觉得自己冲向的不再是普普通通的唐利川,而是一个强悍凶暴的猛兽。

    锈铁剑锋芒乍现,朝着问天剑诀狂傲的剑气一荡,爆射的蓝色光芒中,问天剑诀顿时崩溃,四下弹射的剑气将地面射出无数深不见底的大洞。

    “我的剑招……唐利川,你真该死!”

    由普通平凡的气势瞬间爆发成所向披靡的凌厉气势,柳墨先是被气势落差惊得一呆,随即狂怒狂吼起来,手中定尊剑不顾一切的朝着唐利川重重斩下。

    铛!

    解封的锈铁剑轻轻一格,柳墨只觉得反冲之力排山倒海反噬自身,右手一软,定尊剑当即脱身弹飞,噗的一声落于十米开外的地上,剑身落地之后,还发出了一阵受力不敌的颤抖。

    两根手指抵在柳墨咽喉处,唐利川眼神冰冷的轻蔑道:“你又输了,一天之内连败三次,三次不同的手法,却是相同的秒败,你还能给自己找出什么理由苟活?”

    作者枇杷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