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五章 邪剑
    正如许乐说言,唐利川消灭了不少阴魂之后,那种诡异的阴寒气息几乎没有削弱一样,而这黑球出现的时候却散发出让众人都为之一惊的寒意。

    显然,此物才是让众人心悸的源头。

    银色光芒延伸的速度极快,几乎是眨眼就从水池方向照射过来。

    此时的唐利川一直开启着紫色的瞳孔,在他的视线中,朝着自己飞来的不只是银色的光线那么简单,在银光之中似乎还藏着无数犹如牛毛针般的物体。

    说是“针”似乎有点不太准确,银光中夹杂的物体看上去就是兵刃的碎片,只不过体积极其微小,就像是将兵器切割成了粉末,即便用感知力去扫视也未必能看出其中的奥秘。

    唐利川的紫瞳形成说起来真是巧合,三首龙蟒原本的瞳里就能观察入微,吸收三首龙蟒精元的他在千种剧毒的影响下,竟让他的瞳力继承了一部分三首龙蟒瞳孔的效果,恰好看到了银光中的危机。

    牛毛针般的利刃配合阴森诡异的气息让唐利川不敢大意,虽说看出了其中的奥秘,却也不敢莽撞的用身体去硬抗。

    再看身后秦栋几人正在恢复视力,不知情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做出正确的闪避动作。

    要是唐利川不管不顾的自己闪躲,他自己的确不会受到这波攻击的影响,可是秦栋几人就该死伤惨重了。

    银光蔓延的速度极快,容不得他多想,只见他一咬牙,一手抓住一片宽大的三首龙蟒鳞片挡在身前。

    龙蟒鳞片本身有大有小,用来制成简陋铠甲的算是三首龙蟒身上最小的细鳞了。

    那些作为表面鳞片的大小几乎比磨盘还大上几轮,这些鳞片全都收在唐利川的乾坤袋中,此时他直接拿出两片最大的鳞片往身前一横,几乎覆盖了大半个通道,自然将身后的几人全都遮蔽了起来。

    就在他刚做好防御姿态的瞬间,银色光芒已经狂轰而来,一瞬间就像倾盆大雨坠落一样,“啪啪啪”的雨点声突兀无比的在龙蟒鳞片另一头传来,就像是一筐豆子倒在了铁板上,稀里哗啦响成一片。

    只是这些银色光芒可并非豆子只会哗啦啦的响,每一枚银光中的刀刃皆是夹带无匹的撞击力。

    唐利川堪堪抵挡了一秒,原本还横在身前的双手硬是被银光的冲击力撞得反弹而回,双双砸在胸口,脚步连续后退的途中,一口温热的淡金色血液“噗”的喷了一地。

    再看他手中的龙蟒鳞片原本光滑的表面已经变得像刺猬一样长出无数尖刺,仅仅一点细微的刀刃就快将防御力堪称恐怖的三首龙蟒鳞片打穿了!

    如此抵挡了将近三秒钟,散发出来的银色光芒骤然消散开来,破碎利刃的撞击力消失的刹那,唐利川不断后退的身体惯性般的朝前扑了两步。

    许乐就看见唐利川的双手发抖得厉害,再也拿不住快要报废的龙蟒鳞片,咣咣两声掉在地上,唐利川自己也膝盖一软半跪于地。

    “喂!你也太逊了吧,这就扛不住了?”

    许乐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他可是知道唐利川那些鳞片的防御力有多强,既然已经抗住了攻击,怎么还会这么狼狈。

    听到对方的吆喝,唐利川却是一声不吭的用紫色瞳孔看着

    颤抖不已的双手。

    从表面上看去,淡金色的皮肤上一点伤痕都没有留下,可是在皮肤之下的血肉几乎被千刀万剑切割似的,剌出了无数口子,金色的血液已经破出了血管流进了那些被割伤的血肉里。

    “剑意!他娘的这就是剑意!我这身防御就像假的一样,如果我刚才没用龙蟒鳞片抵挡,现在应该已经支离破碎了!”

    顾不得神秘水滴潜在的威胁,大敌当前他只有先调用神秘水滴的力量修复伤口,满身的暗伤在一股暖流的作用下马上就恢复了原状。

    这之后秦栋几人也从致盲的状态恢复了,秦栋刚要责怪唐利川乱用武技,可他刚睁眼朝四周看了看,立即便老老实实的闭口不言了。

    四周的墙壁在他们眼睛看不到的时候仿佛被一阵利刃刮过一样,硬度不弱的幽暗石上竟然出现了无数划痕。

    从唐利川落在脚边的两片变形的鳞片来看,刚才疑似有什么人发动了攻击,却被唐利川一人抵挡了下来。

    那鳞片的防御力秦栋几人是领教过的,以他们的攻击手段想要破解似乎有点困难,此地居然有人能把鳞片打成这幅筛子模样,他们心里的惶恐之意不禁又提升了一些。

    随着银色光芒爆发之后,水池上空漂浮着的黑色球体却开始缓缓变化起来,就像月食消失的状态一样,黑色的阴影逐渐退散,露出一个散发着淡淡银光的朦胧影子。

    “月食”消退的速度不算慢,很快就露出半截朦胧的影子。

    定睛看去银光中似乎是个人,正以盘膝打坐的姿态漂浮在空中,只不过这人的体态形同枯木,皮肤和骨骼完全贴在一起,一眼看去都能看到皮肤之下的经脉血管,只不过这家伙的经脉颇为粗大如同牛筋似的,分明跟唐利川一样将经脉扩充强化过。

    当“月食”阴影消退三分之二的时候,众人终于可以看清黑球之中的全貌,注意力也从干枯的人影转移到他身前的一口黑色长剑之上。

    此剑诡异无比,浑身如同黑洞般的深邃,剑格处乃是一个空洞的骷髅头形象,剑身上似乎刻着无数人脸,但是这些人脸仿佛在不停变化表情,似是活物。

    暴露在柔和银光中的黝黑怪剑上还能看到一层淡淡的黑色气息随风飘动,这层黑气便是所谓的煞气,隔得老远都能感受到剑上的寒意。

    忽然,剑上煞气一阵翻滚,形成一个高约两米的人影,此人头戴帝冠、身穿龙袍,满脸的阴戾凶暴之态。

    从冥宫的异变来推断,这人应该就是冥宫的主人,可惜自己想要尸变不成,反而被收进这口怪剑中,成了剑中厉鬼!

    这人一出现立即扯着嗓子仰天一声大吼,整个冥宫被这阵嘶吼惹得轰隆隆的颤抖不已。

    唐利川众人心头同时涌出一股滔天恨意,似有满腔恨火得不到宣泄,一个个瞳孔逐渐变成狂暴般的猩红。

    “我秦栋堂堂一宗之主,苦修数十年方有今日境界,你这小贼何德何能如此年纪就敢修得玄武境巅峰?我好恨啊,为什么我没有这种运气!今天我就杀了你这国师高徒,看你有什么能耐对我指手画脚!”

    秦栋肩头一晃,背着的殷千重便被他随意摔在一旁,而他双眼完全被血色笼罩,意志已经被心中恨火控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