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六百二十四章 稍憩
    殷千重四人的实力远不如许乐强大,抛开许乐争斗无法取胜的负面效果来说,即便他打不过,要跑也是能办到的。

    可许乐师尊依然还是指派了四名实力低于他的护卫,很显然这四人各怀本领,而且在某些方面足可帮上大忙。

    此时殷千重所驱使的古镜就是兽王谷收藏多年的异宝,名唤“狻猊镜”。

    这面古镜与司徒家那件“撕风旗”同属异宝之列,不过此物的威力远非撕风旗可比。

    虽说此镜的名号只是由镜面雕刻的狻猊形象而得名,并非可以召唤这种上古异兽,不过释放出来的异兽魂魄也是强悍无比,再者能将镜中所封印的异兽密林一同召唤出来,制造特殊地形辅助攻击,此宝的威力远比想象中的厉害。

    只是对上了天武境的圣金甲虫才显得效果一般,加上此镜被兽王谷获得的时候,镜中封印的兽魂已经去了十只七八,故而现在用对敌那些参天巨树反而成了主攻,它们仅能困住圣金甲虫而不能伤其分毫,反倒是对方抗拒之力引得殷千重一把老骨头七窍流血,仿佛随时可以死翘翘一样。

    “殷老,再撑一会,公子他们就要远离此地了!”

    秦栋三人目送双头四翅的怪鸟护送许乐二人离开,他们知道殷千重状态不好,可是现在能做到抵挡圣金甲虫一二的也只有他手中的这面异宝古镜了。

    若是他坚持不住,不仅圣金甲虫会脱困追来,就是那数百亿只蚊虫杀过来,他们也只有等死的份。

    好在狻猊镜召唤出来的树木具备强悍的蛮荒气息,其中困锁了强大的兽魂不知多少年月,浓浓的蛮兽粪便的气息都能让人窒息了,密林中散发的不仅仅只有粪便的味道,还有那些强大异兽的摄人体味,光是这股气息就不是一般人能抵抗得了的。

    要知道很多猛兽都是以气味划分领地,这股味道之中可是蕴含着极其危险的警告气息。

    蚊虫群数量众多,可依然架不住无数强大异兽的气息,嗡嗡乱叫的在密林中散做一团,一时间失了方寸无法组织任何攻击了。

    又过了数个呼吸,狻猊镜上的裂缝越来越大,几乎遍布了整个镜面,很明显殷千重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现在满脸是血的他只是在硬撑而已。

    天武境异族的挣扎让他不得不搭上老命来催动古镜与之抗衡,即使是这样,他依然落在下风,眼眶鼻孔中的血液也从鲜血流淌成了暗红色,支持他不倒的仅仅是一点微弱的意志了。

    就算赔上性命也不能让许乐有事,这并非他跟许乐有什么交情,而是国师大人他得罪不起啊。

    这趟镖可不是那么好保的,国师许下重诺的时候他心中已然有了觉悟,想要得到多大的好处,就得付出足够的代价。

    他从国师那里得到了足以让兽王谷实力与地位翻一番的好处,因此就算是死也得保证完成任务,否则兽王谷的下场会怎样他心中一清二楚。

    “殷老!可以收功了,公子他们已经安全了!”

    瞧得许乐两人在天边变成一颗黑点,秦栋急忙提醒起来,话语一落,就听得狻猊镜咔擦一声从中心处爆裂成数十瓣碎片,一件可遇而不可求的异宝就这样用做掩护毁掉了。

    殷千重更是在松懈之后的一瞬间侧身栽倒在地,当场昏死过去。

    “没了狻猊镜的阻拦,那家伙马上就能恢复行动,我们也快走吧!”

    秦栋拿出一颗红色药丸让殷千重吞下后,背起此人便朝着唐利川二人离开的方向飞奔而去。

    直到他们四人离开了约莫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圣金甲虫一方才猛的炸开一团气浪,失去狻猊镜支持的密林顿时没有持续生长的能力,让天武境的气势一吹,顿时东倒西歪的弹飞开来。

    手中捏着十几片三首龙蟒鳞片的金色人影默默的看着众人离开的方向,好像没有想要追赶的意思。

    就那么静静的看了几分钟,接着他似乎略一摇头,手里抓着鳞片缓缓的从圣金甲虫背部沉入体内,巨大的甲虫沉重的调转步子,一步一缓的朝着原本行径的路线而去了……

    再说唐利川和许乐两人被古镜中的兽魂载着飞遁,随着古镜的破裂,兽魂几个闪烁之后,呼啦一声凭空消失开来,他与许乐两人晃晃悠悠的从空中跌落下来。

    两声噗通声响,二人双双落入下方一汪潭水之中,一个猛子几乎冲到潭水底部。

    呛了两口水的他挣扎着游到岸边,张口就吐出一大滩带着血迹的潭水。

    而许乐被冷水一激,也扑打着游到岸边喘息起来,他胸口的衣服已经完全被血液打湿,似乎受伤不轻。

    啪!

    一只碧绿色的小瓷瓶落到唐利川脚边,抬头一看,许乐已经自顾自的仰头服下了丹药,入肚之后脸上立即恢复了血色,居然是立即生效的灵丹!

    感受着自己体内两次受伤,而他刚才服用的药物似乎没能立即缓和伤痛,伸手就将药瓶捡了起来,拧开盖子一闻,双眼不由得瞪大了几分:“源生玉莲丹?这可是麒麟帝国丹经上记载的极品疗伤圣药,论品级已经达到天级一品的程度,观此丹品色,品质已经达到药效最好的九品之列,你舍得给我?”

    “天星炮连圣金甲虫的硬角都能炸断,你近距离吃了一炮,虽是余波但也必定受创,要不是知道你体魄惊人,我还真不敢用那玩意出手帮你,快点服药疗伤吧,这种丹药在国库里还有不少,用不着你帮我节省!”

    许乐说完这话便盘膝打坐起来,唐利川也不多言,丢了一颗丹药入肚,脏腑的创伤果然有明显的好转。

    “这一战真是亏到姥姥家了,残余的龙蟒精元浪费了不说,邪藤老人专门替绝毒战体准备的千种剧毒也白白浪费了,好在修炼绝毒战体至关重要的绝毒灵液当初我提炼了两颗,如今用了一颗较小的,还有另一颗备用……”

    千种剧毒数量多,但花点时间总是能集齐的,只是可惜了龙蟒精元没有完全被自己吸收,不免让他心中惋惜。

    休息片刻,唐利川的伤势在丹药的作用下好了几分,警惕之心也随着身体的恢复而重新升起。

    下意识的放开感知力查看四周环境,他忽然惊愕的冲许乐说道:“你察觉没有,这里好像有点冷飕飕的感觉。”

    “没有啊,这里山清水秀,四面都有山石草木遮蔽,风都吹不过来,怎么会冷?”许乐看了看四周,耸肩答道。

    没理会对方没心没肺的态度,唐利川不会对自己的感觉视而不见,感知力更加细致的朝着四周扫去。

    当他的感知力落在许乐身边的时候,他浑身骤然一抖,惊道:“你为什么坐在墓碑上!”

    作者枇杷说: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