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三章 古镜
    招中藏招是唐利川的拿手绝活,往常能无往不利当然有出其不意的优势,不过与对手之间的差距不大也是至关重要的一点。

    而他现在面对的家伙可是天武境的异族,双方实力差距太过悬殊了。

    没等这些环绕雷电之力的龙蟒鳞片攻到身上,圣金甲虫小山似的硬壳竟然缓缓中分开来,硬壳之下竟然还有一层看上去就感觉坚硬无比的硬甲。

    只不过唐利川的注意力可不在双层硬甲上,而是死死盯住硬甲之中浮现的人影。

    此人浑身笼罩着一团金色光芒,下半截身子没入圣金甲虫背部硬甲之中,两者仿佛融为一体,只有腹部往上的部分露在外边,透过金光仿佛可以看到此人没穿衣服,那些金光是从他皮肤表面散发出来的。

    “居然已经化为人形!这巨大甲虫难道只是他的驱壳吗?”

    唐利川惊愕万分,刚嘀咕一声,却见激射而出的三首龙蟒鳞片被那人抬手一招,居然一改方向,乖巧无比的落入此人手中,别说让对方受伤流血,就连攻击状态也瞬间被此人解除了。

    金色人影出现,并没有散发什么强悍的气息,不过唐利川和许乐两人立即察觉四周的空气开始凝固收缩起来,一阵沉重的感觉压在他们心头。

    这种感觉唐利川比许乐更加明显,毕竟他的实力只有元武境七重而已,现在爆发出来的力量只是被数种力量加持暂时提升的罢了。

    收走了唐利川的三首龙蟒鳞片,金色人影并没有对他们出手追击,反而饶有兴趣的把玩着这些鳞片,忽而他身体一震,似乎欣喜的发狂一样,骤然一抬头,目光已经锁定了唐利川的位置。

    这一刻,唐利川只觉得危机即将降临,这种被人看透的冰冷寒意他还是第一次感觉得如此清楚。

    “臭小子,你不是修炼过终极武技吗?为什么不用!”

    心知一人不是对手,他立即转头看向许乐,这家伙自称玄武境顶峰实力,还是国师高徒,修炼的武技全是他人做梦也求不得的高深绝学,或许可以越级挑战呢。

    刚才跟自己吹牛吹上天了,又是修炼过终极武技,又是麒麟帝国无敌,结果对圣金甲虫发动攻击所造成的结果跟自己一样,连别人的一根寒毛都碰不到。

    “还打什么,快跑啊!”

    许乐这家伙眼睛瞪得老大,完全没有想过施展所谓的终极武技,瞪着唐利川吼道:“这家伙是有灵智的,你还不跑!等死啊!”

    听得这个回答,唐利川暗骂一声“坑货”,随即感觉正面传来一阵气压波动,他来不及多想,身体猛的朝后一闪,再次施展出移形换影闪出百米距离。

    连续施展三次瞬移,即便他体魄过人,依然感觉浑身僵硬,脑袋空白的时间也延长了一秒左右。

    当他回神过来,背后“嘭”的炸开一道气浪,直接将他炸飞了数十米距离,一口鲜血哇的喷吐出来。

    自从吸收三首龙蟒精元之后,强悍的体魄头一次受到这么强的伤害,体内脏腑似乎也被这股力量冲击得略有破损。

    不仅如此,他浑身源源不断的力量经过三次瞬移消耗,似乎终于达到油尽灯枯的地步,龙蟒残存的精元也被他倾泄殆尽,现在他体内气息完全稳定下来,爆发性的力量衰减之后,他又变回那个元武境七重的菜鸟境界了。

    没有强悍气息的加持,周身浮现的龙蟒形象顿时崩溃,浮空效果也随之消失,直愣愣的从天上跌落下来。

    “真他娘的倒霉,这混蛋看我挨打还不出手……”

    坠落途中,他骂骂咧咧的回头一看,骂声戛然而止,却见许乐手中抱着一个黑漆漆的炮管对准他刚才瞬移之后的位置,那里传来的能量波动仿佛将空间都快撕裂一样。

    而那片能量波动的风暴中,半截被炸断的黑色硬角缓缓的抽离开来,飞快的没入土中,就是这东西突然从地下刺出发动攻击,而许乐第一时间就出手解救。

    “能将圣金甲虫硬角炸断,这不是一般的火炮,品级不会低于极品法器!”

    往嘴里丢了几个恢复伤势的灵药,看到许乐这番举动,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刚才要不是对方出手及时,恐怕他已经被偷袭而来的硬角贯穿了。

    “天武境的异族实力的确强悍,不多人联手根本无法与他抗衡,凭现在的人手不可能跟他对战,只能先行撤退,可惜白白浪费了十几片龙蟒鳞片。”

    刚喘息了两口气,背后震天动地的嗡嗡声再次席卷而来,圣金甲虫既然出手,就没有放他干休的意思,数百亿只蚊虫组成的黑色风暴冲着他一人席卷而来,似乎他身怀三首龙蟒鳞片的举动引起了对方的杀机。

    实力达到天武境的程度,一般的宝物已经很难勾起他们的兴趣了,而圣金甲虫身上携带着天启秘钥的气息,很显然也是前来夺宝的人。

    三首龙蟒这等祸事凶物就算在秘境中也是十分罕见的,平时更是看都看不到,现在被他撞上岂会轻易放过。

    体内气息削弱的唐利川已经没有办法动用飞行和移形换影的神通了,而紫色的剧毒也只存在与他体内,不能像刚才那样形成大片毒云攻击。

    在这场龙蟒精元与剧毒互相冲击的爆发中,仅剩的只有那双能看出对方破绽的紫色瞳孔,不过这对应付眼前的危机没有什么帮助。

    “啊!”

    此时,天空传来一声哀嚎,许乐胸口涌出大片鲜血,化出一个弧线跌落下来,看来他也扛不住圣金甲虫的攻击,不到几个呼吸就被打成了重伤。

    “该死,竟然这么强!”

    眼角余光瞟向圣金甲虫,对方的身体根本没有移动分毫,仿佛对付他们两人连移动半步的必要都没有。

    啐了一口血痰,唐利川撑起身子运转身法猛然一冲,不过目标不是圣金甲虫,而是从空中掉下来的许乐。

    即使他心有不甘,却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现在的圣金甲虫还不是他能对抗的对手,只有先想着如何救人逃命再做打算。

    可他身影刚飘出十几米,脚底霎时传来一阵翻天覆地般的震动,无数参天巨木凭空拔地而起,光秃秃的地形瞬间化成一片茂密丛林,这些树木的存在真实无比,完全不是幻像。

    心中惊疑不定的朝圣金甲虫看去,以为是对方施展的神通,可一看之下,对方小山般的身体也被数百株大树给缠绕起来,这些树木分明是与他为敌的样子,即使被挣断之后也会立即生出新的树木将他团团围住。

    还未弄明白怎么回事,他就觉得脚下一飘瞬间升高起来,身体受到重力影响朝下一蹲,却是摔在一团软绵绵的羽毛中。

    一只长着双头四翅的怪鸟正托着他朝远处飞去,另一边的许乐也被同样的怪鸟救了起来。

    而秦栋四人所在的位置,那名兽王谷的老者此时双目紧闭,嘴唇泛白之中透着数缕血丝,十分吃力的催动着悬浮在身前的一面巨大青铜古镜。

    镜中的画面乃是一片深不可测的密林,其中隐约可见无数彪悍的异兽形象,其中就有托着唐利川二人疾驰的怪鸟。

    唐利川两人能得救,就是此老出手,然而他驱使的古镜虽强,此时却有一缕裂缝噼啪一声出现在镜面之上,老者的身体更是触电般的一晃,两股血泉从他鼻孔里飙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