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六百零八章 脾气
    听了许乐这番言谈,唐利川心中对此人倒是高看了一眼。

    人言“真人不露相”果然不是没有道理,许乐看上去邋里邋遢、其貌不扬,但对古剑的品鉴却十分准确。

    唐利川自己掌握这柄锈铁古剑也有些时日了,当然也察觉了此剑意在藏拙,其中封印的剑招属于“藏剑诀”的一种,立意与他平日行事藏拙低调颇为相似,故而他选择先从这柄古剑入手修炼。

    只是他对剑意一窍不通,暂时还摸不到学习剑中留招的关窍。

    然而这位自称是麒麟帝国国师弟子的人,居然拿到古剑不到数个呼吸的时间就做出如此准确的判断,眼界不是常人可比。

    即便他身份有假,实力却不受身份影响,值得唐利川认真对待。

    “这口古剑的锻造手法颇为特殊,不似麒麟帝国的铸术。如果从剑中留有招式的特点判断,此剑应该有法器品级,只是这特点又跟法器不同,须知法器的附带神通无需修炼就能施展,而这口剑中的招式好像不限制一招之内,却又必须经过持有者领悟修炼,与寻常法器大相径庭,可要说它是更高品级的圣器嘛,显然强度又差得太远……”

    许乐似乎没有注意到唐利川逐渐变化的神色,依然自言自语的嘀咕着。

    把玩了一阵,他忽然笑了笑,随手将古剑抛还给唐利川:“在下眼界有限,实在不知道如何给此宝评级,不过并不影响此剑的珍贵,可是在下听闻唐兄好像不是剑客,难以发挥此剑威力啊,可惜,可惜了。”

    伸手接住古剑,唐利川心有疑问,对方看似大大咧咧、毫无心机的样子,应该不是自己的敌人才对,然而刚才他的护卫一出手便是杀招,此人又自称国师杨术的徒弟,那么此人多半是为皇室效力的。

    这里不是麒麟帝国,四周又无他人存在,那么这群家伙将自己围杀在此也没人知道是谁动手。

    “这家伙故意装疯卖傻想阴我?对方人数众多,又是不顾身份直接群攻的玄武境混蛋,我不可能将这些家伙一网打尽,那么出手就没有意义了。”

    心中抱着不信任的想法盘算了一番局势,要是他对国师的高徒出手,不提让人逃走通风报信会引起无穷后患,就算他将眼前的家伙团灭,难保那个神秘的国师没有办法知道是谁所为。

    以麒麟帝国的异闻录记载来看,这位国师几乎是神一样的存在,好像这世上没有他办不到的事,就连邪道中人不敢扰乱麒麟帝国的真实原因也是因为这位国师大人的存在。

    这些传言与自己无关的时候,他大可以当做笑谈,现在面对的是自称国师高徒的许乐,唐利川却不能不多做考虑了。

    “如果以灵元箭突然出手,我是有机会斩杀几人的,但是这么做极有可能招惹麻烦……算了,刚才的梁子暂且记下,等回到麒麟帝国详查之后再寻仇不迟。”

    计较一番,他还是忍住了现在跟对方为敌的打算,既然已知其中有黑榜、兽王谷的人,那么他就有线索可寻,没有必要现在冒险。

    “唐兄,我看你现在似乎是一个人行动啊,不如跟我组队如何?”

    盘算中,许乐没心没肺的声音再次传来,居然主动邀请唐利川加入。

    “这家伙,到底是真的没有江湖经验,还是在跟我装傻充楞?前者可笑,后者可恶!”

    身为国师高徒,又以这幅阵容避开正邪两道的人之行进入秘境,唐利川就算不用细想也知道他们自有图谋,这种事通常机密无比,哪有半路拉人的道理。

    要是大家都是朋友,或许还有那么几分可信,但以唐利川跟麒麟帝国皇室之间的间隙来看,对方不想方设法杀他已经算给面子了,哪有让他加入的道理。

    刚才见面二话没说就下杀手的举动唐利川还没有忘记,仅仅凭他摆出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白痴表情就想糊弄过去,好像把唐利川当成跟他一样的傻子了。

    “公子,这恐怕不合适吧?”

    唐利川尚未回答,黝黑大汉便一步冲了过来,沉声劝道。

    这些人虽然离得远,可是心思半点也不曾离开过,听得许乐的邀请,他们立即冲过来阻止。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的决定要是不合适,师尊为什么不让你来领队?”许乐眼皮一番,不悦的反问道。

    “国师大人吩咐我等保护公子安全,我等自然听从公子的号令,但也请公子不要随意招揽心怀叵测的人加入才是啊。”

    黝黑大汉有意无意的扫了唐利川一眼,虽然没有明说,但话中之意已经很明显了。

    唐利川嘴角一挑,自己分明什么都没做,反而还被他们无端围攻了一顿,他还没有发飙,这货居然敢颠倒黑白说他意图不轨。

    “我从来就没说过想加入你们,诸位不要神经过敏,今日诸位的招待唐某记下了,改日必会上门讨教!请!”

    唐利川暗笑着伸手一招,将钉入树干里的那枚龙蟒鳞片吸入手中,随即冷笑着缓步后退,他无心跟这群人纠缠,言罢便要离开。

    “等等!唐兄你别走啊,你别听他们的!”

    “站住!由得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吗?”

    许乐仿佛着十分郁闷似的急忙劝说,而另一道呵斥的声音却同时响了起来。

    许乐跟他的护卫们都想留住唐利川,区别在于一个方好像只是想把唐利川当成玩伴,另一方的意图就有些不怀好意了。

    “呵呵,有意思,唐某看不懂你们一搭一唱到底想干什么,不过有一点我想诸位应该先铭记在心才对……”

    唐利川眼神在四周众人身上一扫,冷冷一笑:“你们人多势众,我的确没有把握将你们全部斩杀,不过唐某若是想走,就凭你们还拦不住我!”

    “喝,好大的口气!我看你怎么逃出我等掌心!”

    黝黑汉子怒目一瞪,刚才他是被人从唐利川的攻击中救下的,虽然嘴上不说,实际上心头还是深感耻辱,在他没有讨回面子之前自然不肯让唐利川轻易离开。

    “住口!你们不过是师尊聘请来的护卫,何时轮到你们干涉本人的决定?你们拿了酬劳就只管办好差事,别的事用你做主!”

    许乐猛然大吼一声,那些玄武境护卫全都一愣,黝黑汉子更是脸皮一红,不过依然硬着头皮说道:“公子,我们当然不会干涉你的决定,不过国师大人吩咐的事,我等也必须尽心尽力办好才对,如果就此放他离开的话,他若引来其他人图谋不轨,或许会影响国师大人的计划啊,那时候恐怕公子也脱不了国师大人的惩罚。”

    “你说什么!你敢拿师尊来要挟我!是不是知道本人是第一次带队执行任务,就以为我好欺负?”

    许乐非但没有细细三思,反而大怒起来,抬手一指唐利川,厉声说道:“你不准走,让你加入就加入!你来秘境是干嘛来的?还不是为了寻宝!秘境这么大,你知道宝物在哪?不怕告诉你,这些事你不知道,我可一清二楚,到时候师尊吩咐取回的东西归我,其他宝物全归你!”

    做出这个决定之后,许乐拿眼一瞪黝黑大汉:“就这么决定了!我看谁敢有异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