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六百零六章 中止
    本来单凭人族的模样,唐利川还无法确定对方从何处而来,就算听到对方所说的话语也难以肯定。

    然而结合黑榜丝线以及麒麟帝国的人进入秘境的区域范围等种种细节来看,对方出自麒麟帝国的几率就已经高达九成了。

    只是麒麟帝国得到天启秘钥的人已经摒弃正邪之分,完全联合起来一同进入的秘境,就连圣武院的人也是跟他们在同一个入口进入。

    当时他并没有看到其他人马,那这群人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即使他们走了狗屎运,找到了其他的秘境入口,可是麒麟帝国里有哪一方的势力这么嚣张,完全不用跟他人合作就敢独闯秘境。

    若说这些人提前跟正道或者邪道一方定下了契约,这种情况应该不可能出现。

    神罚之誓不是儿戏,只要在契约上留名是无法在契约生效期间签订第二份的,而唐利川曾经作为契约留名者之一,但凡签订了神罚之誓的人都会在契约上展示出来。

    开诚布公、一目了然就是神罚之誓可以被正邪两道认同的地方,它不会帮助任何一方隐瞒消息,因此不存在有人隐藏自己消息的情况存在。

    唐利川没有在神罚之誓上见过这些人,这就是问题所在。

    正邪两道的人都必须达成联手的协议共同对抗此次秘境中的危机,就这几根葱哪里来的自信不加盟其中?

    摸了摸被对方手甲勒得有点破皮的脖子,唐利川不认为以这些人的实力会被正邪两道拒之门外。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这些家伙故意不加入,而是想自己单独搞事!

    还未等他缕清头绪,身侧一阵压力逼近,回头看去,却是黝黑大汉的方向飞来三座十丈来宽的岩石。

    这些石头每一块都重逾数十吨,然而被对方投掷过来的速度竟然极快,一路上横行无阻,但凡被它们撞到的树木无论粗细当场轰得粉碎,无一例外。

    从天空往下一看去,茂密的树林瞬间就塌陷了一大片,只有一股沙尘般的木屑氤氲不散。

    “靠别人帮忙才侥幸逃脱的手下败将还敢出手?”

    冷哼一声,双拳一转,正面迎上!

    唐利川已经体会过自己体魄的强大,总算明白了一点小花猫为什么对他的训练是从体魄开始。

    以他现在这种不入流的武道水准混迹秘境,只能不求杀敌先求自保。

    纵观武道界中的修炼手法,其中最容易上手、用处也最大的当然是修炼体魄。

    无论是高深的武技还是境界的提升,这些不是空有资源就能修炼成功的,还需依靠一点机缘和强大的悟性才能修炼成功。

    资源有办法取得,而悟性外人却帮不了忙,只有体魄可以完全依靠武道资源和自身的耐力进行强化修炼。

    修成之后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若非体魄强得离谱,他刚才已经被人将脑袋拧下来了。

    拳风呼啸,三拳两脚直接将对方投掷而来的岩石轰成粉碎。

    岩石是由土系武技制造而成,硬度只算普通,根本扛不住唐利川猛烈拳击。

    然而,碎裂的岩石之后,一个巨大的象腿接踵而至,出招的乃是一个唐利川不认识的白发老者。

    “跟霍步东用的是同一种招式,这老鬼看来跟兽王谷脱不了关系!”

    心神一动,唐利川同时右腿鞭扫而出,半途中已经变化成一个外形看上去与对方相差无几的巨大象腿。

    双方凭空一击,溅射开来的气流直接炸毁了方圆百米的大树,随处可见树木倒塌、枝叶乱坠的狼藉景象。

    两人一击之后,同时被冲击的力量震退开来,只不过唐利川后退的距离比对方更远,同时右腿在分开之后隐隐发颤,对方的腿劲中还藏有暗劲,并非他模仿霍步东招式那么简单粗暴。

    刚一退后,还来不及喘息,唐利川只觉得自己背靠的大树之后冷风扫到,他急忙身体朝下一坠,就见大树背后悄无声息的绕出一条色彩暗淡的铁鞭朝着他刚才立足之处狠狠一绞。

    只听咔擦一声,那条布满倒齿细钩的铁鞭轻易嵌入树干三寸有余。

    “黑榜的混蛋。”

    这种偷偷摸摸出手攻击的手法,第一时间就让唐利川想到那个布下银丝困阵的黑榜杀手。

    要是单独对付一人他或许不会这么吃力,然而对方车轮战一样轮流跟他交手,这些人实力又非庸才,居然让他升起一股疲于应付的狼狈感觉。

    见到对方如此阵容,他心中略微有些猜到这支小队的来历了。

    唐利川清楚自己由于帮助林越的原因在麒麟帝国没少得罪人,特别是皇室成员大多看自己不太顺眼,早有心思想将自己除之而后快。

    以他对麒麟帝国的了解来看,他实在难以想到哪个势力有能力号令眼前这些高手通力合作。

    就以他观察的情况而言,现在跟他对战的至少有黑榜、兽王谷的高手,其他还未被辨认出来的人虽说不知来历,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也有玄武境的水准。

    这些人分属不同势力,而本身的实力也能在麒麟帝国叫得响名号,断然没有可能轻易被某一实力驱使。

    就算是互相合作,也很难出现他们这样默契的配合。

    正邪两道的人已经签订了神罚之誓,然而事实上他们还是各怀心思,表面上看起来团结一致,其实内里只是一盘散沙。

    眼前这些家伙就不同了,他们的配合默契无比,而且互相之间似乎颇为信任一样,完全不担心对付自己的时候被同伴算计。

    “真要是有人能统合数个门派的高手,那么最有可能的当然只有麒麟帝国皇室了,要不然这群混蛋怎么见了我就跟疯狗一样扑上来咬。”

    不怪唐利川如此猜测,他躲在一旁什么都没有做就让别人追着打,甚至完全没有想听他辩驳解释的意思,除了跟他有深仇大恨的麒麟帝国皇室之外,他实在想不到第二个仇家人选。

    脚步刚落于地面躲过黑榜杀手的攻击,两股寒意立即扑面而来,对方根本没有让他喘息的意思,就算以多打少对方还是力求格杀,不给任何一个可能放跑他的空隙。

    “看来我刚才的攻击还是太轻巧了,想要突围还是必须先杀一人!”

    冷眼盯着从前方、头顶同时袭来的攻击,唐利川伸手朝腰间一模,已经扣住了龙蟒鳞片编成的长鞭。

    “等等!都给我住手!”

    双方一触即发,远处却突然传来一个少年的制止声。

    接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一边胡乱的系着裤腰带,一边满脸兴奋的跑进战团中来,看了唐利川一眼,随即露出一副发现宝物似的惊喜表情大喊道:“嘿,唐利川!你就是唐利川吧?”

    认出是他之后,此人眼中透露出烦躁的意味朝着那些杀意盎然的高手冷声喝道:“我不过去撒了泡尿,一会功夫没看紧你们,你们就给我找事是吧?还不退下!”

    喝退那些高手的同时,唐利川还看到这家伙左手隐晦无比的在腰间蹭了蹭,似乎还自言自语的嘀咕着:“害我都尿手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