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五百九十八章 驯服
    “见到本人现在的模样,你还敢口出狂言?虚张声势似乎才是你擅长的手段吧?”

    连番攻击都被自己破解,许文谷再闻听唐利川威胁的话语,只觉得心头好笑。

    只有体魄强悍,其他方面稀松平常的毛头小子,也就只能靠说大话来自保了。

    “先是配合黑榜吹嘘造势,弄出一个轻易灭杀数百玄武境高手的假象,现在面对本宗又出狂言,想让人心生畏惧不敢动手,你难道不觉得你的伪装在强大实力面前毫无作用吗?”

    唐利川的确有击败玄武境的实力,不过玄武境的人也有实力高低之分,而且各善其长,难保唐利川击败的对手不是恰好被他克制的人。

    即便是在众人眼前一招击败圣武院的导师,这点也不足为信。

    唐利川是谁?是圣武院文院长看中的人!

    那么圣武院与他互相配合演一出戏,就是让人认为唐利川能轻易击败玄武境的人,以此抬高身价,同时又让文院长脸面有光,以示其目光独到、慧眼识人,这种情况也不是不可能。

    毕竟圣武院的人谁不想巴结讨好文院长,别以为他们是官方第一宗门就不会耍这种心眼,许文谷在武道界打拼这么多年,武道界污秽不堪的一面早已看得太多,他根本不相信所谓的正道一说。

    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龌蹉的事都能做出来,就好比圣武院的导师为了让唐利川出风头,“故意”被他一招击败一样,只要能巴结讨好上司,自己丢人现眼也不过是小事一桩罢了。

    武道界的老狐狸心眼都特别多,虽然有的时候是自作聪明。

    不过“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如许文谷这种想在武道界越爬越高的人,想多一点是十分必要的,能看清武道界的疑云迷障,才会在关键时候站对边,与人合作才能更有把握。

    只是想得再多也有失算的时候,他不信唐利川的话,反而眼带轻蔑,注定没有好果子吃。

    唐利川任由对方暗自猜测盘算,只是摇头一笑,淡然道:“既然你不信,那就出招吧,我站在这里不躲不闪,你若能伤我一根头发,这条命就任你处置!”

    说完,他真的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站在原地,任由对方出招。

    “故弄玄虚,就看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许文谷脸色一板,将手中真龙双剑母剑抛飞上空,金色龙气受到母剑召唤遁入剑身之中,顿时龙吟九霄,剑锋散发慑人眼目的无匹威势。

    “龙即剑、剑如龙、龙剑无双!”

    手指一引,剑化龙形,承接龙气入体,剑气龙气顿时暴涨到极点,四周地形为之一沉,气劲狂冲宛如龙腾九霄,傲气腾空激射!

    在唐利川眼中只看到一柄金光四射的长剑笼罩在龙形幻影之中狂嗜而来,而他的身体好像被皇者龙气锁定,天地元气都不受调动,反而自成牢笼一样将他困在原地,避之不能!

    “有趣。”

    然而深陷危境,郑家村的人都吓得面无血色,唐利川却是嘴角一翘,好像游戏一般,仅仅伸出两根手指作为应对。

    “两根手指应对我剑招!果然是看不清实力的蠢材,就让你死在此剑之下吧!”

    也难怪许文谷这么愤怒,他现在皇气加身,又用上了玄武境之人也要凝神已对的真龙双剑,强强联手之下就算同级的人也不敢掉以轻心。

    然而唐利川不过是元武境的小辈,居然敢用两根指头应战,简直是对他的轻蔑。

    “三、二……”

    剑招袭来,裂地三尺,散发的金色已经将地面刮得破烂不堪,地面裂缝直逼唐利川跟前,而他却是悠哉无比的倒数?

    “一!时间刚好!”

    计数声落,两根手指之间叮铃一声,金色龙气笼罩的长剑已经被他两指死死夹住,龙形继而随之溃散开来,龙气化成金色光点随风而去,在天空中形成一座金光虹桥越飞越远。

    “怎有可能!只用两根手指就破了本人剑招和龙气?难道他真有秒杀玄武境的实力!”

    许文谷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内心波澜翻涌,脑海里嗡嗡直响,已经是一片空白。

    “嘿,好剑,既然许宗主好心送宝,本人却之不恭。”

    轻笑一声,唐利川一抖手腕就将真龙双剑的母剑握于掌心,母剑有灵,在他手中颤抖挣扎,他却只是淡然笑道:“剑灵可比主人有格调多了,不堪落于敌人掌握?我却偏要你臣服!”

    聚力一握,唐利川脚下大地猛然裂开,形成一股地震般的震动。

    “母剑之灵,你难道甘心让鼠辈驱使吗?感受我的力量,然后驯服吧!”

    众人哑然的目光中,只看见唐利川举剑向天一震,金色光柱冲天而起,一道金色龙形自剑中逼出,艰难挣扎几番便轰然一散,正是许文谷灌入其中的龙气。

    龙气离开母剑,剑气势不减反增,随即第二道龙形冲天而起,直入九霄,龙吟之声穿云破雾,一时间夜空肃清,明亮月光洒满大地,明镜般的夜空直教人眼前一亮,大感心旷神怡。

    “母剑之灵竟然发出畅快的龙吟……混蛋居然有能力让剑灵另眼相看!”

    许文谷又惊又怒,急忙催动玄力想要召回真龙母剑,却只觉得内息一滞,浑身仿佛用力过度一样,提不起半点力气。

    “为何我浑身乏力,丹田空空如也?不应该啊,驱使皇气并非第一次,不应该是功法反噬的缘故,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心惊之下,许文谷脑海急忙思索前因后果,完全想不通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等等,如果真有问题,就是那混蛋近身封锁我行动的时候,只有这段时间我与他近身接触过!”

    念及此点,许文谷内心惊骇,转眼望向已经收服真龙母剑的唐利川,咬牙怒道:“是你暗中做了手脚?”

    唐利川手指抚摸过光滑如镜的长剑剑身,听闻对方怒喝,他斜眼瞟去,毫不隐瞒的笑道:“本人早就提醒你把握时间,你又不听。现在才发现本人提前布下的后手,不嫌太晚了吗?”

    作者枇杷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