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五百六十章 不配
    唐利川缓步来到黄衣人身前一步开外,看着漂浮在他头顶的嗜血狼王,唐利川呵呵一笑,嘲弄道:“圣武院一向以麒麟帝国第一正道自居,怎么门下的学徒导师要么是目中无人、夜郎自大的蠢材,要么就是信口雌黄、颠倒黑白的狗贼!”

    “说我赶尽杀绝,那你现在为什么还能喘气?至于不让你们修炼,更是荒谬至极!此地空间广阔可称一望无际,你们想去哪修炼自去便可,我唐利川何时拦过你们?这里不是圣武院,没有圣武院的掌权者在场,急着给我安插罪名没有任何用处。”

    唐利川眼带鄙夷的环视圣武院众人一番,除了愤愤不平的众导师之外,剩下的学员里除了李少甫在内的少数几人还算镇定之外,其他人都吓得噤若寒蝉,见唐利川目光扫来,他们下意思的纷纷别过头去不敢与他对视。

    见状,唐利川不得不叹息圣武院声名远播,可惜学员却尽是蠢猪笨牛。

    收回目光看向脚下那名面带怒意的黄衣人,他继续冷笑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生气,不就是因为我得了文院长的信物,却不顾道义的对你圣武院出手是吧?”

    黄衣人闻言眼中轻蔑之色一闪而过,那意思仿佛在说;“你还有脸主动提出来?”

    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唐利川毫不避讳的开口说道:“是,我确实收了文院长的信物,也从他手上得到一部对我十分有用的口诀秘籍,我欠文院长一个人情。但是,这跟你们有什么关系?我欠的是文院长,又不是圣武院,更不是你们这群白痴蠢材,你们哪里来的脸皮在我面前指手画脚!”

    “你说圣武院对我有恩?那好,你现在马上说一个圣武院对我的恩惠出来,只有有理有据,我立即自废修为谢罪!”

    看着对方逐渐僵硬的脸皮,唐利川把手一摊,如此说道。

    听了唐利川一席话,黄衣人哑口无言的张了张嘴,似乎唐利川说得有理有据,完全找不到理由无法反驳。

    “哼!圣武院的学生就是文院长的学生,你对我等出手就是忘恩负义!”

    众导师之中有人一点也不服气,认为唐利川对他们出手完全没有道理。

    “你是谁的学生管我屁事?我又不欠你人情,既然非亲非故,我为什么要把对我修炼有益的池水跟你们分享?”

    唐利川冷笑着瞥了对方一眼,淡淡道:“要讨人情,你没有任何资格!我对文院长抱着尊敬之心,可是对圣武院,我没有半点好感。无论是在夺城大会上故意跟我过不去的陆博,还是前几天给我扣上勾结邪道罪名的李师兄,对我非但没有帮助反而要将我置于死地。”

    说到这里,唐利川露出一丝好笑的表情,反问道:“既然你口口声声说我是文院长的学生,又跟圣武院好像有千丝万缕的瓜葛一样,那为什么陆博还有那个白痴李师兄要跟我过不去?找茬的时候他们不知道我是文院长赐下信物看重的人,现在像狗一样趴在地上,无能为力的时候倒把文院长拿出来说事了?”

    “亏得你们也知道赐我信物的是文院长,看你们那副嘴脸,一个二个鼻孔朝天对我吆五喝六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就是文院长呢!”

    说着,唐利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一众导师本来气愤难平,现在听了唐利川的反问,他们只觉得是自己太不要脸了,有点良知的已经羞愧得脸颊通红,只有几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家伙依然有点不屑。

    他们仿佛认为唐利川就该顺着圣武院的意思来办才对,否则就是叛逆。

    不过,他们也算识时务,知道现在打不过唐利川,那些惹怒的话自然不敢说出口。

    “你们这种人没有资格在我面前拿文院长压我,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我老早就把你们宰了,何必跟你们说这么多废话!所以不要说我没给文院长面子,不是我不给,而是我给了面子你们还嫌不满足,贪得无厌和得寸进尺都会让人短命,这句话是你教我的,现在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识趣点,带着你的人赶紧给我滚,我不想再看见你们。”

    唐利川从李师兄诬陷他勾结黑榜意欲谋反的时候就已经对这些人没有任何好感,就像他说的一样,他得到的好处来自文院长而非圣武院,这份人情要还也要选对对象。

    一群圣武院的卒子也配跟他谈人情,也不撒泡尿照一照,他们有这个资格吗?

    他跟文院长有点关系就必须让出对自己修为提升帮助极大的天苍太液池给一群鼠辈垃圾使用,这是什么逻辑?而且这群垃圾跟他只有仇,没有半点交情,他为什么要放弃自己提升的机会,做这么大的人情给圣武院。

    “是我等技不如人,没有什么好说的,我们现在就走。”

    苦涩的摇头从地上爬起来,那几名导师互相搀扶着服用了一些疗伤丹药,同时又给伤得最重的腊肠脸紧急治疗之后,黄衣人才代表众人说出此话,他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跟唐利川争夺天苍太液池的资本,赖着不走只会重蹈金鳞城那些被驱赶的皇室成员的覆辙。

    “我们真的就这么走了,天苍太液池如此神奇,就算让众人浸泡一天也好啊。”

    众导师知道形势对他们不利,但要让他们放弃,却有一种很不甘心的滋味。

    “别说了,我们能活下来已经很幸运了,坊间传闻唐利川可以轻易斩杀玄武境的人,今日一见传闻多半是真的。没了天苍太液池的帮助虽是可惜,但我们之间实力差距太大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就连文院长赐下的宝物都来不及使用,我们也算尽力了。现在只有另寻其他地方让学员们修炼,凭此地气息相助也能所有突破。”

    审时度势,黄衣人知道人就算再能忍让也有一个限度,唐利川几次三番被圣武院的人挑衅,甚至还威胁到他的性命,就这样唐利川在实力占据绝对优势的时候依然没有将他们当场斩杀,面子已经给足了。

    就算文院长是一道免死金牌,可是刚从鬼门关前走一遭又要继续作死,怕是天王老子来了都救不了他们。

    “好吧。”

    众人悲悲戚戚的叹息着,朝那些呆若木鸡的学员招呼道:“走了,我们另寻他处修炼。”

    明明有洗髓伐毛神效的池水摆在眼前却无法使用,不少圣武院的学员心中别提多难受了,可是连玄武境的导师都败下阵来,他们能有什么异议,只能低着头沉默不语的缓缓离开池子旁边。

    这时候,一名学员忽然惊叫一声:“哎呀,你推我干什么!”

    接着此人身体朝后倾斜,仿佛不由自主的甩在池水之中。

    随着哗啦啦的水花溅起,此人已经在池水里打了几个滚,数之不尽的黑色杂质不断从他体内排出。

    再看此人眼角哪里有被人撞下池水的恼怒之意,分明带着一丝计谋得逞的狡黠。

    这家伙,摆明是故意掉进池水趁机揩油的……

    作者枇杷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