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五百三十六章 装备
    武昌侯的实力已经达到玄武境五重的水准,乃是除了圣武院的人,唐利川见过的麒麟帝国实力最强的人。

    此人不仅境界高强,而且与常人更加不同的是他十分“有钱”。

    只看他的装备,唐利川就已经看出了至少项链、戒指、皮靴三件灵器装备,是否还有更强悍的装备,他无法预料,但有一事可以确定,项链戒指等灵器饰品比铠甲兵器来得珍贵,神通也更加难以预测。

    凭玄武境的实力凌空踏步悠然自得,这不是吃药揠苗助长出来的庸才可以施展的招式。

    难得见到麒麟帝国皇室的强者,唐利川想一探实力的心情让他打算将隐藏到秘境开启之后再用的招式提前到现在使用。

    “要是能一招秒败此人,想必我带给武道界的震慑之力将会提高一大截。”

    暗自盘算一番,唐利川右手一张,一团巨大的黑影“唰”的浮空而出,鬼宠嗜血狼王当即被他放了出来,一股接近玄武境巅峰的气息横扫而出。

    随着嗜血狼王仰天咆哮,原本晴朗的天空竟然招来数团黑压压的乌云遮天蔽日,阴冷的寒风几乎将空气凝结了起来。

    “帝国之人怎能用邪魔外道的手段!这便是武道界传得沸沸扬扬,让你引以为豪的招式吗?真丢我麒麟帝国的脸!”

    白虎山庄一事引得武道界震动,武昌侯当然有所耳闻,当他看出嗜血狼王的境界之后,第一反应就以为它就是唐利川用来秒杀玄武境一二重之人的绝招。

    玄武境巅峰的鬼宠要秒杀玄武境初级阶段的人确实轻松无比,但是想用此招对付他,那就有点小看人了。

    他本人的境界也有玄武境五重,不是玄武境初级的人可比。

    再者唐利川召唤的鬼宠属于阴邪之物,被他身上数件宝物克制,即便境界有所胜出,可要胜他也非易事。

    “我修炼邪道招式便是丢人,某些人身为帝国皇族,行事作风却如同市井泼皮,你又有何说法?”

    唐利川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别的地方我不说,只说麒麟帝国的人也配谈论正道邪道,谁敢厚颜无耻说出这话,本人只想送他两个字,滚蛋!”

    “身为武者我相信你应该明白,能动手就尽量别动嘴,因为靠说的并没有用,不是你一句正道邪道之分我就不用这招了,你当我傻啊!”

    本来以为难得见到拥有真材实料的皇室之人,此人必有高明之处,谁想到他一上来就口出粗鄙之语,修炼邪功就叫丢人,那么请问他口中所谓的正道用下流手段逼杀自己的时候,他不用此招对敌莫非应该吐人口水还击吗?

    唐利川不信玄武境五重的人,而且还是深知实力重要的皇室之人,会不明白武道界到底由什么说了算。

    伸手一指,嗜血狼王眼神一寒,化作一阵黑风扑向对方,唐利川来是打架的,不是打嘴仗的。

    “哼,黄口小儿也敢诋毁我皇族之人,今日本人就要让你虚张声势的炒作出来的名声付之东流!”

    武昌侯居然用一副正义凛然的表情维护皇室的人,唐利川惊讶居然有人能厚颜无耻到这种地步,光天化日之下说瞎话也不脸红。

    幽州王、平津王等人的所作所为还需要他诋毁?要是没有皇室成员的身份,这些杂碎可能已经死几千几百次了,这位武昌侯竟敢在唐利川面前装傻充愣,岂不是想欺他年幼无知?

    只可惜唐利川对于皇室成员的名声好坏根本不关心,武昌侯想演戏那就随他去演好了,唐利川不懂演戏,只知道动手打人。

    武昌侯见唐利川放出的黑色狼影狂攻而来并不惊慌,伸手摩挲着手上那枚镶嵌黑色宝石的戒指,顿时一道道黑色的铭文接连不断的从戒指中飞遁而出,连接成一道符文之链,速度极快的缠绕上嗜血狼王鬼影。

    “任你的鬼物实力再强也无法逃脱‘困魔咒’的束缚!”

    眨眼之间黑色的符文闪耀着点点金光,已经将嗜血狼王困了个结结实实,暗金色的符文光芒一明一暗,仿佛具备相当的约束力似的,嗜血狼王的扑杀动作顿时被此招限制起来,径直从半空中坠落而下,好像一条死狗般动弹不得。

    “一枚戒指就能克制玄武境巅峰的鬼宠?”

    唐利川心头一跳,玄武境巅峰的实力已经算超一线的水准了,竟然会输给一枚灵器品级的戒指?

    小花猫曾经提醒过他嗜血狼王的实力虽强,却因为是鬼宠的缘故将会受到克制,不能当成杀手锏,没想到时隔不久立即就应验了。

    常用装备欺负人的唐利川今天也尝到了被装备压制的憋屈,只是他的攻击手段并非只有嗜血狼王一招而已。

    要是他专修邪功,现在可能被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可是他所学杂乱,一招被克还有其他招数能用。

    “困魔咒是那枚戒指所发,只要将戒指毁掉,嗜血狼王的束缚必然破解。”

    对方的手段自然一目了然,只是如何破解对方的招式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了,唐利川只有元武境七重的境界,低于对方境界太多,交锋起来他处于绝对不利的局面。

    “本想施展设想出来的新招解决他,现在嗜血狼王被困,新招无法施展,只有靠我自己想法破解了。”

    神色凝重的沉吟一番,随即,一柄长剑落入手中,同时背后双翅一震,天翔术霎时施展开来,一个踏地借力之后猛然俯冲正面直扑武昌侯而去。

    “哼,徒有虚名之辈,境界不如本侯也敢正面冲过来,真不知道你是如何在夺城大会胜出的!”

    武昌侯面露鄙夷之色,左手一横,上品灵器“破天尖”幻化而出,单手运转枪招,灵活程度丝毫不逊右手出招,枪锋如狂风骤雨,完全封锁正面十米范围,唐利川直扑而去相当于往枪口上撞。

    可是,唐利川即将撞到漫天枪影之上的前一秒,就见他的身影“唰”的一下凭空消失不见了。

    他快速的将背后翅膀瞬息间收了起来,脚下同时运转爆发性加速的招式“月影朦胧”,身法极快的绕过正面交锋的枪影,手中长剑直指武昌侯背后空门!

    铛!

    一剑斩落,火花迸射,唐利川身形受挫,从虚空中浮现出来。

    那一剑突入空门,按理说可以让武昌侯吃个闷亏,可是千钧一发之际,对方的腰带突然爆开一阵金光,此光坚硬无比,唐利川刁钻一剑竟然无法穿透,反而被反震的力道逼得现身。

    “主动防御的宝物!靠,有钱真的能为所欲为是吗!”

    看着武昌侯的表情从吃惊变成惊愕,他就知道武昌侯刚才并没有跟上自己的速度,原本这一剑即使杀不了对方也能打出几分气势,可惜他双重加速的快速突进策略竟然完全输在对方自主防御的宝物上。

    “你的身法确实让我惊讶,但到此为止了。”

    武昌侯沉声一喝,破天尖枪头掉转,一道寒光直指唐利川喉头杀来……

    作者枇杷说: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