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四百八十五章 迷乱
    数日后,一个黑乎乎的人影快不眨眼的闪出了金鳞城的中心贵族区域,人影在冷冷清清的大道上快速飞驰,快得肉眼难见。

    出了贵族区之后,黑影脚步放慢下来,露出一个皮肤黝黑,模样普通的少年形象。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养足精神准备出游寻找材料的唐利川。

    为了掩人耳目,他不仅离开的速度极快,更是改头换面易容成现在这幅不起眼的模样。

    甘霖解除咒术需要的材料大多数出自邪魔外道,就算宇文鹰四人出生麒麟帝国,却也对邪道之事了解甚少,除了南宫寒曾经差点沦为黑榜战奴,知道几个黑榜交易的场所之外,其他人最多只是划出了一些秘店暗坊的位置,能不能找到所需的材料还得看运气。

    要说邪道之物,他应该直接去找胡灵狮询问最为直接,而且他本来就与胡灵狮有约,对方说过的天大机缘还要跟自己分享,见面是理所当然的事。

    可他现在不想跟胡灵狮碰头,原因很简单,他将冥灵瓶留给甘霖使用,他自己就少了一张越阶杀敌的底牌。

    胡灵狮身为邪道中人,说话不能尽心,唐利川没有害人之心,不过却不能不防备胡灵狮过河拆桥。

    在这之前他得先弄到炼制鬼宠的材料,将嗜血狼王练成可以战斗的鬼宠,这样一来即使与胡灵狮翻脸对战,他也能有所凭仗。

    雇佣了一辆马车,支付了足以让车把式一辈子衣食无忧的金钱,唐利川大大咧咧的坐到马车里,吩咐对方朝第一个秘店的位置行去。

    没有邪道交易所的消息也不要紧,他相信有钱能使鬼推磨,在秘店这种本来就见不得光的交易场所想要打探消息,只要身家足够丰厚,能打探到的消息超乎常人的想象。

    连续宰了邪藤老人和绿云毒叟两个玄武境的人,从他们的乾坤袋中得到的灵石足以让唐利川成为富甲一方的土豪。

    这些灵石若是拿来购买灵草提升境界,或许无法满足神秘水滴的大胃口,可是用来撒钱铺路收购消息,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坐在摇摇晃晃的马车里,唐利川也没有闲着。

    没有了有助修炼的镜湖,他想要修炼武技招式难度倍增,有神秘水滴相助或许能让他修炼简单一些,可是要完整修炼一门武技,还是需要无数次的尝试和锻炼。

    他手中掌握的武技想要更近一步,都是需要耗费不少时间才能学成的,现在他缺少的就是时间,闭关专研武技肯定不行。

    连武技都没有时间修炼,那么花费时间更多的绝毒战体就不用说了,短时间内肯定也无法练成,即便他手中的材料已经足够修炼了。

    绝毒战体练成之后对他晋级玄武境有莫大的助益,据邪藤老人所言,光是扛过了毒丹锻造五脏的试炼就能提升晋级几率五成之多,一旦绝毒战体完成,提升的几率将会更加夸张,晋级毫无瓶颈也说不定。

    只是一旦闭关,短则数月,长则年许,实在不适合现在开始修炼。

    所需时间长的修炼不合时宜,那么只有选着短时间能够练就的招式,翻来覆去一想,他就把目标选在了殷族的念动力入门功法上。

    自身的感知力只要满足了念动力入门的基本条件,唐利川修炼基本技能的速度不可谓不快。

    本来他的感知力是低得让人汗颜,好在有幻灵香辅助,经过一系列非人的折磨锻炼,总算让他的感知力有所提升,趁赶路的这点时间,他想应该还能在学一门小秘术才对。

    毕竟只是殷族的入门秘籍嘛,就跟人族的启蒙级别的凡级武技品级相当,在人族看起来殷族的秘籍神秘莫测,实际上在殷族里这本小册子记载的技能都是不起眼的小把戏。

    很快就把薄薄的小册子翻阅了一遍,除开已经运用自如的“念动拳”之外,他马上又盯上了一个叫做“迷乱术”的小技能。

    顾名思义,迷乱术的作用就是可以混乱他人的思维,让对方战力大减,更有甚者还能篡改他人脑中记忆,乃是一个进攻外带辅助的秘术。

    当然,要让迷乱术生效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前提条件,那就是施术者本身的感知力必须强过目标才会成功,目标的精神力越弱,成功的几率越大。

    还有一点必须注意,即便技能生效,能持续的时间也非常的短,混乱的思维基本上也就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能回复。

    篡改的记忆虽说持续时间会长一些,不过依然很快就会恢复,要延长时间的基本方法,那就是施术者与目标感知力的差距越大,持续的时间就越长。

    这门技巧与念动拳一样,依然无法动用神秘水滴的感知力出招,必须使用唐利川本人的感知力。

    好在他现在拥有了提升感知力的办法,只要多接受几次幻灵香的变态考验,他的感知力总有一天会提高到碾压他人的地步。

    在战斗中出其不意的扰乱对方思维,只需要一刹那就能分出胜负,此招可学。

    闭目修炼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已是三天过去,唐利川对迷乱术已经有所体悟,正在冥想练习,忽然马车外飘来一句话。

    话语的内容倒不新奇,不过是路过的人跟同伴闲谈的话,可是对方的声音却引起了唐利川的注意。

    双目睁开,感知力释放开来,发现那人的身份跟自己想得一样:“果然是柳历,这家伙笑得这么开心,看样子混得不错啊。”

    与他们擦肩而过的一群人之中,恰好有一个“老熟人”,那个害怕得罪镇江王而出卖唐家之人的柳历。

    本来柳家唐家分道扬镳之后,唐利川也懒得去管对方的生死,只是他想起柳风曾经也帮了自己不少的忙,与其让柳风跟这些废物一起受苦,倒不如请他回去帮助自己,也算多了一份值得相信的助力。

    四下寻找一番,他没有看到柳风的影子,同样也没有看到其他柳家的人物,只有柳历一人,唐利川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怀疑。

    谁让柳历有出卖他人的前科呢,狗是改不了吃屎的,难保他不会“旧病复发”。

    想到这里,唐利川冲车把式说了句去前面的城里找个客栈等他,接着他推开车门,身影轻飘飘的掠出马车,尾随柳历而去了……

    作者枇杷说: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