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一章 死克
    事关自己生死,镇江王闻言心中大惊,面色稍露迟疑之色,但看绿云毒叟面色不改,镇江王无法看出破绽,心念一转,冲唐利川怒吼道:“死到临头还要挑拨离间,你果然该死!”

    对方不信,唐利川也不解释,右手往乾坤袋上一拍,摸出一个两寸来长的木筒。

    木筒又短又细,钻出三个孔洞,含在嘴里可以吹出简单的声调。

    唐利川拿出此物不是给对方吹奏助兴,而是此物有个名号,叫做控虫笛。

    邪藤老人修炼的毒术中很多都与毒虫有关,只要用此笛就能控制毒虫行动。

    血竭丹名为毒丹,实际上起作用的却是毒丹中暗藏的血吸虫,对方有没有中毒,唐利川一眼就能看穿,要证明镇江王毒性未解对他来说太简单了。

    “你要干什么!大师,快出手灭了此人!”

    镇江王不知道自己身体的状况,看到唐利川拿出控虫笛,只认为唐利川要对他不利,因此不等唐利川动手他就立即朝绿云毒叟求救。

    话语方落,古怪的笛声便从唐利川嘴里传了出来,笛声单调无比,效果却是十分有效,笛声一起,镇江王就感觉血管之内有东西苏醒了过来。

    动静虽小,他却能清楚的感觉到有东西在血管里蠕动,接着他体内一阵痉挛剧痛,当天中毒的景象再次重现了。

    疼痛的方式一模一样,正是血竭丹发作的状况。

    可是,他的毒不是在绿云毒叟亲自主持下解除了吗?为了给他解毒,绿云毒叟还耗费了不少珍贵的灵草,怎么可能没用!

    “大师,救我!”

    剧痛难忍,在血吸虫的影响下,无数血液从他的毛孔渗出,转眼间,堂堂镇江王就变成了一个浑身浴血的大血人。

    “他若是想救你,还会骗你已经解毒了吗?打从一开始你就被人利用了,到现在还没醒悟吗?”

    吐出虫笛不再吹奏,唐利川叹息一声,同情的目光扫向镇江王。

    “不可能,不可能!大师他为了给我解毒动用了那么多灵草……”

    镇江王不愿意相信自己被人欺骗,还在自欺欺人的反驳,唐利川却厉声打断道:“你懂丹药?他用的是不是灵草还不是由他信口胡说!”

    一语惊醒梦中人,镇江王却是受过“灵药洗礼”,可是他并不熟悉武道世界的丹药啊,绿云毒叟使用的灵药和解毒的方法都是对方自说自话,到底有没有效只有天知道。

    “大师,他说的是真的?可是,你为什么要骗我啊!”

    胸口被血吸虫钻出个小孔,血入泉涌一样爆发开来,镇江王满心疑惑的望向无动于衷的绿云毒叟,为了请他出山,自己可以耗费了极大的财力,在钱方面他从来没有怠慢过对方,他想不通为什么绿云毒叟要骗他。

    “死人不需要知道太多。”

    绿云毒叟冷漠的说出这话,目光便直视唐利川,淡漠的说道:“你跟这蠢材说了太多废话,与其关心他人,不如关心一下自己。你刚才喝了一壶酒,可知已经中了本人的‘肝肠断’?不知你是真蠢还是假蠢,明知是陷阱还敢饮酒,真不明白如你这般蠢货怎么能活到现在。”

    绿云毒叟联合镇江王设下此宴想要击杀唐利川,酒菜之中当然早就下了剧毒,对于自己的毒术手段,绿云毒叟自信他人无法看破。

    本来想让镇江王设计唐利川饮下,不料唐利川居然蠢到自己主动喝酒,这么做倒是省了他不少功夫。

    “原来那玩意叫‘肝肠断’?味道不错,不知道大毒官前辈还有没有,刚才那点还不足让本人开胃,你手中要是还有的话,不如再给小子来上两瓶解馋如何?”

    闻言不惊不慌,唐利川泰然自若的拉开一张椅子坐下,顺手抄起一只酒壶解开盖子看了看,发现味道与之前不一样,意犹未尽的扔到一旁,笑盈盈的将目光投向绿云毒叟。

    估算了一下时间,毒性应该发作才对,可是唐利川一点毒发的迹象都没有,而且还敢拿他开涮,分明没有中毒。

    “你没有中毒?”

    绿云毒叟面色生寒,还没有人中了他的毒术还能大大咧咧的跟没事人一样,唐利川的反应让他不由得戒备了起来。

    “很奇怪吗,你徒弟使用的‘磷毒’就对我无效,你该不会不知道吧?玄武境的境界就能这么嚣张,要杀我也不提前收集资料,无需知己知彼?”

    唐利川不仅喝酒,更是大口大口的吃起菜来,桌上的美酒佳肴对普通人来说是要命的剧毒,可是在他眼里,那些致命的毒药如同调味的佐料。

    绿云毒叟眼神古怪,看唐利川的眼神就好像看怪物一样,就算在毒道联盟里也无人敢将他的毒药当点心吃。

    眼前这小鬼居然敢拿他的毒药当下酒菜,吃得津津有味还吧唧嘴,这是什么怪胎?

    吃喝片刻,唐利川一抹嘴上的油污,抬头望向绿云毒叟,满脸奇怪的问道:“绿云前辈设计要杀我,我来了好半天了,你为什么还不动手?现在菜也吃了,酒也喝了,你到底还杀不杀我?”

    绿云毒叟的毒术与邪藤老人不相上下,唐利川仅凭神秘水滴的治疗效果就能将邪藤老人逼得放弃毒功,转而变身与他对战。

    更别说现在他服用毒丹强化了体魄五脏,寻常毒性根本对他毫无效果,即使绿云毒叟的毒术胜过他徒弟方威,却也没有超出神秘水滴可以治疗的范围。

    只用毒功就想杀他,百分之百不会成功。

    啪嗒一声,镇江王在血吸虫的作怪下终于支撑不住,翻着白眼昏厥过去了。

    这时候,唐利川缓缓站了起来,语气一变,笑道:“既然绿云前辈不动手杀我,小子也不能白来一趟,就让我送你上路可好?”

    “元武境的小辈就算体质特殊不畏毒性,不过只有这种程度就来挑衅老夫,也忒大胆了!”

    绿云毒叟不知道宰了邪藤老人的就是唐利川,他还仗着自己玄武境的境界轻视唐利川的实力。

    “我有没有真本事,你马上就知道了,就不知道你能在我手上走上几招?”

    唐利川口气淡然的笑了笑,忽然想起一事,补充道:“对了,这一战小子不想耽误太久的时间,我要动用全力,前辈应该没意见吧?”

    不等绿云毒叟开口讥讽,唐利川只是脑袋一偏,浑身煞气滚滚蹿升而起,一股强大的血腥气息霎时弥漫了整个密封的大堂,血煞魔袍、冥灵瓶两宝齐出。

    绿云毒叟瞳孔之中只看见无数黑压压的鬼魂铺天盖地自瓶中涌出,挤满了大半间屋子……

    作者枇杷说: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