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九章 奉送
    唐利川要给幽州王的演示的手段一点也不复杂,为了让幽州王更加深刻的体会他手段的厉害,他特意将大供奉的人头带来了。

    收了刀,手掌一翻,摸出一件闲置很久的东西——吸魂异骨!

    自从神秘水滴吸收了无数魂魄修复一部分之后神通大增,吸魂异骨便被闲置一旁不再动用。

    要只是搜魂的话,神秘水滴本身的神通就能办到,可是空手“抽魂”,他就必须依靠血煞魔袍转化自身的气息属性,然后才能施展《碧血真经》的抽魂秘术。

    血煞魔袍这种一看就是邪道之物的宝物能在人前暴露吗?

    于是,唐利川就想到了一个很久以前使用的方法,用吸魂异骨抽魂!

    幽州王不管是不是装出来的不怕死,唐利川懒得去想,就当他不怕死吧,可要是不止是死,还要死得魂飞魄散、永不超生,从此完完全全的“消失”,就不知道这位口气强硬的王爷怕是不怕?

    吸魂异骨造型奇异,看上去好似一截脊骨,从外形上看无法辨认作用,特别是幽州王本身不谙武道,光是看唐利川拿出此物,他是猜不到唐利川要做什么的。

    没有让对方久等的意思,唐利川直接将吸魂异骨放到大供奉的头颅上晃了一圈。

    一个肉眼可见的模糊人影不受控制的从天灵处被吸魂异骨扯了出来。

    “大供奉!”

    幽州王忍不住惊呼一声,他眼前的“大供奉”明显与活人不同,身体呈现半透明的状态,而且自打他出现之后,房间里的温度好像就变冷了几分,这股寒风中略带阴气,只是没有阴魂厉鬼那么浓烈而已。

    无需唐利川介绍,他自己就已经猜到这可能是大供奉的魂魄。

    “我怎么在这儿!你,是你召唤了我的魂魄!不好……”

    大供奉飘然而出,似乎还没有适应魂魄状态的身体,看到唐利川之后,他的记忆还保持着对唐利川的恐惧,不由得惊叫起来,然而让他感到更可怕的是唐利川手中那截奇怪的脊骨好像要将他吸入一样。

    “你杀了我还不够,还想毁我魂魄让我永不超生?我们之间没有这种深仇大恨吧?大侠高抬贵手,求你别毁我魂魄!”

    大供奉能被幽州王看中,实力自有过人之处,对于魂魄被毁的后果他十分清楚,看到唐利川如今的手段,他不知道唐利川要对他的魂魄做什么,但用脚后跟想也知道,肯定不是好事。

    惶恐的挣扎抵抗吸魂异骨的特效,大供奉的惊恐挣扎的举动全数落进了幽州王的眼中,看到大供奉吓成这幅模样,而且提到“永不超生”这种话,他就已经知道了魂魄被毁的下场是什么了。

    唐利川瞧得幽州王的表情出现了畏惧之色,他就知道自己上演的好戏起效了,要不是为了大供奉能卖力“演出”,他故意没有将吸魂异骨的神通完全开启,否则凭对方的三两下也能抵抗吸魂异骨这么久?

    自己想让幽州王知道的消息已经传递了,至于被他吸魂之后的下场,想必幽州王也从大供奉拼命挣扎的举动中看出了端倪,无需他多做赘述。

    计划奏效,那么表演就可以落幕了。

    用力一催,吸魂异骨吸力立即倍增,大供奉扭曲的脸孔撕心裂肺的狂吼着,却是无能为力的被吸魂异骨完全吸了进去。

    啪,魂魄入骨,挣扎的动静戛然而止,房中再次恢复了宁静。

    不过,安静的空气中似乎传出一阵阵幽州王起伏不定的喘息声。

    “王爷,你怎么呼吸不顺畅了?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水土不服啊?需要我帮你叫马车,送你回家吗?”唐利川脸上挂笑,和颜悦色的望着对方。

    幽州王看向唐利川的神色就好像看魔鬼一样,小小年纪居然学得这么毒辣的手段,而且杀人灭魂连眼睛都不眨,似乎已经习以为常的样子。

    他其实早就没有坚持留在此地的必要,更别说让自己永不超生来换取唐利川一家被圣武院追杀,这笔买卖说什么他都不会做的。

    手中没有抗衡唐利川的手段,他只能赌唐利川不敢对他出手。

    看到唐利川熟练的杀人动作,幽州王已经不敢去赌唐利川敢不敢对他下杀手,特别是死后魂魄也会被毁,这种事他完全不敢想象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是,我突然觉得肚子有点不舒服,大概是不习惯这里的风水吧,本王现在就走。”

    知道唐利川是逐客的意思,幽州王自己不想继续跟唐利川待在一起,跟他一起要承受的风险太大了,于是就坡下驴,趁着唐利川对他还没有杀心的时候,主动提出离开此地。

    “王爷慢走,派人送你一程。”

    收起武器,唐利川身体一侧,做出一个恭送的手势,同时摸出千里石,对金鳞城的巡城护卫传了消息,让他们敲锣打鼓送幽州王离开。

    被人驱赶离城是很没面子的事,幽州王本来想一个人静悄悄的离开,奈何唐利川不允。

    他就是要大张旗鼓的告诉别人,幽州王已经在他的“劝说”下选择离开,还有谁不信邪的想试一试被他劝说的滋味,那就尽管赖着不走好了,别的不敢说,至少他一出手肯定能留下一整院的尸体。

    王爷出巡的依仗本来是身份的象征,唐利川安排仪仗奉送幽州王的举动看上去却是那么的讽刺。

    坐在车里的幽州王耷拉着脑袋,满腹羞愧和后怕的静静离开了金鳞城。

    “那小子不知用了什么手段,一向阴险狡诈的幽州王居然肯乖乖离开?此事绝不单纯!”

    “主上,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本王让你去杀了唐利川,你有几成胜算?”

    “这……”

    “蠢材!既然没有胜算,此地又不是本王的地盘,那本王还留在这里干嘛!自讨没趣吗?”

    幽州王离开的消息不胫而走,一时间各大势力都收到了风声,召集手下开会商议。

    最后得出的结论,那就是强龙不压地头蛇,再留在金鳞城也没有意义,倒不如就此退出,总好过让唐利川灭了手下将他们驱赶出去……

    作者枇杷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