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四百七十四章 旧部
    “阁下是什么人,竟敢出言不逊!”

    王公公心中大惊,隐晦的看了身边的幽州王一眼,对方神色如常,这次的传音只有他一人听到,那么很明显是专门针对他来的。

    身为圣上身边的红人,王公公很久没有感受到被人威胁是什么感觉了,可是金鳞城不是京城,此地不是他的势力范围,处处受人制约让他早就怒火中烧,现在还有人以武逞凶来威胁他,要是让他查出来,他必定要将此人五马分尸。

    “狐假虎威,不过是替人传话的小卒子,你还真以为自己是红人了?你说我要是杀了你,凌霄宗是大动干戈的前来报仇,还是另寻一个跑腿的小卒子呢?”

    花姓少年面色不变,惊人之语却已经透过感知力传了过去。

    一番话说得王公公心头发颤,瞬间露出坐立难安的表情,引得身边的幽州王露出疑惑的眼神看过来。

    只是自己的底牌被揭穿,王公公再也没有心思去理会幽州王奇怪的眼神,脑海里惊怒无比的质问起来:“你究竟是什么人!我不知道什么凌霄宗,阁下含血喷人不嫌找错对象了吗?”

    “凌霄宗你没有听说过?那‘九转长生丹’的名字你应该不陌生吧,别以为你暗中做的事无人知道,只是我等不想过问而已。还是那句话,想活命的滚回京城老老实实呆着,当狗就要守当狗的本分,妄想干预社稷,本人随时可以杀你,记住了,是随时!”

    传话完毕,花姓少年感知力一收,至于对方信不信自己的话,对他而言都无所谓,要是王公公企图做出愚蠢的反击,那他就按照自己警告的那样把这阉狗宰了也就是了。

    王公公脸色阴晴不定的沉默了好半天,幽州王察言观色也知道情况不太对劲。

    还未发问,王公公却“唰”的一下站了起来,理都不理幽州王,直接吩咐身边的小太监备好马车,立即回转京城……

    王公公被隐藏身份的花姓少年吓跑只是一个小插曲,夺城大会另一方的唐利川并不知道这点,他依然在默默的计算着剩下的参赛者人数,剩下的人经过他一天时间的清除,已经还剩两队人马抱团防守,不过看他们防御的阵势以及冷汗之流的表现就知道,他们的防御也是不堪一击的。

    原本预定三天的比赛时间,由于唐利川的横空杀出,愣是在只用了两天不到的时间就淘汰了所有的参赛者,这些人运气好的只是被射伤,有的人实力不济直接死在了《逐日神箭》的招式之下。

    生死之斗,刀剑无眼,再者他们本来就是抱着杀死唐利川的打算来参赛的,唐利川出手重点也没有什么问题。

    所有人都凄凄惨惨的缩在传送阵旁,只有唐利川神色冷漠,胜出之后也没有太过兴奋,除了被文院长夸奖一番的时候说了几句谦虚的话,回去的路上他一直保持着沉默。

    被他击败的人看向他的眼神有嫉妒的、有愤恨的、还有一些人眼神里包含着畏惧。

    许多人对唐利川用偷袭的手段十分不耻,认为正面交手才是武者的荣耀,暗中偷袭是下三滥的手段。

    面对这种说法,唐利川根本懒得反驳,武者所有的技巧手段都是苦修来的,谁教给他们只有正面战斗才是武修者的风格,武者世界只论成败不论手段。

    话说回来,正面交手难道唐利川就胜不了,质疑他实力的人九成九的人没有实力正面接下他一招。

    所有人都传送回会场之后,那些听完手下人报告的皇亲国戚们气得跳脚大骂手下无能,几个人抱团居然拿不下一个“独行侠”,还被人提前全部淘汰了,说出去简直要多丢人有多丢人。

    接下来的金鳞城继承仪式,除了李少甫一方的皇亲国戚们几乎全都自称身体微恙提前离场了。

    整个会场最尊贵的观看席上霎时人去楼空,只有一层的平民百姓们欢呼着新城主的上任,他们听说林将军的儿子要继承城主,心中早就满怀期待,以前不敢开口支持不过是碍于其他权贵的淫威,如今林越子承父业重新继承金鳞城城主之位,所有底层百姓全都欢呼不已、奔走相告。

    林越神色激动的跟唐利川道谢之后,上台接过城主大印,而唐利川却是四下找寻王公公的身影,在他心中已经将那阉狗列为必杀的目标。

    只是找了半天却不见踪影,就连施展感知力扩大范围搜索也遍寻不得,最后只好无奈的放弃了。

    这一夜,金鳞城全城欢庆,只有被占据的贵族区域那些皇亲国戚们脸色难看,通宵咒骂属下无能。

    荒废已久却依然富丽堂皇城主府中,林越给父亲上香之后,所有人都来到了大堂设宴庆祝。

    唐利川作为夺城成功的功臣自然上了主位,就算他连番推辞依然架不住大家的热情,只好上座了。

    庆祝一番,唐利川放下酒杯说出正题:“如今林公子重掌金鳞城,那么替张将军平冤昭雪的事就有劳公子费心了,至于陷害将军的镇江王那边,我想他不会设置障碍的,张将军得救,我的心愿也就了了,官家的事我也不懂,只求在金鳞城有一落脚之地就足够,日后还要承蒙林公子多多照顾。”

    “嗯,张将军的事我来处理即可,不过唐兄真的不打算仕官吗?别的地方我不敢说,金鳞城是唐兄一手夺回,成为二城主我林越第一个赞成。”

    林越说这话倒是真心,他看得出来唐利川不贪权贵,得胜之后没有说出一句居功自傲的话,就冲这点他也希望唐利川留在他身边帮助他。

    “哈哈,我这人不适合当官,只想做个闲云野鹤,不受束缚!不过林公子有什么用得上的地方,只管知会一声就行了,我唐家众人必定倾力相助。”

    唐利川推辞着,话语刚落,就听见院外一群侍女尖叫着四散而逃,一群黑衣人推开大门鱼贯而入,队列整齐不似寻常杀手。

    “什么人!”

    南宫寒四人率先拍案而起,挡在大堂门口,怒目喝问。

    “罪臣骁骑营偏将徐子健特来向少主请罪!”

    哗啦一声,几十号人整齐划一单膝跪地,竟是林将军旧部归来……

    作者枇杷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