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四百五十八章 屏蔽
    “说,附近还有没有邪道中人!”

    留下此人不杀,唐利川就是要用来套话的,他的问题直接将对方往沟里带,只要这家伙提到了邪藤老人的洞府,那么他的利用价值就到头了。

    “大哥,别杀我……”

    那家伙被唐利川扼住咽喉,本来想暗中出手反抗,可是他悄悄挣扎一番,惊觉唐利川的力气极大,而且好像猜中他心思一样,他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脖子上的扼杀力道立即加重了几分,让他脑袋一阵缺氧窒息,数十秒之后才在唐利川放松一丝力道的情况下清醒了过来。

    经此一事,此人再也不敢心怀不轨了。

    “回答我的问题,我不想重复第二遍!”唐利川冷着脸厉声喝问起来。

    “大哥别冲动!如今的毒阴山可是一个巨大的宝库啊,当然有不少同道中人前来寻宝,要不你放我下来,我再给小哥慢慢解说。”

    那人眼珠一转,挤出一丝笑容想要缓和气氛。

    唰,一道电光闪过,那人浑身一抖,发出杀猪似的叫声,他的左耳在唐利川随手一指之下被奔雷箭切了下来,鲜血如注的打湿了他半边脸颊。

    “要是还有下次,就是心脏!你想好应该怎么回答再开口。”

    冷酷无情的切掉对方的耳朵作为威胁,那家伙料不到唐利川看上去年纪轻轻,下手居然这么狠,一点也不中他的缓兵之计,心头顿时升起一股绝望的感觉。

    “我说、我说……附近大概有数百人吧,都是听了消息前来寻宝的,不过这些家伙鱼龙混杂,有宗门的弟子,也有附近的散修,其中几个二流门派的弟子霸占了邪藤老人的洞府,我们这样的小门派惹不起他们,只能在附近山里捡漏……大哥,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小人给你赔礼了,我马上就走还不行吗?”

    此人把唐利川当场前来抢地盘清场的家伙了,捂着流血不止的耳朵求饶起来。

    对方说出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唐利川暗笑一切都在自己计划之中,表面上却板着脸喝问道:“邪藤老人的洞府?在什么地方,说!”

    “就在那边的山里,大哥,我知道的都说了,你不会反悔吧?”知道不回答的下场只有死,这家伙立即哭丧着脸回答道。

    “不会,我怎么会反悔呢。”

    轻笑一声,唐利川在对方露出一丝希望的神色中,手掌用力一捏,咔擦一声折断了此人的脖子:“我又没答应放过你,何来反悔之说?”

    一条人命便是一分,唐利川不会打着除魔卫道的旗子给自己开脱解释,他的目的很简单,夺城大会的规定是斩杀邪魔外道的人,他要取得优胜就只能杀人得分。

    扼杀了此人,唐利川想了想,还是没有用搜魂的手法查探对方的记忆,毕竟此人的实力只是小喽喽,听他的话意,他甚至连进入邪藤老人洞府搜索的资格都没有,而此时盘踞在邪藤老人洞府的只是“二流门派”罢了。

    对此他没有确定的必要,反正无论是谁赖在洞府之中不走,他潜伏过去一看不就知道了,可以说在洞府之中随便抓个人来搜魂也比现在搜索他的魂魄得到的消息准确。

    “唐利川,累计五分,暂时排名第一!”

    忽然,一条消息突兀的在所有参赛者脑海中弹了出来,那些还在传送阵附近各怀鬼胎的人全都傻眼了,短短片刻时间唐利川已经先声夺人的拿下了五分,而他们却还在互相戒备,连要不要立即开打都没有想好,简直可笑。

    唐利川自己同样十分意外,他刚杀了五人立即就计算了分数,也就是说果然有什么东西在一直监视他。

    在消息弹出的一瞬间,唐利川的感知力隐隐有所感应,急忙施展内视之术朝体内查看起来,果然在他的心脏位置漂浮着一股淡淡的气息。

    这股气息跟传送阵的气息一模一样,而且淡薄无比,若不仔细查看根本不会想到这团气息隐藏在体内。

    “原来是它在作怪,透过这团气息感应四周的生命能量,这样就能准确的判断杀了多少人了,不过也不能笃定这玩意无法窥探我所做的一切。”

    凭借感知力弄清楚了圣武院计分的方式,唐利川面露诡异笑容,伸手一拍乾坤袋,一把色彩暗淡的石头就出现在他的手中。

    要阻断感应的效果,魂石当然是不二的选择。

    他相信有魂石的干扰再加上神秘水滴的感知力,就算圣武院的人施展更加强大的窥探手法也无法瞒过他的感应了。

    至于说圣武院的人问起为什么无法感知他的行动,他也有办法应对。

    他要潜入的地方是存在不少邪魔外道的洞府总坛,运用一些隐匿的手段难道有错吗?

    难不成为了配合圣武院大爷们的监视,他连隐匿的手段都不准用咯?这也太不讲道理了吧。

    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经过刚才的布置,无论对方是否可以监听他说话,这样一来已经做得万无一失了。

    收起这五人的珍宝袋之后,唐利川背后双翼一展,不再停留的朝着邪藤老人老巢飞掠而去。

    他不知道,就在他连环布计之下,圣武院一方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负责监视的人满头大汗的站在文院长面前,焦急的汇报道:“启禀文院长,那个叫唐利川的选手隔绝了我们的感应,现在我们已经失去对他行踪的掌握。”

    “嗯?能阻隔你们的感应,莫非他已经被人杀了?”

    文院长知道这个感应的方法在人死后就会失效,他心头一跳,有点怀疑唐利川怎么可能死得这么快。

    “不是死了,而是不知他用了什么方法屏蔽了我们的感应,他这么做,我们可没有办法准确计分啊。”

    圣武院的弟子摇了摇头,一脸见鬼的表情,他还没见过谁能屏蔽这道感应的气息,可是却被元武境六重的小子破解了,这无疑让他们在文院长面前丢了脸面。

    “这样啊,那就随他去吧,计分的事既然没有办法记录,那就算他没有得分好了。”

    文院长倒是不怕对唐利川不公平,嬉皮笑脸的说出了一个近乎儿戏的对策……

    作者枇杷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