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四百四十六章 针对
    “东海剑宗的门人在那场大难之后几乎销声匿迹,很久没有听到这个宗门的名号了,三宗主怎么会出现在此地?”

    琴魔沈归燕似乎听说过东海剑宗的事,托着下巴疑惑的嘀咕起来。

    然而与唐利川参加过千邪大会的宇文鹰和南宫寒却知道东海剑宗的人出现的原由,千邪大会的拍卖会上就出现过东海剑宗的秘传绝学《倾波剑典》的秘籍,这套玄级中品的武技甚至被人以五千万灵石这种绝对物超所值的价格买走了。

    东海剑宗三宗主要是还念及宗门情谊的话,得到这个消息必定会重出江湖,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原因已经不用多想了,一定是有人用那本《倾波剑典》的秘籍跟他做了交易。

    否则这种隐姓埋名多年的高手绝对不会因为一点金钱权利就轻易答应出山。

    寻找麒麟帝国武道界成名已久的高手出战确实有其优势,这种高手多半有战绩可循,实力强弱对于雇佣者而言可以一目了然,比起自己培养高手所消耗的精力便要节省太多了。

    麒麟帝国中实力拔尖的高手几乎都在圣武院中,另一些不受帝国约束的高人又无法拿到夺城大会上来用,就好比黑榜的高手,他们身为邪道,麒麟帝国的皇亲国戚即便私下与他们有些利益关系,但绝对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自己与他们关系密切。

    那么细数国中高手,能数得出来的人物,东海剑宗的幸存者自然算的上号。

    他们的下落旁人或许无法得知,换成与圣武院关系密切的皇亲国戚自然有办法弄到他们的下落,再以东海剑宗的传承武技作为条件,不怕东海剑宗的人不答应参加夺城大会。

    听得唐利川将千邪大会拍卖会上的事简略说了一遍,众人才有所了然,这样一来东海剑宗的人出现在此地就可以理解。

    “三宗主销声匿迹多年,不知道如今实力如何了,当初他的名声虽说不如大宗主欧阳烈,不过消息灵通的人都应该明白,其实这位三宗主的实力与资质不在大宗主之下。公子你与他交手,千万不能大意啊。”

    南宫寒四人见过唐利川的另一面,只要唐利川施展那种召唤数十万鬼魂的招式,他们相信唐利川就算不能击败对方,至少也能稳立不败之地。

    碍于此会性质,唐利川当然不能随意使用这种容易让人产生误解的武技,无法使用全部实力的唐利川对上武道界的名宿前辈,他们都有些担心唐利川无法胜出。

    “他是玄武境的人?”

    唐利川心中自有主张,对上任何对手他都不会掉以轻心,要是对方实力有玄武境的级别,他或许要费一番心思,如果没有,那收拾起来就轻松多了。

    “以前是,现在是不是就不知道了,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公子你的招式套路应该被对方摸清了。”

    南宫寒四人都摇了摇头,他们不知道对手的实力,然而唐利川作为代替林越出战的选手,一开始就是各方关注的焦点,他的武技招式、身法路数差不多已经在刚才的战斗中被其他对手透析了。

    而他们却无法预判接下来的对手是谁,这就让他们没有办法准确的收集情报。

    前面参赛的人数太多了,就算唐利川跟这位三宗主战斗胜出之后,也不过才挤进六十四强罢了,人数这么多,他们有没有消息网去搜罗准确的情报,还未对战便已经输了一筹。

    “摸透了我的招式?但愿吧。”

    唐利川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他最擅长的就是隐藏后手,同样的一招采用不同的用法,发挥的威力与效果就不一样,如果他的对手认为刚才就是他的全力,反倒对他有利无害。

    “请选手前往西七号擂台开始下一场比试。”

    众人正在商议与东海剑宗的比试时,那名传话的小厮再次快步的走了过来,突兀的插口说道。

    唐利川等人眉头一皱,探头朝下方的擂台看去,脸色不自然的阴沉起来。

    盯着传话小厮,唐利川沉声道:“这一轮的比试还没有比完,竞逐六十四强的比赛为什么现在开始?”

    “我家公子刚打了几场,现在还没恢复元气,为什么不给他休息的时间?况且六十四强的比试难道不应该等这一轮淘汰完毕才开始吗?”

    宇文鹰等人也察觉不对劲的地方,让比赛提前分明是不让唐利川有喘息歇气的时间。

    服用丹药或许可以恢复气息的消耗,但是肌肉与神经的疲劳必须通过休息才能恢复,丹药或许起到缓和作用,但没有办法完全消除肌肉的疲劳。

    别看破绽不大,在高手争斗中任何一点细微的破绽也会成为致命点,举办大会如此安排比赛节奏,明显是故意针对。

    “这个我也不知道,小人只是负责传话,话已带到,小人先告退了。”

    那小厮十分害怕四周愤怒的气氛,丢下这句话之后飞快的转身溜走了。

    “这是什么狗屁大会,规矩是谁想改就能改的吗?唐师兄,咱们在玄龙宗的时候何时受过这种鸟气,要我说,我们还不如……”

    左方明不满的低声抱怨起来,明知道被人针对了,但是他却无处发泄。

    他本来想说不比了,只不过他也明白做主的人不是他,而且这场大会要是弃权的话,并不是简单的一走了之就能解决的,那些对他们心怀敌意的人必定会落井下石,更何况他们身上还背负着与张羽清同谋的死罪,就是想走也不可能走得轻易。

    最后他只能气呼呼的用拳头狠狠在护栏上砸了一拳,偏着头生闷气。

    “我刚才看分组表的时候好像听说这场大会的监督应该是太子殿下,不知道太子殿下为什么没有到场,监督大会的权力便落到了那阉狗的身上,绝对是这家伙暗中做了手脚。”

    南宫寒朝远处王公公的方向努了努嘴,一切的始作俑者已经浮出了水面。

    “无卵的废人也就只能玩这种下三滥的伎俩,无妨,就先按他设计的游戏规则来吧,不过相对的,在大会结束之后我会收下他的小命作为代价。”

    唐利川说完这话,活动着手腕,淡漠的转身朝擂台走去了……

    作者枇杷说: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