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四百三十四章 出关
    一天天过去,闭关的密室依然没有开启的迹象。

    距离夺城之战第一轮选拔已经快要开始了,众人都不知唐利川什么时候会出关,但谁也没有去打扰他。

    虽说唐利川有言在先,若有急事可以直接去找他,不过南宫寒等高手都知道闭关的时候最忌讳被打扰,特别是修炼高深功法的时候一不留神就可能走火入魔,不仅让闭关的成果付之东流,甚至还会造成修为退步等严重后果。

    现在众人的希望都寄托在唐利川的身上,但凡明白人都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去打扰他。

    作为金鳞城原本的继承人的林越,由于受伤和镇江王欺凌的缘故,他一身伤势反反复复一直就没好过,体内的沉疴一半是被镇江王给气出来的。

    到现在为止张羽清还被关押在大牢了,即便唐利川已经将镇江王制服了,这一点依然没有改变,因为张羽清被诬告的罪名已经不是镇江王能够插手的范畴了。

    又气又急的情况下,林越的身体状况时好时坏,眼看唐利川还没出关,他居然想要强撑着伤体出战。

    众人当然是一番劝说把他拦了下来,一是担心他怒急攻心再次病发,更多的则是怕这位天邈宗的高徒以这幅状态出场,恐怕第一轮都撑不过去就让人锤翻了。

    他丢人现眼不要紧,其他人身上可背负着与张羽清同谋的罪名啊,一旦夺城之战失败,他们可是会被拉出去砍头的,这种情况下谁还敢让林越出战啊。

    焦虑不安的等待中,唐利川闭关的大门嘎吱一声打开了。

    众人焦虑的心情一扫而空,可是抬头看去,所有人都被唐利川的模样惊得目瞪口呆。

    只见唐利川头发乱糟糟的像个鸟窝,两个黑眼圈好像被人狠狠揍了几拳,整个人精神状态更是仿佛吸了几十年大烟的烟鬼,萎靡不振的一步一晃走了出来,迈出的步子都是飘的,好像腾云驾雾一样。

    众人急忙迎上去把他扶住,七嘴八舌的问他出了什么事。

    唐利川面色发苦的摆了摆手,艰难的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让我安静下,别烦我……”

    所有人都无法理解他现在的感受,只有他自己才知道邪藤老人研究出来的强壮感知力的方法多么的变态。

    即便唐利川逃出幻境之后立即用神秘水滴进行了修复,可是身在幻境中面对的那些令人发指的考验,以及必须时刻保持全神贯注的感觉让他到现在都缓不过劲来。

    身上的创伤好医治,内心的伤口无药可救啊。

    唐利川一个人摇摇晃晃的蹲在平静的湖水旁边,望着波澜不兴的湖面,郁闷到几乎快要怀疑人生了。

    他怎么能预料到幻灵香的破解办法那么变态,对接受考验的人简直是丧心病狂的折磨。

    就说第一关火山关卡的破解方法,他如何能预测到幻境的阵眼会是路边一颗不起眼的小石头,那玩意还只有小拇指那么一点大,落在地上就跟寻常石头没什么两样,就算提前知道它的形状去找也未必找得到。

    结果唐利川遇到的考验不仅是这么一颗石头,而且这颗石头还他娘的藏在岩浆底部的淤泥里!

    为了找出这颗破石头,唐利川足足在幻境中绕了三天三夜,这还是幻境有范围限制的情况下,否则他可能走到天边去了。

    一边忍受着不断升高的温度,一边要寻找不知道的阵眼所在,这段时间超量外放的感知力几乎把他脑袋都要涨爆了。

    还好他运气不错,终于在整个人变成烤猪的前一刻找到了幻境睁眼所在,成功的逃出了幻境第一关。

    然后第二关的阵眼,一望无际的沙滩上一粒普普通通的沙尘,四周伴随着龙卷风一样的风柱,它们还会把沙尘卷到空中与搜索过的地方重叠起来……

    唐利川很庆幸自己能活着走出来,他更怀疑邪藤老人那老不死的自己有没有试过这种强化的方法。

    要知道邪藤老混蛋通常是拿别人先做实验,确认万无一失的时候才会自己上阵。

    唐利川的搜魂秘术还没有趋于完美,在神秘水滴没有完全修复的情况下,他无法完全搜索对方所有的记忆,要不然他就能提前得知闯关的条件了。

    现在他几乎认为自己给死去的邪藤老人当了一次试验品,这种恶心到爆炸的破关条件下,他不相信普通的武修者有办法破解。

    还好,受了这么大的罪,他的感知力也成功的强化了一分,至少不靠神秘水滴的帮助,与他同级的人感知力已经拼不过他了。

    从早上一直呆坐到黄昏,远远观察他的人们才发现他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他们面前第一句话就是:“我饿了,要吃饭……”

    晚宴上,唐利川狼吞虎咽的填着肚子,南宫寒等人在一旁陪侍,同时将衙差们送来的参战情报念给唐利川听。

    南宫寒在念完名单之后还做出了自己的总结,他说这份名单真伪先不说,其中至少有一大半人水准不够参赛的资格,但这些人却是不能忽略的危险人物。

    夺城之战历来都有这么一个传统,那就是每个王爷手下的城主们都会送上一个自己挑选的参赛者,他们的目的不是夺冠,而是尽可能的扫除主上的竞争对手,即便打不过也要想办法让影响对方的战斗力。

    因此,一些势力暗中培养的死士就在这时候派上用场了,他们一来凶猛能打,能挺近不少轮次,二来悍不畏死,即便落败也要拉上一名对手同归于尽。

    为了体现麒麟帝国的勇武之姿,夺城之战是允许杀人的,这样才能让人全力以赴,不用约束于不能杀人的规则而无法施展全力。

    “这点来说对咱们很不利,由于派出的参战人选以‘城’为单位,咱们只有夺城的资格,能出战的人数就比其他势力少了很多,我们没有其他城市的部下可以支援,一旦被人连番消耗,我很难想象如何坚持到最后。”

    南宫寒的忧虑也是大家的忧虑,他们一方几乎是以一人之力对抗全体参赛的人,其他势力又有故意以命换命的死士,谁去参赛都是一场赢面极小的硬仗。

    “我还是那句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知道有人会用那种不要命的打法,我会小心的。”

    唐利川嘴里嚼着猪蹄,心情竟然一点也不紧张,以不变应万变,似乎是现在最好的做法了。

    作者枇杷说: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