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四百三十章 砸脚
    “柳历,你混帐!咱们柳家人不能没骨气,要不是唐兄多方维护,咱们早就死了!你刚才说的什么混帐话,还不给我滚回来!”柳风怒目圆瞪,气得头发倒竖,望着跪在院中的柳历怒吼起来。

    “柳风,你还当自己是柳盟的盟主呢?快歇歇吧,这里已经不是玄龙宗、不是柳家了!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柳历喘着气冲着柳风咆哮起来,话语一落,他胸口剧烈的喘息着望向柳家其他人,大声道:“诸位好好想想,要是没有我们柳家,他们唐家的人是不是跟玄龙宗其他人一样,现在已经死在鬼族入侵中了!我们柳家的人欠他们什么?什么都不欠!”

    柳家不少人露出赞同的表情,默默的点头不语。

    见状,柳历心中有了底气,摊开手环视四周,义正词严的继续嚷道:“至于说保护我们?可笑!这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大的笑话!从一开始好像就是你柳风自作主张把我们跟唐家捆绑在一起吧?巴结张羽清的是他们,得罪黑榜的人是他们,得罪镇江王的也是他们,哪一件事跟我们柳家的人有关?我们又得了唐家什么好处?”

    他一件件事情当众说出,得到了不少柳家的人的点头支持,已经有一些柳家人开始被他说动了。

    “要是不跟他们一起,我们柳家的人难道就活不下去了?别忘记了,我们可是被家族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存在,我们每个人都身怀绝技,在任何地方都能活下去,活得很好!”

    “可是跟着他呢?先是莫名其妙的得罪了镇江王,被人追得四处躲避,像过街老鼠一样,然后呢,又被人抓起来关在这鸟不生蛋的地方,等夺城大会一结束就开刀问斩!”

    “保护?他唐利川保护了我们什么?他做的一切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我们要陪他一起死!柳风,你伶牙俐齿倒是说说看,我们柳家跟他们唐家所做的一切到底有什么关系,你说啊!”

    柳历慷慨陈词一番,惹得不少柳家的人反而对柳风露出了仇视的态度。

    不少人跟着走了出去,对柳风指手画脚的骂道:“识人不明的蠢货,家主大人怎么会把你选为柳盟的代理盟主,要不是柳历点醒我们,咱们还要跟着唐家的人一起死呢,这王八羔子,忘记自己姓柳还是姓唐了吧!”

    “他就是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以前就是他处处维护唐利川,不替柳真柳成两人报仇,我看他一定拿了唐利川的好处,想让我们一起死,没门!”

    “滚吧柳风,柳家是柳家,唐家是唐家!背主忘宗的叛徒,你不配当柳家的人,要死你跟他一起死,滚!”

    看着从屋檐下走出来的柳家人越来越多,柳历眼中露出一丝喜色,仿佛把自己当成了这群小分支的新任领导者,大声道:“大家要是信任我,就跟我来,咱们一起去投靠镇江王,谁要死愿意留在这里等死,就随他去了!”

    “好,投靠镇江王,柳历哥,我跟你去。”

    “算我一个,我也去。”

    不一会,那些围在柳历身边的人都决定投靠镇江王去了,脸上露出一副洋洋得意的表情,鄙夷的看着屋檐下的柳风等寥寥几个柳家的人。

    “你们几个是不是要跟着柳风等死?柳相依是他妹妹,跟着柳风那废物一起死是应该的,你们也想死吗?”

    柳家的族人几经折损已经不多了,他们现在更需要抱团团结,柳历不想错过任何一人,因此对着其他人继续劝说起来。

    屋檐下的几人犹豫了几番,最后还是无人走出去,其中一人低声道:“柳风大哥说得没错,做人不能没有骨气,要不是唐大哥跟张将军搞好关系,我们根本没有容身之处,现在要出卖他们……”

    话未说完,柳历便不耐烦的怒斥道:“住口!蠢材,命都没了还要仗义,那你就带着你的义气去死好了。”

    轻蔑的扫了唐利川一眼,柳历脸色立即露出谄媚之色,朝着银甲禁卫的队长走去,拱手客气道:“军爷,小人名叫柳历,想追随镇江王,在王爷手下做一牵马小卒足以,劳烦军爷替小人转达王爷。”

    说着,他从乾坤袋里摸出一袋子灵石,隐晦的递了过去。

    “闪开!再靠近,死!”

    禁卫队长冷喝一声,光凭气势直接将柳历震飞了出去,灵石洒落了一地。

    “军爷,我们真的不是一伙的啊,只求你通报一声,这些权当是小人孝敬军爷的辛苦费。”

    柳历以为是自己“孝敬”的东西价值太低了,急忙招手让其他人将乾坤袋都取出来,他不敢靠近,只能远远的捧在手上。

    “你真想跟随镇江王?”

    禁卫队长面露笑意,扫了柳历一眼,正色问道。

    柳历以为投靠的事有门,心下大喜,急忙点头笑道:“是,小人愿意追随王爷,当牛做马在所不辞。”

    表明忠心的同时,手中捧着的礼物也随着朝对方送去。

    “既然如此,那就向你的主人请安磕头吧!”

    禁卫队长身影一闪,一脚踹在柳历脚弯处,柳历双膝一软,不由自主的朝着唐利川跪了下去。

    “主人?他?”

    柳历好像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难道这些禁卫不是来抓唐利川的家人朋友吗,怎么会站在唐利川那一边?

    “你表演完了?”

    唐利川面无表情的俯视对方,那人吓得手腕一抖,手中的礼物滚落了一地,心脏更是被冰封一样,拔凉拔凉的。

    刚才还要努力划清关系的人,现在非但不是阶下囚,反而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

    柳历欲哭无泪,更是后悔万分,看到唐利川眼中的冷漠,他绝望得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唐利川盯着对方,手微扬,柳历条件反射般的缩起脖子,柳风却在这时候出声劝道:“唐兄……手下留情。”

    无声的笑了笑,唐利川偏头看了柳风一眼,语气平静的说道:“被你们柳家人出卖又不是第一次,我已经习惯了。”

    抬起的手指没有做出杀人的举动,而是指着客房的方向冲禁卫队长说道:“我家行李就在那几间屋里,劳烦诸位大哥了。”

    作者枇杷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