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四百二十九章 眼光
    看到唐利川杀意凛然,那群嚣张跋扈的衙差们都露出了畏惧之色,不少人更是当场跪在地上朝唐利川磕头求饶。

    他们之中已经有人不相信唐利川的话而受到了断手断脚的惩罚,正是如此他们才会帮着曹安完成吃泔水的“任务”。

    只是他们的地位虽说不高,平时却也是美酒佳肴伺候着,什么时候吃过泔水?光是闻着那味道就已经呕吐了七八回,要不是唐利川限定了时间必须让他们吃完,他们早就跑得远远的了。

    在死亡的威胁之前,他们好不容易适应了泔水的味道,结果还没有吃完,唐利川就杀了回来,如今时间早已过了一炷香,看唐利川的样子真是准备下死手,这群衙差哪能不怕。

    指尖发出嗡嗡的颤鸣声,声音随着指尖光芒起伏时大时小,落在那群等死的人耳中,只觉得心脏随着颤鸣声快速的跳动着,频率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的范畴。

    踏!踏!踏!

    一队整齐的踏步声由远到近传了过来,众人抬头看去,却是一队穿着银甲的兵卒,这是金鳞城的银甲禁卫,专门负责巡逻金鳞城主城。

    “军爷救命啊!这家伙恃武逞凶、重伤官差,求军爷把他就地正法啊!”

    曹安看到巡逻禁卫到来,他内心立即欢喜起来,正规军的实力岂是他这样的垃圾可比,任何一个武修者想要成为银甲禁卫都必须有元武境五重以上的实力,而且还需要经过数十道关卡考验,可说银甲禁卫每一个人都拥有真材实料。

    友军出现,他当然不会再听唐利川的吃泔水,甚至还要将唐利川杀之而后快,不仅要杀他本人,驿站里的所有人他都要想办法弄死。

    “是禁卫司的银甲禁卫!我们有救啦!”

    “军爷快抓他,弟兄们都是被他打伤的,你看,好几个弟兄都被砍了手脚,不杀他不足以平复弟兄们的怒火啊!”

    不少衙差都露出狂喜的表情,只是那些运气不好被唐利川砍手的人哭丧着脸,就算杀了唐利川,他们的手脚也不会自动接回去了,只能在心中恶狠狠的想着把唐利川的尸体碎尸万段拿去喂狗。

    他们心中念头挺多,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就让他们心如死灰,甚至后悔说出刚才那一番话。

    银甲禁卫之中的队长几步来到唐利川面前,直接朝他行了一个禁卫中的大礼,正色道:“唐少侠,王爷让我们来听少侠差遣,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唐少侠只管吩咐。”

    “什么!高高在上的禁卫居然像一个贱民行礼!一定是我没睡醒,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出现,他可是罪犯的亲属啊,按理来说他也应该是阶下囚,怎么可能……”

    “王爷的吩咐?金鳞城夺城之战还没有开始,此地就算无主,一般的王爷也不可能命令禁卫司的人,到底是哪个王爷来头这么大?”

    “死定了,他娘的这回死定了,该死的曹安,跟他混怎么这么倒霉!也怪我多嘴,跟着瞎起哄干什么啊!”

    那群衙差有悔恨的,有后怕的,也有猜测唐利川身份的,一个个表情各不相同。

    那些嘴臭的自然怕得要死,嘴巴稍微有点把门的,没有乱说话的人,这时候倒是没有那么害怕,不过心里还是有点担心唐利川会将他们牵连进去。

    唯独一人脸上已经笼罩一层浓浓的死气,这个人就是曹安。

    本来唐利川没有立即杀了他们或许还有回旋的余地,谁让他高兴得太早,还不等银甲禁卫表明来意就让他们帮忙杀掉唐利川。

    “祸从口出”的道理,看来他这种欺软怕硬的人欺负了太多弱小,早就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

    “一炷香的时间,杀了他,其他人可以活命,记住,不准用刀。”

    唐利川收起指尖的奔雷箭,朝着大气都不敢喘的衙差们看了一样,淡淡的说出了一句话之后,回头对银甲禁卫说了一句“跟我来”,便带着人朝着驿站里走去了。

    唐利川的话将那些跟着起哄的人也包括在内,只要曹安死了,其他人无论做过什么,他都可以既往不咎。

    一时间,十几双不怀好意的目光都落到了曹安的身上,特别是那些断腿断手的人,更是用一副生吞活剥的冷冽目光盯着曹安。

    要不是这家伙自作主张想要欺负驿站里的人,光是恪守本分的看守驿站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感受着一道道散发杀意的眼神盯着自己,曹安缓缓的退后起来,手指发颤的指着那些人,舌头打结的嚷道:“你们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造反啊!别忘了是谁带你们吃香的喝辣的,没有老子提拔你们,你们能有今天的地位吗?”

    啪!

    朝后退了几步,忽然背后一沉,如同撞上了墙壁一样,一名目光不善的衙差早已挡住了他的退路,揪着他的脖子朝前一推就把他摔在地上。

    “你提拔我们?我呸!每月给你上供多少钱你心里没数吗?为了穿这身官服,你收了我们多少钱,你算过吗?还他娘的经常拿了钱不办事,说提拔我当副手,这都多久了还没动静!不打你,你不知道厉害!”

    “跟他说什么废话,哥儿几个给我打!”

    “动手啊,没看那位少爷背后有王爷撑腰吗?他让打你们不打,是不是也想跟这废物一起死?”

    “那还等什么,往死里招呼啊!”

    一群人吐着唾沫从地上爬起来,围着曹安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不仅是必须完成唐利川的吩咐,更是将平时的不满都发泄出来了。

    曹安的实力也就那么回事,欺负普通人还可以,面对实力相当的人围殴,他只有抱着脑袋防守的份。

    然而唐利川说了要死的,这群衙差为了保命,一个个卯足了劲往他身上打去,打得他“哎哟哟”的不停求饶。

    为什么唐利川不让这群衙差用刀?就是怕他死得太快,那就太便宜他了。

    外面打得热火朝天,唐利川带人进了驿站,这阵仗可把驿站里的人吓得不轻。

    所有人都缩在屋檐下站着,他们的表情畏惧无比,都以为是唐利川救人失败被人抓起来了,现在要来个抄家问斩,连带着驿站里的人一个都跑不了。

    “不!我不要死,我跟他们不是一伙的,官爷求您明察啊!我姓柳,我们是柳家的人,他们姓唐,我们不是一家人!官爷你看那个,那个老家伙就是他爹!”

    面对军容整齐的银甲禁卫,柳家之中不少人吓得浑身发抖,其中一人冲了出去,朝着禁卫们又跪又拜,反手一指就把唐利川的父亲给供出来了。

    作者枇杷说: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