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五章 再战
    宫灯引路,四周顿时被照亮得形同白昼,满地狼藉让手持宫灯的宫女脸色大变,不过她们训练有素,虽惊不乱,比起那些跳舞的侍女倒是镇定得多。

    火光映照下,一名身穿蓝衣的优雅少年走了出来,眼神在唐利川和镇江王脸上扫了扫,惺惺作态的朝镇江王拱手问道:“王叔,不知小侄的提议,你认为如何?”

    镇江王面色一寒,自己这番跪地求饶的丑态让这么多人看到了,若是被传出去以后他还如何在麒麟帝国立足。

    而眼前那家伙看似慈眉善目,其实对方的父亲跟他乃是死对头,现在又是夺城之战,他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对方不是来帮忙,而是来看好戏的。

    别的不说,就说唐利川真被他杀掉了,自己的所中的毒要怎么解?

    他可不认为同为皇亲国戚对方就会双手把解毒丹送上,说不定落在他们手里还不如被唐利川掌控来得轻松呢。

    “谁准你们进来的!出去!都给我滚出去!”

    在唐利川的实力面前,他王爷的架子摆不起来,可是眼前这些人地位都比他低,就算他现在的模样狼狈不堪,他的身份也是麒麟帝国实打实的王爷,这一点谁敢否认。

    一阵呵斥,那些护卫宫女纹丝不动,蓝衣少年也是轻笑不语,谁都没有按他的命令行事。

    “李悠,看来你年纪大了,骨头也长硬啦!是不是认为本王说的话不管用?”

    上位者的气势重新回到身上,他是亲王,对方不过是小王爷,见了自己也要恭恭敬敬叫一声王叔,在麒麟帝国里他是长辈,对方就要听他命令。

    “呵,王叔的金口谕令小侄怎敢不从,可是……”

    毫无畏惧的笑了笑,李悠故作不解的偏头问道:“此地乃是金鳞城,王叔又非此城之主,这座宅院也不是王叔私宅,不知道王叔以什么身份轰我走呢?”

    镇江王想不到士别三日,以前在自己的威吓下瑟瑟发抖的毛头小子居然练就了一副伶牙俐齿,敢跟他这个王叔叫板顶嘴了。

    只是,他内心的不满架不住对方人多势众,他的手下能打的死了个精光,剩下的都是一班手无缚鸡之力的文臣,光凭自己的王爷身份还真无法喝退对方。

    李悠本来就是来找麻烦的,怎么可能轻易退却。

    镇江王李贺与自己父王“南山王李循”乃是死对头,这是人尽皆知的事,双方的矛盾可说恨不得将对方千刀万剐。

    现在他好不容易抓到一个除掉父王死对头的机会,他怎么可能错过这次良机。

    趁他病要他命,除掉镇江王的时机就在今天,而且害死镇江王之后他还无需承担什么责任,因为他动手的目标不是镇江王本人,而是唐利川。

    “目无皇室的蠢辈,伤我麒麟帝国王爷,蔑视我皇室威严,论罪当死!”

    他与镇江王所在的府邸只有一墙之隔,对方求饶讨取解药的话语完全落入他的耳中,那么他只要杀了唐利川,再把解药弄到自己手中,镇江王的生死不就如同掌握在他手里一样了吗。

    想到这里,李悠要杀唐利川的心思更急切了,下令道:“来人,当场格杀!”

    “住手!你们谁敢妄动一步,休怪本王奏明天子,将你们这群下人抄家九族!”

    唐利川的生死与自己性命息息相关,镇江王哪会坐视李悠胡来,威不可犯的一指那些铁甲护卫,目光扫过之处,那些人神色纷纷闪躲起来。

    论地位,到底是镇江王比小王爷要高了一筹,以下犯上这种事,确实是抄家灭九族的重罪。

    他们不敢,为什么唐利川敢,而且镇江王还畏惧无比呢。

    世间流传着一句话“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唐利川不能称为侠,而重点也不是侠,而是这个“武”字。

    只要武力够强就可百无禁忌,无视任何规则束缚,任你皇亲贵族、帝王天子,我要杀你,你如何抵挡?

    很显然,唐利川的实力超过了镇江王能承受的范围,这个时候,王法在唐利川眼里就属于虚幻不存的东西。

    而这些铁甲护卫没有这种实力,他们依然受到麒麟帝国王法的制约,面对身份强过小王爷李悠的镇江王,他们自然不敢造次。

    镇江王越是出面阻止,李悠的杀心就越浓,因为对方阻止说明他心里怕了,他怕唐利川死连带着他一起死。

    这不正是李悠想要看到的结果吗?

    铁甲护卫被对方以身份喝退,李悠一点也不着急,反而拍了拍手,笑道:“王叔如此维护藐视皇族尊严之辈,莫非愿意放弃皇族身份,心甘情愿给此人当狗?啧啧,难怪刚才下跪求饶的动作那么娴熟。”

    镇江王被他说得面红耳赤,正待发怒,却听李悠又道:“不过,本人体内流淌着尊贵的皇家血液,容不得皇室威严受到任何玷污!张、刘两位供奉何在!给我杀!”

    杀令一出,两道人影飞快从队伍之后冲了出来,行动之快,在夜色下只留下两道模糊的剪影。

    倏然,乌云遮月,视线顿时一暗,两排宫灯的亮光在一片漆黑的环境中显得格外惹眼,然而目光注视到灯光,却难以察觉那两道人影已经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哼!”

    唐利川冷哼一声,倒背双手,微微朝后退了一步,无惊无险的闪过头顶直贯而落的鹰爪,那供奉一爪轰落地面,地板难以承受压力,寸寸碎裂开来。

    那人一击不中,身影幻化再次退回黑暗之中,自身与夜色融为一体,这是擅长暗杀的杀手常用的隐匿手法。

    一时间,空气陷入静默之中,唐利川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却难以察觉一丝风吹草动。

    “啊!”

    僵持偌久,队伍中,一名持灯宫女手臂一麻,难以维持宫灯平衡,灯油晃动,一下子引燃了整个宫灯,顿时火光通明,引起一阵骚动。

    唐利川的目光下意识的朝那边看了一眼,杀机却在同时自脚底传来。

    一名供奉在黑暗中贴地而行,手中那柄被涂满黑色液体的快刀毫不留情的斩向唐利川的腰间……

    作者枇杷说: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