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四百二十四章 手段
    “你给我吃了什么!”

    拿手抠着嗓子眼一阵干呕,镇江王惊怒交加,只想将咽下肚里的东西吐出来,然而他所做的一切却是徒劳无功。

    他很清楚的察觉到吞下的丹药开始在他肚子里有了反应,似是活物一样在他血管里蹿动,顷刻之后,那东西好像融入了血液之中,凭他的本领再也难以感觉分毫了。

    面色仓皇恐惧的望着唐利川,镇江王毫无风度的抱着唐力在的大腿嚎哭起来:“少侠,求你放过我!本王也是一时糊涂啊,我发誓,只要你饶我一命,今日之事我概不追究!”

    身居上位太久了,镇江王一时间还没习惯如何求饶,哀求的话一出口,最后还是以一副带着高高在上的口气脱口而出。

    看到唐利川脸色冷若冰霜,镇江王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毫不客气的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他才继续求饶道:“少侠,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抬手打断了对方的哀求,唐利川冷漠的开口道:“刚才给你服用的丹药名叫‘血竭丹’,想必你也感受到了有东西藏在你血脉里,我不妨告诉你,要是没有解药化解,这些血吸虫能在一炷香之内将你的血液全部吸收干净,然后它们的体型会变得巨大无比,将你的五脏六腑一并吃个干精光。”

    毒丹是击杀邪藤老人所得的战利品,唐利川本想杀了眼前此人,可是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做,如同他图一时痛快杀了麒麟帝国的王爷,那么便是与整个麒麟帝国为敌,刚来此地还没有站稳脚跟立即就要过上亡命天涯的日子,这是唐利川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要是他孑然一身倒是不需要考虑这些,现在他还有家人羁绊,容不得他任性妄为。

    不能杀,但是此人犯下的罪行却必须惩戒,邪藤老人拿来害人的毒丹这时候就起到了作用。

    毒分快慢,剧毒见血封喉,而慢毒的毒发时间长的足有十年之久。

    要将他人性命掌控在股掌之间,用毒是最简单的办法,他喂给镇江王的便是一种慢性毒药,即便镇江王不是那种轻易受制于人的家伙,现在他报复之前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性命会不会一起陪葬。

    比起直接杀了此人,留下他的性命作为要挟,能替他们争取的时间和空间更多。

    听到唐利川说出毒药名字,镇江王心中暗暗记在心中,脸上露出畏惧的表情,然而心里却乐开了花,暗笑道:“毛还没长齐的小子也想跟我斗,只要我向毒道联盟的绿云毒叟求助,此毒不怕无解!待本王解了毒,就是你全家丧命之刻!”

    对方的想法唐利川就算用脚趾头也能想到,此人最看重的人才是用毒的家伙,那么镇江王难道不能顺藤摸瓜从这方面下手吗?

    没有让对方的窃喜保持太久,唐利川淡淡开口的话打破了镇江王的美梦:“此毒出自邪藤老人,你要是消息灵通便能知道此人名号,他是毒道联盟的死对头,研制的毒丹就算是毒道联盟的高手也未必能解,你不信的话随便你去试,我只告诉你一点,一旦胡乱用药解毒引起毒丹提前爆发,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你。”

    麒麟帝国境内最强的用毒组织就是毒道联盟,唐利川不知道对方会求助哪一家,但是连最厉害的组织都无解,镇江王还有什么念想就可以死心了。

    如果他愿意拿自己的性命去试,唐利川就算他有种,不过他要承担的风险却跟唐利川所说的一模一样,解毒不成必定引起反噬,到时候肠穿肚烂死无全尸。

    若唐利川一口咬定别人无解,镇江王或许还会冷笑不信,但唐利川的话说得头头是道,无论是邪藤老人还是毒道联盟都不是一般人能接触的到的情报,这么一来他还真的不敢随便找人解毒了。

    “对了,还有一点忘记提醒你了,此毒虽然是长时间潜伏的类型,不过每月都会发作那么几天,运气好的话发作时间将会间隔数天,运气不好嘛,一天发作几次都是有可能的。”

    唐利川轻飘飘的抛出此话,镇江王闻言怒目一瞪,还不等他说出任何威胁求饶的话,一声“哎哟”抢先脱口而出。

    然后,缩在角落不敢露面的那群文官们就看到自己的主子疼得满地打滚,甚至发疯一样不停拿身体撞墙,身边能摸到的任何东西全被他踢飞砸烂,仿佛这样能发泄他体内的痛苦似的。

    “血吸虫不仅能滞留在血液里,有时候它调皮起来还会往五脏钻去,肝和胆都是它最喜欢藏身的地方。”

    镇江王毒性发作痛苦难忍,唐利川却若无其事的在一旁说着风凉话,每说出一个毒丹的效果就让镇江王内心绝望有多了几分。

    “求、求你了……别折磨我了,你说什么我都照办,求你,救我……”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镇江王身上那件威仪无比的紫色长袍已经染上一片血污,而他本人更是被折磨得气息微弱,趁着毒性没有那么强大的空隙,他忙不迭的爬到唐利川的脚边,扯着唐利川的裤腿哭着哀求起来。

    心中的愤怒在对方痛苦的挣扎中已经化消了一点,唐利川动作不缓不急从乾坤袋里摸出一颗丹药,手指一松,丹药啪的一声落入地面,与地上的血污尘土混成一片。

    心知此物可以解毒,镇江王想都不想的飞扑过去,抓着脏兮兮的丹药一口丢进嘴里,这幅做派哪里想高高在上的王爷,分明是路边乞讨的乞丐。

    “这颗丹药只能缓解你半个月的痛苦,想要后续的解药,我想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拍了拍手,唐利川居高临下的俯视对方,宛如高高在上的神明俯视悲哀的蝼蚁。

    身体微微一颤,镇江王知道解毒丹药不会那么容易弄到手,只是一颗丹药只能化解半个月的痛苦,要是半个月之后没有解药的话,今日的痛苦岂不是还会重新上演?

    想到此处,他心中升起一股无力与绝望,知道唐利川想用此物控制他一辈子啊。

    绝望中,大门外忽然灯火通明,两排宫灯侍女在铁甲卫士的护送下蜂拥闯入。

    接着,一个狂笑的声音传入耳中:“哈哈哈,没想到小王今日刚到就欣赏如此好戏!王叔,平日里你威风凛凛,曾经教导侄儿的时候是多么的不可一世啊,怎么今天跟条狗一样的趴在地上呢?念在同为皇室宗亲的份上,对你如此无礼的贱民,就让侄儿替你收拾了吧!”

    作者枇杷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