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三章 抹杀
    在方威的狂笑声中,唐利川若有所觉的抬起自己的左臂看了一眼。

    手臂上不知何时已经浮现了一层类似飞蛾身上的毒粉,这些毒粉初时没有任何异状,不过却沿着手臂逐渐蔓延开来。

    只是盯着手臂看了一小会,本来只有拇指大小的一团粉末已经扩张到巴掌大小。

    粉末如同生物一样具有入侵性质,不断的侵蚀唐利川完整的肌肤,被侵蚀的部分则发出奇痒难忍的感觉。

    伸手去拍,粉末竟然轻易被抖了下来,然而粉末之下的皮肤却留有一条条“根茎”,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旧的粉末被他拍落,新的粉末却在他的手臂上重新生长出来,颜色也从淡黄色朝着血红色转变,似乎吸收了唐利川体内的血液。

    不仅原本的粉末感染区域除之不尽,就连唐利川去拍打粉末的右手也被染上了这种诡异的毒粉。

    “中了本人的‘磷毒’你只有死路一条,尽情挣扎吧!哀嚎吧!然后,死吧!”

    方威摸了一把鼻血,狼狈不堪的脸上满是畅快的笑意。

    他的武力确实不算高明,速度在唐利川眼中也算不得什么,但是,这些本来就不是他的强项,他的厉害之处是“毒”!

    他身体每一寸皮肤、他体内每一滴血液都是无可名状的剧毒,这些毒才是他的杀手锏。

    与其他夺城之战的人不同,他自小便被镇江王送去毒道联盟,师承毒道联盟中的“大毒官”绿云毒叟,一身毒术可杀人于无形。

    因此就连花费大量财力一手栽培他的镇江王都对他畏惧三分。

    他能一人单挑包括洛萧关在内的三大高手,不是靠着唐利川那样绝对的实力压制,而是依仗一身防不胜防的毒攻,使用阴招暗算了三人。

    想明白了这点,唐利川满脸讥讽的摇了摇头。

    若是其他秘术或许还能让他花费一番手脚,毒道一途在他面前形同虚设,即便他还未修炼成百毒不侵的绝毒战体,只凭他体内的神秘水滴就已经让毒药毫无用武之地。

    武道一途浩瀚广阔,无论正邪修炼方法皆是多不胜数,为何修炼毒道的人少之又少,不仅仅是因为毒道太过下三滥为人不齿,也因为修炼毒功太容易被人克制了,常常一颗解毒丹就能克制大部分毒术没有大成的毒修者。

    而且常年修毒对人体本身就有害处,就连邪藤老人那样的毒术高手都必须另辟蹊径找寻抗毒的方法,寻常毒修者要是找不到解方,寿命多半都不足正常武修者的三分之一。

    见到镇江王的底牌就是此人,唐利川只有满腹的不屑与嘲弄。

    方威师承名家,一身毒术确实一流,只可惜他自身的实力太弱,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皆被正统的武修者所压制,轻易进不了他人的身。

    要是唐利川没有猜错,洛萧关三人失手被抓,多半还是顾忌镇江王的势力,让他们不敢轻易对此人下杀手,所以才被这家伙用毒功阴了一手。

    要是公平对决,唐利川相信只凭洛萧关一人就能杀掉对方,虽说洛萧关也可能被此人的毒血暗算,却也不会落到众人都被擒下的地步。

    一脸平静的望着远处狂笑不已的方威,唐利川缓缓开口问道:“你还有其他手段吗?要是没有,那你就可以死了!”

    方威面露古怪之色,讥笑道:“说什么大话,中了本人的‘磷毒’你已经是死人一个,而且在毒性影响下,你的实力将会不断的衰弱,自身难保的蠢材还妄想杀我?”

    话语方落,接下来的一幕只让方威始料未及,他只看到他唐利川很随意的晃了晃手臂,那些宛如复古之躯的磷毒居然轻易的被他抖落了!

    “你……”

    方威吃惊得无以复加,连舌头都打颤起来,这份磷毒的厉害连他本人使用都必须小心翼翼,要是他被此毒反噬也会大费手脚,眼前这小子居然抖了抖手臂就破掉了?

    真要是这么简单,为什么他师尊绿云毒叟轻易不肯传授此毒给他,还是他花费了极大的代价才求来的,而且只有一丁点而已。

    狠狠的揉了揉眼睛,方威眼里依然是唐利川破掉毒术的一幕,他不是被人打得头昏眼花出现了幻觉。

    “看样子你没有其他的手段了。”

    唐利川脚步朝前走了一步,身体顿时消失在了风中,方威心头止不住的一颤,左右看去,却是无法看出唐利川的本体何在。

    同样是让肉眼无法捕捉的快速移动,方威居然没有办法找出唐利川的位置。

    “后、后、后面!”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方威被唐利川的身法耍得团团转,站在高台之上的镇江王却看到唐利川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了方威了背后,惊得他示警的声音都变调了。

    方威心下大骇,双手不假思索的一挫,回身扬起一片绿色毒雾。

    唐利川连躲闪的意图都没有,五指一张,直接将绿色毒雾轰得粉碎,那些毒雾碰到他的身体就好像遇到了克星,纷纷化作了一片轻烟消失无踪了。

    啪!

    手掌朝前一送,狠狠的扼住对方的咽喉,手掌微微一用力,方威额头立即青筋暴露,脸色由红转紫已经感到呼吸困难了。

    “你不能杀我,你的朋友中了毒……只有我,能解……”

    方威挣脱不了,只能憋足最后一点劲说出这句话来。

    他的话换来的不是唐利川的松手,而是更加用力的扼杀。

    眼看方威被唐利川抓在手中毫无反抗之力,镇江王吓得神色大变,脚步吃惊的朝后退了两步,被翻到在地的椅子一绊,整个人狼狈不堪的摔倒在地,一股脑儿从台阶上摔下来,恰好摔在唐利川的脚边。

    后背撞在唐利川的腿上,镇江王只觉得撞上了铜墙铁壁,这一下让他觉得自己的脊梁骨好像快断了一样。

    咔,一声骨骼错位的声音传来,镇江王浑身血液霎时变得冰凉刺骨,身体一瞬间僵硬得不敢妄动分毫。

    他听得出来这声音来自头上,从地上的影子看来,方威的脖子已经完全脱臼,无力的垂在左边肩头,显然已经被人拧断脖子杀掉了。

    “别、别杀我,求你,不要杀我……”

    当唐利川将方威的尸体丢在镇江王脚边时,这位独霸一方的王爷竟然吓得如同胆小的鹌鹑,惊慌失措的哭喊求饶。

    一记勾腿将对方踹翻在地,唐利川手中动作快不眨眼,一把掰开对方的嘴巴,“啪”的将一颗丹药丢进对方的嘴里……

    作者枇杷说: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