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九章 惩罚
    散发恶臭的泔水怎么能给人吃?

    揽月楼的小伙计一边摇着头一边退后,曹安却哈哈大笑着一步拦住去路,伸手提起小伙计的脖子将他按在送泔水的板车上,怪笑着威胁道:“老子让你送你敢不送?不送也行,你来把这些全都吃下去,一滴都不准剩!”

    小伙计只是普通人,曹安有点武修底子,臂力强过对方,轻松的就将小伙计按得无法动弹。

    其他的衙差非但没有阻止,反而眉开眼笑的跟着起哄。

    小伙计哪见过这架势,当场就被吓哭了,曹安见状还不罢休,面露爽快之色,心中毒计又起,笑道:“来个人,把这小子嘴掰开,老子要他吃个饱!小兔崽子跟老子作对,今天就让你知道大爷的厉害!”

    “头儿,我来!”

    一个满脸黑胡茬子的大汉笑着凑上来,伸手就朝小伙计下颚抓去。

    轰!

    黑胡茬子大汉只觉得眼前一花,鼻子里流淌出一股热热的、甜甜的液体,自己同时还双腿离地飞了起来,四周的景物不断的朝后退。

    “我挨揍了?”

    心中刚念叨一声,背后猛的一阵剧痛,旁边的人就看见此人从板车旁边倒飞出二十多米的距离,直接撞进了驿站的墙壁,围墙轰然塌陷一半,而这家伙也鼻孔飙血,歪着脑袋昏厥过去了。

    正等着对方帮忙的曹安一脸茫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下一刻他的手腕就想被铁钳钳住了一样,手腕骨头剧痛无比,几乎快要破碎了。

    “啊!”

    曹安哀嚎一声,按住小伙计的手掌一松,这时候他才看见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单手抓住他的手腕,这只手力量极大,让他根本无法挣脱。

    唐利川看清事情始末,感知力一扫驿站,立即感觉到他父亲等人就在其中,心头一股无名怒火再也忍不住了。

    “你是什么人!竟敢当街殴打官差,知不知道这是死罪!”

    暗中蓄力准备挣脱,然而他一鼓作气释放出来的力气还没个屁劲大,撞上被唐利川抓住的手掌,就连轰开一丝缝隙都无法办到。

    “硬茬子!”

    心下大惊,曹安知道碰上高人了,这年头敢在金鳞城嚣张的人,实力背景都不能从年龄和外貌来判断,别看眼前这小子不到二十岁,论实力他就算拍马也赶不上。

    “这位小哥,有话好说,我乃金鳞城天牢典狱官……”

    见风使舵是曹安这类小人的一贯作风,知道惹不起唐利川,他立即一改凶恶表情,对唐利川笑脸相迎。

    “看你说话这么嚣张,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居然只是区区一牢头?”

    唐利川面无表情的用余光扫了对方一眼,手腕轻轻一扭,曹安手臂顿时如同麻绳一样扭曲起来,整个人更是做了一个三百六十度后空翻,背门重重的摔在地上。

    “哎唷嗬!”

    能动的那只手摸着发痛的后背,曹安这一下摔得不轻,躺在地上左右翻滚,嘴里不断的叫唤着。

    “大胆刁民,竟敢袭击公差,快快束手就擒,否则休怪我们不客气!”

    旁边的衙差都傻眼了,他们还没见过有谁胆子这么大,居然当众殴打公差,他们可是吃皇粮的,只要不是皇亲国戚,谁有这么大胆子敢对公差出手?

    可是皇亲国戚才不会自降身份来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眼前这小子穿着寒酸无比,绝不可能是皇家的人。

    见老大被人打了,端菜买酒的几个衙差也放下手中的杂事,官刀出鞘围了过来。

    嚣张叫板的话刚喊了一句,就见场中刀气激射,咔咔数声脆响,衙差手中的官刀全数从中断裂开来。

    衙差们直到断刀落地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兵器已经被毁,吓得手腕一抖,剩下的一半残刀也掉落在地了。

    “一群侮辱刀的废物!”

    冷冽刀气正是南宫寒所发,丢下这句话之后,他连击杀这些垃圾的兴趣都没有。

    唐利川看着满地打滚的曹安,沉声道:“你刚才让谁吃泔水?”

    “少侠,你是哪条道上的?有什么得罪的地方,你说我改,如有冒犯,鄙人改日必当备上厚礼登门道歉。”

    吃不准唐利川为谁而来,曹安只能语带试探的询问。

    要是为了揽月楼的小伙计插手,他倒是容易接受一些,毕竟揽月楼老板广交朋友,认识的道上豪杰义士不少,这些人虽然敢违反家规国法,却也不会做得太过分,麒麟帝国的武修者是什么水平,身为朝廷一员他心知肚明。

    但凡敢在麒麟帝国犯了重罪的,最后都会对上官方武道界的巨头——圣武院!

    即使是小罪,运气不好的也会遇到接取除害任务的圣武院弟子,越是在大城市击杀了帝国官差,越是容易登上圣武院的除害名单。

    要不是为了揽月楼而来,那就麻烦了。

    传闻张羽清与镇江王不对付,让镇江王告上朝廷被免职等死,驿站里关押的可都是与此案有关的人,其中还有林将军的独子林越。

    林将军身亡,他的部下被瓜分殆尽不假,然而还有一部分人化明为暗,暗中保护林家后人,同时也对那些背叛林将军的人做些暗杀的举动。

    这些人都是不要命的疯子,一旦眼前此人也是为了林越而来,刚才他侮辱的举动无疑让他有了必死的理由。

    撕拉!

    唐利川手掌微动,轻易的将对方手臂扯了下来,曹安料不到唐利川下手如此狠辣,微微一愣之后,爆发出来的则是惊天动地的哀嚎。

    呼!

    手中燃起一团火焰将对方的胳膊化成灰烬,唐利川面色阴沉的环视四周面露畏惧之色的衙差,用冰冷得让人发颤的声音说道:“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盯着他吃完这一车泔水,超过时限要是还剩下一滴,你们就一起死吧。”

    说完这话,唐利川推开驿站大门,板着脸走了进去。

    南宫寒和宇文鹰扶着赶车的车夫和揽月楼的小伙计也跟着走了进去。

    留下一群面面相觑的衙差们不知如何是好。

    好半天,那个叫做“喜子”的衙差才怯生生的问道:“头儿,要不要给你准备碗筷?”

    “准备你大爷!喜子你个狗东西,还不快扶老子去看大夫,想让我流血流死吗?”曹安根本没有吃泔水的打算,捂着血流不止的胳膊大声怒骂起来。

    “是!快、快点带头儿去看大夫!”

    一众衙差手忙脚乱的凑上去,完全把唐利川的话当成了耳边风。

    可是,他们的手刚碰到曹安的身体,嗖嗖数道蓝白相间的光芒从驿站中激射而出。

    数声哀嚎传来,那些碰到曹安身体的衙差们不是断手就是断腿,一瞬间好几个人全都变成了残废。

    唐利川人不在此处,他说的话依然无可违逆,谁要带走曹安就要留下手脚。

    如此言出必行,衙差们心情顿时沉了下去,唐利川说过一炷香之后泔水车里还剩下一丁点残渣,他们这群人都要死……

    作者枇杷说:三更